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二十六章 李书记莅临基建工地(1)



  银花到家时,却见每一孔窗户都黑咚咚的,屋里院里静悄悄的,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就没敢吱声,轻手轻脚的走到自己卧室门前,开了门进去,将门闩上,黑灯瞎火的脱了衣服,上床倒头就睡。
  这一晚,郭银花睡得很香,没怎么做梦,一觉醒来,天刚麻麻亮。她上过茅厕,嗽了口洗了脸后,正端着一木盆洗过脸的水出门欲往场院外边的自留地里泼。这时,大门吱呀一声,母亲张长玲提着尿桶出来了,见了她就问:“银花,昨晚死哪儿去了?半夜都不回来?”“跟温麻子学了一会儿针线。”银花端着木盆朝场院边走去,头也不回的说。张长玲刚说了一句:“你用过洋胰子的水,倒了怪可惜……”银花早已将一盆水远远的泼进了地里。张长玲便骂一句“一点也不会过活”,将尿桶提去了茅厕。
  第二十六章 李书记莅临基建工地(1)



  银花到家时,却见每一孔窗户都黑咚咚的,屋里院里静悄悄的,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就没敢吱声,轻手轻脚的走到自己卧室门前,开了门进去,将门闩上,黑灯瞎火的脱了衣服,上床倒头就睡。
  这一晚,郭银花睡得很香,没怎么做梦,一觉醒来,天刚麻麻亮。她上过茅厕,嗽了口洗了脸后,正端着一木盆洗过脸的水出门欲往场院外边的自留地里泼。这时,大门吱呀一声,母亲张长玲提着尿桶出来了,见了她就问:“银花,昨晚死哪儿去了?半夜都不回来?”“跟温麻子学了一会儿针线。”银花端着木盆朝场院边走去,头也不回的说。张长玲刚说了一句:“你用过洋胰子的水,倒了怪可惜……”银花早已将一盆水远远的泼进了地里。张长玲便骂一句“一点也不会过活”,将尿桶提去了茅厕。
  第二十六章 李书记莅临基建工地(4)

  郭银花赶到工地时,却早有一个人已在干活了。只见她脖子上围着条毛巾,担着两圆笼碎石子,背对银花,在那新修的石坎上急急地走着,脚步稳健的就像小伙子一样。郭银花也没说话,直走过去,等她将两圆笼碎石倒进了石坎里面的坑里后,方喊道:“红缨,你来得真早呀!”张红缨担着空圆笼,微笑着走过来,拿毛巾粘了粘鬓角的汗珠子说:“我就是个贱命,喜欢做活。这几天老是排练节目,倒是比担石头轻省,心里总觉得没有担石头美。”银花说:“你来得这么早,就不怕鬼呀?”
  “啥鬼?”
  “桐树坡不是闹过鬼火么?”
  “哎哟。我还当啥呢!”张红缨笑道,“黑更半夜的我还跟衍华专门去逮过鬼火呢!大清早的,鬼火还能把我咋?”
  第二十六章 李书记莅临基建工地(4)

  郭银花赶到工地时,却早有一个人已在干活了。只见她脖子上围着条毛巾,担着两圆笼碎石子,背对银花,在那新修的石坎上急急地走着,脚步稳健的就像小伙子一样。郭银花也没说话,直走过去,等她将两圆笼碎石倒进了石坎里面的坑里后,方喊道:“红缨,你来得真早呀!”张红缨担着空圆笼,微笑着走过来,拿毛巾粘了粘鬓角的汗珠子说:“我就是个贱命,喜欢做活。这几天老是排练节目,倒是比担石头轻省,心里总觉得没有担石头美。”银花说:“你来得这么早,就不怕鬼呀?”
  “啥鬼?”
  “桐树坡不是闹过鬼火么?”
  “哎哟。我还当啥呢!”张红缨笑道,“黑更半夜的我还跟衍华专门去逮过鬼火呢!大清早的,鬼火还能把我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