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十九章 走夜路王耀猛欲求知己(6)


  “咋不行?……其实施覃他妈人也不错的,那一年施覃跟瑞年打捶,她不是跑去问达山哥和博堂各要了五块钱吗?后来她就后悔的不行,想退呢,又不愿意服软,所以,直到现在动不动就念说。……她又没有姊妹,如果你愿意,以后就跟她拜个干姊妹,你要做衣裳了,就只管给她拿去,绝对不会收钱的。”
  “我跟麻子姐又不太熟,要我跟她提说拜干姊妹,说不出口。”
  “夜校开班后,你是老师,她是学员,慢慢不就熟了吗?她还会绣花,绣个手帕啊、鞋垫子啊,你可以先抽空跟她学嘛,多往我屋里跑一跑,时间一长,你提说拜干姊妹的事,还不是顺茬的事?”
  郭银花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他一眼说:“你咋一下子把我绕进去了?是你说让我跟麻子姐拜干姊妹的,咋说着说着就好像是我非要跟她拜干姊妹不可?”
  王耀猛也早已收住了脚步,讪笑着说:“我还不是看你人实诚,当成自己人,实心想帮你嘛。”
  郭银花看着他有些焦虑的样子,又见他一脸串脸胡,跟队上别的男人一比,很有些特别,就有心跟他开一句玩笑,便索性转过身,笑问:“叫你犯错误的那女学生,你是不是也是一点一点设的套子,把她慢慢绕进去了?”
  王耀猛心里猛一颤,细看一眼郭银花,却见她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尽管身上穿得补丁摞补丁,且人高马大的,倒也别有一番韵味,不由得把脸微微一红,笑道:“银花越来越活泼了。活泼了好,到时候小伙子都围着你转,只怕做媒的人把门槛都能踏破。”
  第二十章 桐树坡遭逢鬼火(3)

  “不要拍!你站稳了。”王耀猛喘吁吁地说,“没有什么鬼火,一种自然现象而已!”
  郭银花不言语,却哭了起来。“大姑娘家还叫唤!”王耀猛说,“银花,你多重呀?再不站稳,把我就治毒了。”郭银花很努力地站住,勉强笑了笑,说:“耀猛叔,你不害怕?”“有我在,不要怕。”王耀猛说,“你能走了,咱就走,实在走不动了,就坐下歇一会儿。”
  “还是走吧!”
  郭银花由王耀猛扶着,朝前走了几步。可是一看见那团火,她就心里发虚,步子就再也迈不开了。王耀猛说:“你要是轻一点,我把你背上就走了。……要不,这样吧,我给医治一下。你把眼睛闭上。”郭银花便闭上了眼睛。那双扶她的手拿开了,不一会,便听得“沙沙沙”一阵响,银花问:“啥响?”王耀猛说:“我在施法呢!”少顷,响声停了,王耀猛又说:“法做好了,你不要睁眼,我扶着你走,叫你睁眼时你再睁眼,我弄啥说啥你都不要应声。”郭银花哦了一声,便由他扶了走。
  银花便低了头急走,半日后方说:“耀猛叔还真是坏!”王耀猛说:“我也没办法,要是不转移视线,我怕你走不出桐树林。”郭银花便又说:“今晚上的事你可别给人说,我还没婆家呢。”王耀猛说:“你把叔当啥人了?何况我屋里还有个母老虎呢!”
  ---------------------------------
  呵呵,期待后续......
  第二十章 桐树坡遭逢鬼火(6)



  她刚进屋,忽听得堂屋那边吱呀一响,便又拧身出去。只见瑞年光着上身站在大门外,正往场院里撒尿。银花说:“才几步路?你咋不到茅厕去尿?”瑞年说:“懒得跑。”银花又说:“李玲玲叫给你捎了本《新华字典》,我给你拿过来?”郭瑞年说:“噢。”银花便又进屋取了那本字典拿给瑞年。瑞年接过字典看了一眼,问:“你是到玲玲家去了?”银花说:“大没给你说?”瑞年摇头。银花便又说:“我们在玲玲家开了个会,研究些事情。”瑞年着急地问:“开啥会?是不是说玲玲走的事?”
  “那是大事,生产队咋能决定?”
  郭瑞年哦了一声,转身默默回了堂屋,关了门,上了闩,走向堂屋西北角自己的小床。这些年来,他的床一直在那儿支着,从没挪动过位置。他将字典放在枕头旁,默默地上床躺下,盖了被子。没有蚊帐,他害怕蚊子咬,便将头也蒙在被子里。好半天过去他也没有睡着,心里头不停地想着李玲玲的事情。自从昨天听了公社书记说要推荐玲玲去县剧团的话后,瑞年心里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伤心。他刚刚跟她变得那么亲密,她却真的要走了。如果是转学,至少还有暑假、寒假,放假了她总该要回来吧?那就还有见面的盼头。可是她是去剧团,是工作,她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