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九十四章 张长玲碎嘴惹闲气,郭德旺无心泄天机(4)
  瑞年回到家时,一家人尚在吃饭。他先去关了羊,然后便折身回屋。走到西山墙外时,忽然又想母亲看见他手上包着背心,未免又要问东问西,便用牙齿和左手配合着,将背心解下,胡乱一窝,装进了上衣兜里。他默默地走进堂屋,见银花端着洋芋糊汤,坐在山墙下吃得正香,便走到她跟前站住说:“二姐,等一会儿我问你一句话。”银花抬头笑问:“啥话?”见他脸上不太高兴,便又说:“都得奖了,咋还把脸垮着?”瑞年道:“没事,等一会儿我到你屋里,问个事情。”话一说毕,他转身就走。
  银花看着他的背影,喃喃地说:“瑞年今儿是咋了?”张长玲道:“咋了?看把他不美着了!不花钱的衣裳也有了,饭也有人管了,出息大了,咱屋都搁不下了,都快成人家有钱人屋的娃了,还不自在?”郭瑞年一声儿也没吱,扯开大步走到场院边,朝那棵红椿树上狠狠踢了两脚。郭德旺在卧室眯瞪了一会儿,开门出来时,恰好听见了儿媳的话,便说:“长玲,不是我说你!不就是博堂他屋里人爱叫瑞年吃个饭,有时候使唤他一下吗?你就五呢六的!照你这么说,我吃人家的饭也不少啊,也成了人家屋的人了?”
  张长玲道:“大,你这是弄啥呢?我一指教娃,你就护着他,还不把他给惯到天上去了?”郭德旺便又跟儿子说:“山娃子,你听听你屋里人这话!是不是我真的是猫老了不逼鼠了?我可没有吃闲饭,混混搭搭的,一天也是一个工呢!现在都得了能了!吃饭也不说喊我一声!虽说我吃了,但是你们做样子也该做一下吧?”
  第九十四章 张长玲碎嘴惹闲气,郭德旺无心泄天机(5)
  郭达山急忙笑着对父亲说:“大,我吆牛回来的时候,在东院子碰到博堂屋里人,说是你吃过了。又见你在屋睡着,就都没敢打扰你。”然后,又拧过头来,朝妻子喝道:“他妈,今儿瑞年又没咋,还得了个奖,你倒说他弄啥?瑞年三天两头在人家屋里混饭吃,人家博堂他屋里人都不弹嫌,你倒弹嫌开了!你还不是嫌梅子爱跟瑞年在一块耍嘛?不好说人家梅子,只有拿瑞年撒气!叫我说,梅子这女子人倒不错,虽说是个败月,可你看人家博堂屋里红火得跟啥一样,也没见咋。”
  郭达山闭嘴半日后,张长玲方不冷不热地说:“我耳朵扎多高,还等着听呢!你就说完了?你说完了,听我说:怪我嘴贱还不行?我以后啥都不说了,爱咋承办就咋承办!爱在谁屋吃饭就在谁屋吃饭,还美了!给我把粮食还省下了!”说到这儿,猛站起身来,端着碗去了里屋。郭德旺叹了口气说:“山娃子!她这是给我甩脸子呀!你妈在的时候,她怕就不敢吧?”郭达山急忙说:“大,你甭着气,我屋里人就是那人,再一个,这几天活重,也累了。”银花也说:“爷,我妈心里头不知道对你多孝顺呢!就是嘴上不会说。你可千万甭着气!今儿也怪我,饭熟了,我妈叫我喊你呢,我一想,你才吃过,又正睡得香,所以就没喊,你要是心里不美,就骂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