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说道:“傻子,傻子他咋也会背这个呢?”
  我看了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去?”
  很快的,第二遍又念完了,要饭瘸子的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转过头兴奋地跟陈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转而同时看向了傻牛,要饭瘸子问陈辉:“师兄,这是你徒弟吗?”
  陈辉惊讶地上下打量傻牛一眼,答非所问说道:“看来这孩子,跟咱们道家有缘呐。”
  紧接着,陈辉又拿起小铃铛跟竹签子,强顺这时候不耐烦了,小声又对我说道:“又要念呀,没完啦!”
  我看了他一眼,“你不愿意听,你可以到外面去呀。”
  这时候,陈辉、要饭瘸子、傻牛,三个人又念了起来,强顺一转身,还真的出去了。
  我站在那里把眼睛一闭,听他们三个异口同声的念,听着听着,就感觉自己整个儿飘飘然、心旷神怡,这心里边儿呀,就像飞上了天似的,人世间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啥都能放下了,就好像整个身心脱胎换骨了一样。
  不过就在这时候,强顺又从外面回来了,又用手指头戳了我一下,我扭头朝他一瞧,他趴到我耳朵边儿说道:“外面来了一个可好看的女孩儿!”
  “啥?”我朝他又看了一眼,心想,这种垃圾堆里,能来好看的女孩吗?不会是强顺的阴阳眼开了吧。
  没等我回过神儿,强顺一把拉住我就往屋外扯,“快来看吧,要不然就走了。”
  我给他扯的踉踉跄跄,两个人出了屋门,我打眼朝垃圾堆院子里一看……别说漂亮女孩了,连个人影子都没有,疑惑地朝强顺看了一眼,问道:“是不是你胸口的血蹭掉了?”
  强顺看着空空的垃圾堆院子里,有点儿傻眼,嘴里嘟囔着,“刚刚明明看见有个好看女孩朝这里走过了呀,咋没了呢?”
  我说道:“你别说那么多了,赶紧把衣裳撩开,你看见的说不定是个女鬼。”
  强顺脸色一变,不过嘴里还在嘟囔着,“不可能呀……”一边说着,一边撩身上的衣裳。
  这时候,已经快接近初冬了,我们身上的衣裳穿的里三层外三层,特别的厚,强顺没能撩起衣裳,只能一件件把衣裳扣子解开,我站在他面前,眼睛看着他解扣子。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我们侧面传来“哗啦”一声,吓了我们俩一跳,好像有人冲院子里泼了盆水。
  强顺立马儿不再解衣裳扣子了,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瞧,眼睛直了,抬起手可劲儿捂在了嘴上。
  我顿时一愣,不过,看过末代1的朋友,应该对强顺这动作不陌生,但凡看见漂亮女孩,他就这德行,捂着嘴可劲儿乱瞟,特别是看见又漂亮胸又大的女孩,那双眼睛,时不时朝人家胸上偷瞥一下。
  这时候,他已经有点儿这德行,我一看他弄出这动作,连忙顺着他的眼神儿扭头一看,就见一个穿的很时髦的漂亮女孩,手里拎着个粉色塑料盆,正朝右边那间屋门口走,没几步走到门口,一撩门帘,钻进了屋里。
  之前说了,这垃圾院子里,有两间破瓦房子,那要饭瘸子住在左边的房子里。我们当时真没想到,这右边房子里也住着人,而且还住着一个……用强顺的原话说,还住一个像苏妲己一样的漂亮美女。
  见女孩进了屋,我把头扭了回来,强顺这时候呆呆傻傻的还在看着那房门,我轻轻推了他一把,“别看了,快把衣裳扣子扣上吧。”
  强顺连忙回神,扣起了扣子,我问他:“你刚才看见的就是她吗?”
  强顺一边扣扣子,一边点了点头,我扭头朝右边那破房子看了看,说道:“这就奇怪了,这么好看的女孩,咋会住在这种地方呢。”
  强顺一听,抬头问了我一句,“你也觉得她好看呀?”
  我看了他一眼,“好不看不好看那是人家的事儿,跟咱没关系,走吧,回屋吧,别叫那女孩误会了。”
  强顺说道:“误会啥呀,咱又没干啥。”
  我说道:“你都脱起衣裳了,还说没干啥呀。”
  强顺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你、你……不是你叫我撩开衣裳的么。”
  我没搭理他,转身回了屋。
  这时候,屋里三个人已经念完了经,也不知道他们念了几遍,要饭瘸子这时候脸色好了很多,跟陈辉面对面坐着,两个人好像在小声说着啥。傻牛这时候,傻乎乎的拿着一个馒头,蹲在他们旁边可劲儿啃着。
  我一进屋,陈辉跟要饭瘸子同时朝我看了一眼,陈辉连忙凳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愉快地对我说道:“黄河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安徽亳州太清宫的刘志清,刘道长……”(刘志清,化名,为啥用化名,自然有我自己的原因,不要私下问我了,前几天微信里有人问我末代1里的事,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东窗事发,惹上啥麻烦了呢。陈辉所说的安徽亳州太清宫,应该就是安徽亳州天静宫。安徽亳州,据说是道家鼻祖老子的出生地,道家盛行。)
  转而,陈辉对要饭瘸子说道:“这孩子是……黄河边上驱邪驱鬼人,第五代传人刘黄河,你们还是同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