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男人这时候对我们说,这个摊子因为地理位置不好,很少有人租赁,小两口出事以后,更没人租了。
  我一听忍不住问了男人一句:“既然这里位置不好,为啥那小两口能把生意做的那么好呢?”
  男人叹着气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呀。“随后,男人紧接着又说道:“先开始,我老婆也没想对他们咋样儿,就想跟他们套套近乎,学学他们是咋做生意的,谁知道后来啥也没学到,他们这里的顾客还越来越多,我老婆这才,唉……”
  这才动了损主意,间接逼死了那女的么?不过听男人这口气,好像他老婆害了人还委屈了还,我张嘴想给男人说点儿讥讽的话,不过陈道长这时候冲我一摆手,“黄河呀,别说那么多,赶紧做法吧。”
  我知道,陈道长也看不惯那妇女的所作所为,但是,他的七寸在人家手里掐着呢,不低头也得低头,要是他把青石道人留下的那把刀子弄丢了,那就跟欺师灭祖差不多了,像我们这种人,最忌讳的就是欺师灭祖。
  我舔了舔嘴唇把话又咽了回去,走到台子跟前,伸手把上面的塑料布扯了下来,找到入口,进到了台子里面,然后,我面冲外,把带来的那些物件儿一样儿一样儿摆到台子上:香炉,焚香,白蜡,黄纸,火盆,麻绳,斧头,一截枯树枝,还有一瓶井水,也就是地下水。
  东西摆好以后,我从身上掏出火机,拿起台子上的白蜡,想先把白蜡点着,然后用白蜡点香。不过这个白蜡呢,是成捆的,一捆十根,外面还用废报纸包的严严实实,我们用不了那么多,两根就足够了。

  别看陈辉这时候数岁已经不小了,不过反应能力还是挺强的,一听我喊叫,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我这时候又给自己稳了稳神儿,陈辉问我咋了,我没说话,把手又伸进台子下面,把火机打着了,陈辉一愣,随即蹲下身子,借着光朝台子下面一看……
  我明显听见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我们俩彼此看了一眼,全是一脸惊悚。
  血孩子大概只有一尺来高,光手光脚,身上穿着一件红衣裳,看着像是个男孩,光头,头上脸上脚上手上,全是血呼呼的,唯独那双大眼睛,用火机一照绰绰冒精光,跟夜里的猫头鹰似的。
  陈辉毕竟比我这个初中刚毕业的小屁孩儿见多识广,很快稳住心神,把血孩子伸手从台子下面抓了出来。
  从地上站起身,陈辉把血孩子往台上面一放,顿时传来男人跟强顺的惊叫声,我双手一摁地面,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听陈辉这时候很镇定的对我们说道:“你们别怕,只是个木头人而已。”
  木头人?
  我当即一咧嘴,不会吧,这要真是个木头人,我可要丢人了,又朝血孩子看了看,依旧心惊肉跳,咋看咋像个真人,血呼啦的,就好像给剥了层皮似的。
  “道长。”我小声问道:“这个……这个真的是个木头人么?”
  陈辉用胡子拉碴的下巴指了指血孩子,“你摸一下就知道了。”

  我一愣,啥意思,没能理解陈辉这话的意思,当即反问:“啥查邪术的法子?”
  陈辉说道:“被人以邪术下咒,你们家有法子查吗?”
  我挠了挠头,不答反问:“您是说,这个木头人是一种下咒的邪术么?”
  陈辉摆了摆手,手没放下,紧跟着朝男人那条抬不起来的胳膊一指,说道:“现在看来,他的胳膊是给人下了毒咒。”
  “您咋知道呢?”我又问。
  陈辉把木头人又拿了起来,递向我说道:“你仔细看看这只木人,它身上的符文像是拘魂用的。”
  我接过木人看了看,说真的,我们家没有这些,奶奶也没教过我这些,我根本就看不明白,假装看了看,又放回了台子上,问道:“这个木头人跟男人的胳膊有关系么?”
  陈辉说道:“没有关系,也有关系。”
  我顿时眨巴了两下眼睛,到底是有关系,还是没有关系呢?这些个出家人,不打诳语,就是爱打谜语。
  陈辉继续说道:“这木人应该是一种拘魂咒术,用来吸引顾客的,这个菜摊子位置这么差,生意却那么好,应该就是因为这个。”说着,陈辉停下来看了我一眼,问我:“从这木人来看,你觉不觉得男人这条胳膊,也是给人下了咒呢?”
  我顿时有一点儿开窍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