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二十三章 王耀猛暗夜私会郭银花(3)

  银花说:“都一样,瑞年也蔫怪蔫怪的。”温麻子叹口气说:“屎蛋子他大就叫烂怂女人害得把工作都没了,有啥蔓蔓就结啥串串,屎蛋子看样子还是跟他大学了……你倒说说,那些狐狸子精有啥好的?不都一样上头一个嘴底下一个x!”郭银花把脸一红,不再言语。王耀猛回头瞅妻子一眼说:“你说话不会文明点,你那话我都不好意思听,何况银花一个大姑娘家!”温麻子抢白道:“嫌我说话难听,你咋不找个说话又温柔有好听的呢?”王耀猛低声喝一句:“不要说话,看戏!”郭银花这才注意到,掌声早已停歇,李玲玲也早已不在台上了。台上正在表演的是《四个老汉学毛选》。四个“老汉”都是头上裹着白手巾,腰里扎着黑腰带,上嘴唇粘着白棉花权当胡子,左手拿烟袋,右手拿毛选,腰弯着,腿弓着,一步一扭,边跳边唱。银花自言自语道:“领头的像是红缨”……
  又看了几个节目后,郭银花只觉腰间被什么戳了一下,忙一回头,却见温麻子手中拿着只鞋底子,刚从她腰间离开。麻子笑着说:“银花,你坐吧,我先回去了。原本想捺几针鞋底子呢,太黑了,看不清。”银华笑道:“麻子姐最勤快了!”温麻子说:“有啥办法?又接了几件衣裳,都等着要。”
  第二十三章 王耀猛暗夜私会郭银花(4)


  王耀猛一路疾走,快到打鼓凸时赶上了郭银花,喘着气说:“银花走得还真快。”银花回头笑问:“你咋来了?”脸上似乎有些吃惊却又不是十分意外。王耀猛说:“天不是黑吗?我怕你路上害怕。”银花脸上微泛红晕说:“满天都是星星,路上又不太黑……”王耀猛笑笑,沉默片刻后说:“等把那几步难走的路过去了,我就回去。”郭银花哦了一声,脸仍然浅浅的红着,半晌不语,似乎有意也似乎无意,突然间又问:“你先前咋不送一送麻子姐呢?”话音未落,脸却越发烫得厉害。王耀猛笑笑,说:“秀珍脸上带有煞气,她自己都说她能辟邪。”郭银花笑道:“耀猛叔可真坏,咋能这样说麻子姐呢?”“秀珍自己说的嘛。”王耀猛说,“不过她真的胆子特别大。黑更半夜的她一个人就敢过桐树坡。”“这我听说过。”银花说,“说是她还碰到一回鬼火,硬是把头发畔子往上一抹,又是骂又是唱的过去了。那时候我还小,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
  “可不是真的!那时候她跟我才结婚没几个月,正怀着施覃,想吃酸的。不知听谁说的,说是汪家老院子有几树李梅,她就想吃。也不跟人说,等我睡着了,就悄悄起来跑去偷李梅。偷了有一二十个吧?又害怕被人逮住了,就又赶紧往回跑。过桐树坡时,就遇到鬼火了。她偷李梅的事,我可跟谁都没说过……”
  第二十三章 王耀猛暗夜私会郭银花(5)

  “你放心,我不会跟人说的。麻子姐也真是的,为吃个嘴就要跑一两里路去偷。”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银花把脸一红说:“耀猛叔,我还是个姑娘家!”
  “银花甭怪。叔一高兴,说话就没轻没重了。不过话说回来,桐树坡确实也没啥好怕的。哪来的鬼?都是人自己吓自己。”
  “哪…,鬼火又是咋回事?前一向咱可是亲眼见的。”
  “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反正,那不是鬼火。等以后再遇上了,可以拿手试一下,根本就不烫手。”
  “表叔你真坏!还想叫我再遇到鬼火!”银花说着,甩手往他身上打了一下,打过之后,却又不由得自己怪了,就不再言语,脚下只个往前急走。王耀猛被她打得一怔,旋即快步跟上,嘴里叫道:“银花过细点,脚底下小心些。”银花不语,走得越发快了。王耀猛又喊:“银花……”,脚底下没管事,也不知踩到了什么,哧溜一滑,哎哟一声,一个沟子蹲摔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