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傻牛这时候正在石头后面提裤子,我招呼了他一声,“傻牛哥,你撒完尿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到山上看看。”
  傻牛傻傻的应了一声,我扭头又朝上边那棵枯树看了看,给自己提了一口气,这时候,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想上去看看。
  三下五除的功夫,我爬到了枯树跟前,站在树下,抬头朝树上一看,确实是一棵死树,看着好像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别说树上的叶子,枝干啥的都枯了,树的下半身,有一些地方的皮都掉了,看着还挺惨的。
  不过,我就看着这树有点儿眼熟,扭头又朝周围一看,顿时愣住了,这地方,咋看着也这么熟悉呢?
  难道……下意识朝枯树的左上位置看了一眼,心里顿时一跳,就见那里有一大团茂密的灌木,赶紧揪着身边的野草啥的,爬到了灌木跟前,拨开灌木,打眼往灌木中间一看,心里顿时又是一跳。
  就见这灌木中间,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黑窟窿,这、这不是黄山奶奶跟她那些子孙住的山洞么?扭回头再看这棵枯树,难道……难道这棵枯树,就是之前拦住我的那棵树?
  我冲窟窿拜了拜以后,赶紧又回到了树底下,再次打量这颗树,没错了,之前我从山下滚下来,拦住我的就是这棵树,不过,我记得清清楚楚,这棵树枝繁叶茂的,几天不见,咋枯死了呢?还有,我刚才魂魄出窍,为啥一直没看见这棵树呢?
  魂魄出窍的时候,看不见这棵树,现在魂魄回来了,看见的却是一棵死树,这是为啥呢?为啥山上的一切看着都很正常,就这棵树不正常呢?
  这时候,傻牛也从下面吭哧吭哧爬了上来,我赶忙问傻牛:“傻牛哥,你跟着我爬山的时候,有这棵树吗?”
  傻牛点点头,“有捏,一直都在这捏。”
  我立马儿懵了,前后一寻思,那老婆婆说了,等我上了山,就知道镇山木是啥了,难道……这棵树,就那根镇山木?
  想到这儿,我脑子立马儿通透了,很有可能它就是镇山木,要不然,整座山上为啥就它不正常呢。
  镇山木是我拔出来的,要这么说,其实不是我拔出来的,是我从山上滚下来以后,撞上去的,它本身不但是一棵树,同时也是一根很有灵性的镇木。试想,啥木头能打进地里几十年不腐烂呢,只有活着的木头!
  我体质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阳气旺,金火命,我本身就克这些东西,从山上摔下来以后,树给我一撞,把灵性给它撞散了,树没了灵性,跟着就死了,树一死,镇山木就等于失效了,给它镇住的那东西,就趁机跑了出来,也等于是我把这棵镇山木给“拔”了。
  我自己想完,自己点了点头,绝对是这样的,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随即,我低头朝自己腰里的斧头看了看,心说,黄山奶奶让我系红布绫子,是想迷惑我的心智,给我这把斧头……难道是想叫我用斧头把这棵死树砍了?
  围着树转了两圈儿,这棵树,比大腿粗一点儿,比腰细一点儿,到底是棵啥树,上次我就没弄明白,这一次,都枯死了,连叶子啥的都没了,更弄不明白了,反正不是棵果树,记得上次,这树上没结果子。
  是棵啥树眼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不要用斧头砍它呢,砍翻了以后,又该咋弄呢?再找棵树,原地埋下去?
  我又从身上掏出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回想老婆婆说的话,她说等我找见镇山木,就知道该咋办了?
  对,她就是这么说的,不过说真的,我现在不知道该咋办,但是,我心里有股子强烈的愿望,就是把这棵死树砍掉。
  一手夹着烟,我一手把斧头从腰里拔了出来,傻牛见我拔斧头,他也拔了出来,比我动作还快,嘴里叫着:“砍,砍……”
  我顿时一愣,心说,难道他这时候跟我想法儿一样?我试着问了一句,“傻牛哥,你想砍啥呀?”
  傻牛抬手一指枯树,“砍、砍树……”说完,走到枯树跟前,抡起斧头嘭嘭嘭砍了起来。
  我皱了皱眉,看来,他在潜意识里,跟我的想法儿是一样的,至于我们两个为啥都出现了这种想法儿,我当时没弄明白。
  见傻牛抡起斧子砍起了树,我没拦着,他那边砍,我这边抽烟,等我把烟抽完了,招呼傻牛歇一会儿,我抡起斧子又砍了起来。
  这时候,我也不说让傻牛下山了,就想着两个人早点把树砍倒。
  砍树这个,过去虽然没砍过,但是我见我爸砍过,你想让这棵树朝哪个方向翻,就朝树的哪个方向砍,由上至下斜砍一道,然后在平行着横砍一道,主要就是砍出缺口,等砍出了缺口,把树朝缺口方向推一推,让树身倾斜,等树身倾斜以后,树的重心就变了,这时候不管咋砍,树都会朝倾斜的那一方倒下去。
  这时候,我想让树朝山下的方向倒,就朝树身冲山下的方向砍。
  我砍一阵,再换傻牛砍,傻牛累了以后,再换我砍。我们俩轮流砍了几次以后,又该我砍了,砍了没几下,身上慢慢朝山下倾斜了,我赶紧招呼傻牛,往山上多站站,树就要砍翻了。
  傻牛连忙朝山上爬了爬,我抡起斧子接着砍,又砍了没几下,就听见树身“咯吱”一声,我心说,就要倒了,抡起斧头想接着再砍两下,就听傻牛大叫一声,“快躲开……”紧跟着,就感觉被人推了一把,身子顿时往山下一栽,离开了原来的地方,不过没摔下去。
  与此同时,枯树发出“咔擦”一个吓人的折断声,我顿时一激灵,回头一瞧,树砸在了我刚才所在的地方,我没事,傻牛给压在了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