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十九章 走夜路王耀猛欲求知己(1)


  郭银花家离李天智家有一里多一点,王耀猛家距李天智家有一里半左右。他们两人要同走接近一里路才分岔。从汪家老院子到扯草坪是东西向铺满石子的平路。到了扯草坪中间,就要下一级又一级的石台阶了。这石台阶上下绵延有数十丈,台阶两边是一排又一排的梯田。梯田是这几年冬季农闲时节陆陆续续修的。这些梯田现在是石门沟的高产田,种的全是麦子。眼下正是麦子拔节晚期。刚刚从山那边露出脸的半弯月亮,挥洒着丝丝缕缕银光,尽管不甚明亮,却仍然很努力的照耀着这一块又一块的麦田。时而有微风拂过,麦田里便翻滚起墨绿的海浪。
  郭银花与王耀猛不太熟,因此在到扯草坪之前,两人几乎没有说话。开始下台阶时,王耀猛终于开口跟走前前面的郭银花说话了:“银花,我把火绳要子点上吧。”银花说:“有月亮呢,不急,到桐树坡了再点。”王耀猛便不再言语。突然,银花哎哟一声,矮了下去。王耀猛急忙抓住她的两个胳膊,她才没有跌倒。银花站稳后,回头笑一下说:“耀猛叔,谢谢你啊。”王耀猛说:“银花看起来丰满,其实很灵巧的,一点都不重。”银花把脸一红说:“耀猛叔净笑话人。”
  王耀猛便又说:“银花,还是把火绳要子点上吧。”“那你点吧!”银花说着,回转身,将拿在右手中的那盘火绳要子递到他面前。王耀猛掏出打火机,“叭”一声打着了,半寸长的火苗跳跃着。他便捏了火绳要子头,对着火苗就点,点了半天才点着,自言自语道:“这艾有点潮。”噗的吹灭火苗,将打火机盖盖了。银花说:“耀猛叔一直用打火机啊?”“啊,”王耀猛说,“这东西好用,比洋火省。”又将打火机递到银花手上:“你看,我这打火机,唐家河供销社都没有卖的呢。”银花说:“我大不用打火机,我认不得。”王耀猛说:“那你就拿上,给你大用。”银花慌忙把打火机递到他面前说:“我不要。”王耀猛将打火机接了,装进上衣口袋,讪笑一下说:“银花是不是也把我当成老不正经了?”
  第十九章 走夜路王耀猛欲求知己(3)

  王耀猛说:“难得银花给我说掏心窝子的话。银花,既然你没把我当外人,我也就把你当自己人看。叔在队上的情况你也知道,由于戴有帽子,人人都趔得远远的,谁还愿意跟叔真心实意地说话呢?所以今天,我特别感动。叔身上刚好有五块钱,你拿上,买瓶雪花膏,再买瓶头油……”银花急忙说:“我咋能要你的钱?我成啥人了?”脚下走得快了。王耀猛也加快了脚步,边走边说:“看来银花也把我当坏人了。”
  “耀猛叔这话就不对了。我没有把你当坏人,但是我也不能拿你的钱。”
  “银花这话有骨气!”王耀猛笑了,“好,叔就不难为你。你也是心思太多了。叔知道你是个实诚女子,只是想让你也捯饬捯饬,证明你并不比别人差。也好,叔尊重你的意见。”又说:“叔其实并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子,这些年来,叔一肚子的话,却没地方说去,你愿意听叔的事么?”
  银花说:“哦。”
  第十九章 走夜路王耀猛欲求知己(4)

  王耀猛说:“叔知道银花是嘴紧的人,也是把你当自己人,所以就想把心里憋了多年的话给你诉说一下,哪一天就是我死了,至少还有人知道王耀猛也不是那么不堪。”银花又哦了一声道:“你说吧,耀猛叔,我听着呢。我保证不会给别人说。”
  王耀猛沉思了一下,便跟银花说了他的故事:
  他二十岁那年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在石原县中学,教高中语文。他在石原县中学工作了五年,也就是在第五年,他被打成坏分子,开除公职,发回原籍了。那一年,他当高三(二)班班主任,班上有个女生,人长得清秀,学习也好。他跟她接触的多了,逐渐就有了感情,两个人就私定了终身。……有一天晚上,那女生在他房子呆得太晚,就没有回女生宿舍……后来,保卫科竟对男教师宿舍挨个儿查房。……之后,他就成了坏分子,被发回原籍了。那女生也被开除了。他打算跟她结婚,就去她家乡找她。没有见到她,却被她家里人狠狠打了一顿。此后,他就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也不知她是死是活。
  由于他是四类分子,直到快三十了都没找到媳妇。后来就有人给他介绍了温秀珍,她倒不嫌弃他是四类分子。温秀珍尽管是麻子,但是愿意跟他,他已经受宠若惊了。……
  郭银花突然插话说:“麻子姐可是歪得很!听人说她训你跟训娃一样,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