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二十五章 毛浓胜巧医王施覃(3)

  王施覃也不言语,却猛地站起来,且举起了板凳。燕云、燕芳吓得只个往后退。王耀猛丢下板凳,喝一声:“你想咋?”两步抢上前去,却只见王施覃将板凳猛的朝他自己额颅上一磕。王耀猛忙夺板凳,却已迟了,王施覃早已手一松,软软的窝了下去。王耀猛急忙就去抱儿子,落下的板凳不偏不倚,一头正好砸在他的脚背上,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抱起儿子就叫:“施覃,施覃”,王施覃却把眼闭着,一声儿也不应,只是鼻孔里尚呼着气,不住的喷到耀猛脸上,热乎乎的。王耀猛这才稍稍放心,急忙让两个女儿帮忙,由他背起施覃,一瘸一拐的往前走。走了几步,他又回头对跟在后面的两个女儿说:“你两个跑快些,看毛浓胜睡了没,要是睡了,赶紧叫门。”
  两个女儿应了一声,一人扛一条凳子,从他身边过去,脚下生了风一样,往前跑去。王耀猛背着儿子,也急急忙忙往前赶,却一脚高一脚低怎么也走不快。走了大约两袋烟功夫,忽见麻子和银花从前面转弯处冒出来,急乎乎的朝他跑了来。银花跑得快,不大一会儿就到了他跟前,接过王施覃背了拧身就往前小跑。麻子便停下来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待银花到她跟前后,就回身跟在银花后面也小跑起来。王耀猛松了口气,就在后面一瘸一拐的往前赶。
  第二十五章 毛浓胜巧医王施覃(6)

  王耀猛便送郭银花回家。由于他有些跛,路上便走得很慢。刚开始,是一个人在前一个人在后地走,也不怎么说话。约莫过了两袋烟功夫,已将王家堡子远远地甩在身后了。郭银花便停下脚步,等他赶上来后,就扶了他的一只胳膊,问道:“你脚咋了?”王耀猛叹了口气说:“都是施覃作怪!他装昏倒,手一松,板凳一头就砸到我脚上。想起来就着气。”银花便又说:“你站好,我看一下”蹲下*身去,帮他将那只跛脚的布鞋慢慢脱掉一半,又褪掉白粗布缝制的袜子,便见那脚背在星光下肿得老高。她拿手指轻轻摸了摸,轻声说:“还好,皮没破。”王耀猛说:“我脚臭,把你熏了吧。”银花这才闻到了些气味,笑笑说:“也不太臭。我知道个偏方,你回去后拿猪油抹一下,肿会消一些的。”王耀猛说:“咱是英雄所见略同。”银花把脸微微一红说:“你笑话我!我也晓得那偏方知道的人多。”
  第二十五章 毛浓胜巧医王施覃(7)

  王耀猛笑一笑说:“银花,你起来,咱走吧。你屋里不知道你去哪了,说不定咋着急呢。”银花便又给他将鞋穿好,捏着袜子站了起来说:“我背你走吧,能快些。”王耀猛说:“这咋行,我一个大男人,叫你背着走?”银花说:“我力气大着呢。”不由分说就背了他,疾步往前走去,边走边说:“你比一背篓洋芋轻多了。”王耀猛说:“你胡说,我一百四十斤呢!”银花笑道:“你就是轻!”王耀猛笑道:“对,我就是轻!”就把一只手在她胸前一摸。银花把脸一红说:“你还真轻狂!”王耀猛说:“我跟秀珍结婚十几年了,心里从来没有现在这么暖和过。”银花不言语,只管快步往前走。王耀猛又说:“其实,我跟秀珍是个啥情况,想必今晚上你也知道了。平时在家里一直是这样子。银花,我真的很喜欢你……”
  银花听得脸上热辣辣的,心里也砰砰的乱跳,却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笑道:“耀猛叔,有个事情我一直纳闷,你们王家‘远’字辈到‘衍’字辈跟汪家的排辈一模一样的,只是施覃不一样,为啥呢?”王耀猛说:“你还鬼得不行,都会转移话题了!我们王家跟汪家的事,说起来话就长了。我们两个姓本来就是一个老祖先,旧社会兴拜家谱,都是在一块拜。家谱上说,当年是弟兄两个从山西大槐树来到这儿的。后来为啥分成王、汪两个姓,家谱上也没说清楚。我后来就想弄明白是咋回事,还没等弄明白,就破四旧了。……我心里一直觉得按排辈取名千篇一律,没有啥特点,所以给施覃就没按排辈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