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尖酸妇女跟傻牛这时候又进来了,每人手里又端着两个大盘子,我一看,之前都是六个菜,这回咋八个菜了呢,忍不住朝老婆婆看了一眼,老婆婆见我看她,冲我一脸不舍的笑了笑。我立马儿感觉老婆婆可能知道我们要走了,这等于是在给我们送行呢。
  随即我又朝整个屋里一看,他们原本是一家四口的,那个木讷男人跟那个老头儿哪儿去了呢?
  我转头问尖酸妇女:“大婶,大叔跟老爷爷呢,为啥一到吃饭就见不着他们了呢?”
  尖酸妇女说道:“他们俩在偏屋里吃呢,你不用操心。”说着,尖酸妇女招呼傻牛坐下,她自己转身就要离开。
  我赶忙说道:“大婶,还有菜呀,别忙活了,叫大叔跟爷爷过来一起吃吧。”
  尖酸妇女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没菜了,你们可别嫌寒碜,你们吃吧,你们都是仙家,俺们这些人哪敢跟你们坐一块儿吃呀。”
  这话,听着还是不对味儿,我朝老婆婆看了一眼,想让老婆婆说句话,谁知道老婆婆居然一脸面无表情,我对老婆婆说道:“老奶奶,叫老爷爷跟您儿子一起过来吃吧。”
  老婆婆看了我一眼,说道:“这是黄山奶奶交代的,你们是黄山奶奶的贵客,他们哪儿能跟你们坐一块儿呢。”随即对尖酸妇女说道:“你还不赶紧出去呀。”
  我跟陈辉顿时碰了下眼神儿,可以看得出来,他也觉得黄山奶奶这么做有点儿不人道了。我心说,过去那位高人到底把黄山奶奶困了多少年了呀?咋感觉这黄山奶奶这思想,还是古时那种老思想,把尊卑分的特别清楚,这都啥时代了,还要把人分出三六九等吗?看来,她是该到外面多转转了,现如今的世道,早就变了。
  这顿晚饭,是我们在老婆婆家,吃的最后一顿饭,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没吃早饭就离开了,傻牛跟强顺没皮没脸,我跟陈辉还是要脸的,真不好意思再让老婆婆这么招待我们了。
  这次离开以后呢,我就再没回去过,直到现在,对了,记得当时离开的时候,走过他们村头,听村头两个妇女小声议论,说是,小毛他娘疯了……
  一路北行,朝着家的方向。
  我跟强顺,这时候还是扛着那两编织袋吃的,傻牛跟陈辉还是背着大包袱,离开老婆婆家的时候,老婆婆也想送我们点儿吃的,我们没要,这两编织袋吃的就够我们四个吃好长时间了,再弄吃的,不说别的,我们根本就没法儿带了。
  大概朝北走了有四五天吧,我们来到了一个镇子上,这时候我们吃的东西还有很多,强顺那编织袋里还有少半袋子馒头跟烙饼,我的袋子里还是满满儿的,这时候天也冷了,也差不多都是些干货,不怕发霉变质,不过,就是盛水用的东西太少了,就我身上一个破旧的军用水壶,陈辉身上一个破旧的竹筒子,走不了两天就得找地方灌水,所幸现在没有罗五的威胁了,再加上我们有四个人,也不怕被人抓了送进黑砖窑里,每到一个地方,几个人就把水喝干净,找人家儿灌水。
  当时来到这个镇子上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正是吃晚饭的时间,这个镇子呢,不算大,也算不繁华,具体是哪儿,不知道,肯定还在驻马店境内。
  镇子里有条不算宽的主路,东西走向的,有些地方我已经记不起来了,记得路两边好像很拥挤,都是占道经营的,路边小吃摊比较多,饭店比较少,不过,路过一家饭店的时候,强顺停在了饭店门口,死活不肯走了,我用鼻子一闻,一股子酒香味儿,我心说,这死小子,看来又想喝酒了。
  陈辉这时候,很兴奋的轻轻拍了拍强顺的肩膀,好像在表扬他似的,陈辉对强顺说道:“把你身上的袋子打开吧。”
  强顺顿时一愣,问陈辉:“道长,您想用袋子里的馒头,到饭店跟他们换酒喝么?”
  陈辉一听,顿时也愣住了,不过他很快意识过来了,皱眉头问强顺:“你不是看见饭店门口那个要饭的,才停下来的吗?”
  我一听,差点儿没笑出来,心说,强顺是闻见酒味儿才停下来的,他哪有这么大的善心呢,不过说真的,我当时也没注意到饭店门口还蹲着个要饭的。
  强顺听陈辉这么说,挤着脸冲陈辉笑了笑:“是是、是啊……”连忙把肩上的编织袋放了下来,几个人走到路边,陈辉从包袱里拿出两块大烙饼,这时候烙饼早就风干了,咬上去又干又硬,吃在嘴里跟老鼠磨牙似的,嘎嘣嘎嘣的。
  陈辉拿着两块大烙饼,朝饭店门口那个要饭的走去,不过去还没事儿,一过去,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