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二十二章 李玲玲报幕艳压全场(5)

  见他们都走了,汪耀林的鼓锤不知不觉中就停歇了。坐在他东边的王明远,也就是屎蛋子他爷,一边不紧不慢的拉着二胡,一边说:“耀林,不是我说你,你越是那样,红缨越是不待见你。”汪耀林把脸一红说:“表叔,你咋把我跟张红缨乱胡球扯啥呢。”王明远笑着说:“你心里那些小九九,谁不知道呢?甭看我一天不咋出门,可啥话我不知道?我王家堡子那些小伙子都说,红缨就是个白菜心儿,你就是个黑猪。谁愿意白菜心叫猪给拱了?”汪耀林把脸一板说:“表叔,你一把年纪了,说话咋不中听呢?我咋就成了黑猪了?”
  王明远索性不拉二胡了,笑着说:“耀林咋一点都不识耍?我这人谁不知道?跟谁都狗皮褥子没反正。话说回来,一家有女百家求。我王家堡子那些小伙子还不是一见张红缨眼窝就贼溜溜的。说个笑话,前几天我大孙子跟明顺他老三还为红缨那女子在我院子差点打起来呢。我就骂:你两个狗日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怂木乃子,你两个就是在这儿打死,人家也半个眼窝都看不上你。”汪耀林说:“你那大孙子?窄楞仰板的,一张嘴就是十二吊五,就他,还想张红缨?”
  第二十二章 李玲玲报幕艳压全场(7)

  王明远说:“你两个也别争了。耀林,我说的话你好好想一下。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汪耀林笑一下,没有言语。王耀厚笑问:“明远叔,你咋就想起来要给耀猛跟银花做媒呢?该不是银花等不及了,寻的你吧?”王明远隔着耀林,在王耀厚额颅上拿琴头敲了一下,说:“少胡球说!前几天不是下雨吗?我老远看见一个高晃晃女子到了耀猛院里,就想这是谁啊?过去一看,才是银花来跟秀珍学绣花呢。我一想,银花没婆家,耀林没媳妇,说不定还合适。就当笑话给说了,一下子把银花的脸给说红了。耀猛和秀珍也都说银花跟耀林合适。”
  几个人还正在说话,忽见舞台后面的幕布一阵忽闪,一阵嘈嘈杂杂的说话声也就从幕后传来,然后就见张红缨穿着演出服装,化了戏妆从幕后出来,打着手势说:“赶紧敲打起来,马上开始了!”王耀厚小声跟耀林说:“红缨化妆没有不化妆好看。”耀林没有应,却使劲擂起鼓来,王耀厚便也敲起锣来。王明远与另一个拉二胡的老汉汪明有用二重奏拉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张红缨急忙朝幕后喊:“耀胜,赶紧拉起来,给和上!”只见一个也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胸前挎着手风琴,从幕后出来,站在汪明有东边,有板有眼的也拉起《大海航行靠舵手》来。一时间锣鼓喧天,琴声中西合璧,热闹极了。
  第二十三章 王耀猛暗夜私会郭银花(2)


  郭银花看了半天,方回头说:“原来只是电影里看见,今儿才第一次见真人穿裙子。”温麻子说:“我第一回做裙子,生怕做瞎了,李玲玲还真是个衣裳架子。”……她俩说话的同时,会场上经历了片时的静默后,只听得隔离区有人说:“给李玲玲同学鼓鼓劲”——好像是李书记的声音。然后,隔离区就响起了啪啦啪啦的掌声。紧接着观众席里也爆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她俩的说话声便淹没在这掌声里。
  王施覃沟子早已离开了板凳,一边鼓掌,一边在地上蹦,且很有节凑地说着:“城里娃,穿裙子,裙子一揭沟门子。城里娃,穿裙子……”温麻子骂道:“王施覃!你再说!看我不打你一耳巴子!”王施覃回头瞅他妈一眼,嘿嘿一笑说:“她那天到咱屋取裙子,我从门缝里看了,就看到她沟子了。”周围的观众们都只顾鼓掌吆喝了,并无人留意屎蛋子的话。温麻子怒骂儿子一句:“你妈*个卖x的,没看你那流氓式式子,跟你大一个怂木乃子!”又回头跟银花说:“屎蛋子从小就瞎得要死,我也管不下!前几天李玲玲来取裙子,我就叫她先试。屎蛋子倒也说的是实话,玲玲脱了个精溜溜,只穿了个红裤衩,就把裙子往身上套。穿好了还拧过来拧过去的叫我看。……她走的时候,我把门一开,就见屎蛋子从门外头拧沟子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