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二十章 桐树坡遭逢鬼火(7)

  ……想着想着,便见李玲玲推开门,笑盈盈的向他走来。瑞年急忙起身下床,也朝她走去。李玲玲道:“哎呀,咋精身子,不害臊!”瑞年急忙拧身回去穿好衣裳。这时李玲玲已坐在了他床边,眼睛直直的望着他笑。郭瑞年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说:“你咋黑更半夜的来了?”玲玲在他脊背上打了一下说:“没看太阳照到沟子没有!”瑞年回头朝院外一看,果见满院的阳光,便急得什么似的说:“瞎了!咋睡失觉了,要迟到了!”玲玲笑道:“你咋糊涂了?今儿是星期天,不上学。”“哦,不上学?”瑞年放下心来,就亲她一下,又在她耳边低声说:“我想……”玲玲又在他脊背上打一下说:“你咋老想这事?走,咱到外头耍走。”
  两人便拉着手,嬉笑着跑出堂屋。李玲玲一眼照见场院边那颗高大的椿树,便说:“走,咱上树去。”拉着他飞跑到树下。她上树比男娃子还灵巧,一错眼已爬到树冠处,坐到一个粗壮的枝丫上,一边将脚丫子乱踢,一边喊着:“瑞年!快上来呀。”瑞年抱着树干,向上爬了六七尺高,便脚下一滑,手吃不住劲,溜了下了,再爬时,只爬到三尺多高,就溜了下来。他正纳闷自己今日怎么不会上树了呢?只听得玲玲“啊”的一声尖叫,抬头看时,她早已仰面朝天坠落下来。他急忙跑过去想接她,可是她已经通一声落在地上,不再动弹了。瑞年急忙摇她叫她,她却没有任何回应,鲜红的血在她身下弥漫成一张巨大的床单。瑞年又哭喊了一声,声音却死活被憋在喉咙眼子里出不来,瑞年急得满头大汗……恰这时,他身子猛的一震,环眼一看,却仍在床上躺着。
  各位朋友,承蒙不断支持,本帖子内容全部来自小说《风月石门沟》,该小说已在天涯文学连载,更新速度要快于本帖,如果希望及时阅读最新内容,也可点击以下链接阅读:

  http://book.tianya.cn/book/81208.aspx

  另外,因天涯文学签约规定,之后到某一章节天涯文学收费阅读之时,作者将无法在帖子中对收费章节更新,敬请各位朋友谅解。
  第二十一章 李书记亲临夜校开班仪式(2)

  煤油灯静静地坐在离床不远处的一张小方桌上。这方桌是给郭德旺老两口做寿方时,用派不上用场的边角料做的,没刮腻子,也没上漆。尽管如此,在暗黄的煤油灯光下,这件家具还是那样的显眼。也是,这间屋子里与金花出嫁前相比,除过这张桌子,如果不算靠上墙并排放着的两具寿枋,就再也没有新增任何摆设了。银花的大多数东西都在一只旧木箱中放着,主要就是针线篮、压了一箱底的做好的布鞋、六七双已捺好的鞋底、鞋帮子等——这些都是她日后出嫁的本钱……她的日常用品,包括漱口喝水用的搪瓷缸子、梳子、篦子以及一个少了一角的方镜片子,都在小方桌上放着。房里没有洗脸盆和手巾,那两样东西是全家人共用的,都在堂屋里搁着。
  第二十一章 李书记亲临夜校开班仪式(3)

  银花将褂子披在身上,精着腿去开了箱子,取出针线篮来,又回到床上偎在被子中。她的床是用竹薄子支的,她身子重,稍一动弹,就咯吱咯吱响。她脱下贴身穿的背心,又从针线篮里找出一小块洋布,在背心前襟里面缝了个紧口小口袋。然后,她将那五块钱装进了小口袋,穿上背心,将针线篮放好,吹了灯,上床睡下。……睡梦中她又突然醒来,在胸前摸了摸,那钱硬硬的尚在,才又放心的睡下。
  后来,银花抽空去唐家河街道买了头油和雪花膏,还剩了两块多钱,就又买了一块香皂和一条新毛巾。终归是不习惯,有了头油和雪花膏,她也不怎么抹,就是抹,也抹得极少,生怕别人闻出了香味来……
  扫盲夜校开班仪式是在夜校开始上课之后的一个星期日晚上补办的。会场在星期六就布置停当。节目彩排从周日上午八九点钟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