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不过,一年以后,女孩的父亲又来到了太清宫,找到刘志清说,女孩的病又犯了,刘志清跟着女孩父亲到了女孩家里。
  到家里一看,女孩在椅子上捆着,浑身哆嗦,咬牙切齿,眼睛珠子往上翻,嘴里还吐着白沫。
  刘志清就赶紧在女孩家里摆香炉做法事,谁知道,法事做到一半儿,女孩咬牙切齿瞪着刘志清说,你要是再帮他们家做法事,我就弄死他们全家,她娘就是我弄死的!
  刘志清没见过这个,给吓了一跳,法事也不敢做了,问女孩的父亲,女孩母亲呢?女孩父亲说,一个月前,半夜里出门,吊死在村口那棵树上了。
  刘志清一听,心里有点儿害怕了,不过,他毕竟是修行之人,前后思量一番,静下心思,把法事硬着头皮做完了。做完以后,女孩不再动弹了,眼睛也不再翻了,看样是也是有效果的,至少暂时把那枉死鬼弄走了。
  一转眼的,几年又过去了,女孩这时候已经十五岁了,这一天傍晚,刘志清在三清殿里做晚课,做着做着,居然莫名其妙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就感觉从殿外好像走进来一个人,刘志清回头一看,居然是女孩的父亲。
  女孩父亲这时候浑身是血,指着刘志清的鼻子就骂,臭道士,都怪你,要是不你,我跟我老婆也不会死的这么惨!
  骂了一通以后,女孩父亲走过来朝刘志清腿上狠狠踹了一脚,刘志清就感觉腿上猛地一疼,醒了,回头朝殿门口那里一看,啥都没有,好像是一场梦,不过,等他从蒲团上站起的时候,就感觉这条右腿分外的疼,一走路,又钻心的疼,右腿不敢使劲儿,只能一颠儿一颠儿的走了。
  刘志清想起刚才那个梦,女孩父亲那一脚,刚好就踹在右腿上,心说,难道刚才那个,是女孩父亲的鬼魂?女孩父亲,难道也出事儿了?
  刘志清顾不得腿上的疼痛,一瘸一拐,连夜赶到了女孩家里。
  这时候,女孩家里院门屋门都开着,女孩在屋里中间直挺挺躺着,嘴里吐着白沫、整个人昏迷不醒。
  刘志清赶紧过去,又是给女孩掐人中,又是活动胳膊,折腾了好一会儿,女孩慢慢醒了过来,一睁眼,女孩看见刘志清,第一句话就是,你害死了我们全家,你不配做道士!
  刘志清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有点儿委屈,女孩翻身从地上起身,去收拾自己的衣裳啥的,刘志清见状,就问女孩要去哪儿。女孩说,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要不然,那东西还会找上他。
  刘志清又问,你父亲呢?女孩狠狠瞪了刘志清一眼,说,前几天刚给车撞死了。
  女孩说完,再没搭理刘志清,收拾好衣物就要出来。刘志清到这时候也没弄明白是咋回事儿,不过,从女孩对他的态度来到,好像挺恨他的,心里就琢磨着,是不是自己的道行不够,不但没能救下女孩,反而害了他们全家呢。
  女孩这时候拎着行李出了门。刘志清一看,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这要是到了外面,一个人能行吗?
  刘志清一咬牙,一瘸一拐跟上了女孩,他想把女孩劝回去,但是,这女孩个性特别要强,或许跟早早没了母亲有关,根本不理会刘志清,一口气走出去几十里地,刘志清就跟着她走了几十里地。
  后来,见自己没办法把女孩劝回家,心一横,就跟在了女孩身边,刘志清觉得,是他愧对女孩的父母,不能再叫女孩出啥事儿了。
  就这么的,两个人来到了这个小镇上。女孩这时候不想走了,在镇子上四下转悠,住进了他们现在住这两间破房子里,一住就是三年。
  之前,这里住的是两个孤寡老人,后来两个老人先后都死了,房子也就空下了。
  女孩这里住下来以后,就在他们镇子饭店找了端盘子的活,勉强度日。
  刘志清就住进了女孩左边的房子里,不过,女孩对刘志清并不待见,两个人基本上不说一句话,后来,女孩又换了个工作,好像挺挣钱的,但是,她并没有离开这里。
  有一天,刘志清问女孩,你现在能挣钱了,为啥不找个好一点的地方住,女孩说,住在这里,那东西就找不到她了。
  刘志清不明白女孩说那东西到底是个啥。刘志清呢,那条腿后来越来越严重,越瘸越狠,一开始还能找点儿活干儿,后来实在不行了,只能在附近要饭乞讨。
  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再回太清宫,但是,又觉得自己可能修行的心不够坚定,要不然,为啥不但没能帮到了女孩,反而害死了女孩的父母,感觉自己真跟女孩说的,不配当道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