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顿时一愣,她是在问我吗?听口音,她们好像也不是本地的,口音很怪,半普通话半方言,不是河南方言,当时阅历浅,不知道她们是哪儿的,现在想想,两个女孩听着像是四川口音。
  绿衣裳女孩又冲我问道:“咋子咯,吓着了,不晓得咋说话啦?”
  我赶紧回道:“不是本地的,俺们路过这里。”
  红衣女孩一听,笑朝我走了过来,站到我跟前,笑着说道:“你身上还有烟吗,能给我一根吗?”
  我赶紧把烟从身上掏出来,给了红衣女孩一根,随即跟强顺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面面相觑,我们还没见过抽烟的女孩呢。
  红衣女孩把烟点着,两根纤细的指头夹着,很优雅的抽的一口,旋即问我:“你多大了?”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心说,不能把自己说的太小了,说的越小,越可能挨欺负,我看这俩女孩,不像是啥好女孩,好女孩谁抽烟呀。当然了,这是当时的想法,后来接触过很多抽烟的女孩,她们也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坏女人,反而觉得她们抽烟别有一番女人味儿。
  我回道:“我十八了?”
  红衣女孩笑了,“十八了呀,我看着你只有十五吧。”随即,红衣女孩低声对我说:“想玩吗,人不风流枉少年呀。”
  “啥?”我一脸迷惑的看了看红衣女孩,不知道红衣女孩这话啥意思。
  红衣女孩立马儿跟绿衣女孩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咯咯咯笑了起来,笑的我莫名其妙,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把嘴捂着的更紧了,我心说,有点儿出息吧你,又朝傻牛看了一眼,傻牛一脸呆呆傻傻的,眼睛一个劲儿往饭店后面看,他是着急吃呢。
  两个女孩可能见我不开窍,把目光又转向了强顺,可能见强顺有潜质吧,绿衣女孩过来对强顺说道:“要是想玩儿,咱到后面去,包你满意。”
  强顺傻不拉几的捂着嘴问一句,“玩、玩啥呀?”
  俩女孩顿时又咯咯咯笑了起来,笑的我们心里发虚。
  这时候,之前那小姑娘从后面出来了,手里拎着几个袋子,这是我们的凉菜好了,我们三个赶忙从桌子旁站起了身,红衣裳女孩见状,几步走到小姑娘身边,把袋子从小姑娘手里接了过去,我赶紧说了一句,“这是俺们要的菜。”
  “我知道。”红衣女孩拎着袋子朝我走了过来,我伸手去接袋子,红衣女孩很诡异的小声冲我说了句:“你们要是玩,我让老板给你们算便宜点儿。”
  我胆怯的说道:“不管是玩啥,俺们都没钱。”
  红衣女孩脸色顿时变得有点儿难看,把袋子塞进我手里,冲绿衣女孩一招手,两个人头也不回朝后面走去。
  付了菜钱,三个人离开饭店,强顺小声问我,“黄河,她们说的是玩儿啥呀?”
  我看了他一眼,“我哪儿知道她们玩儿啥呀。”
  回到垃圾场,陈辉跟刘志清在屋里坐着,刘志清一脸无奈,见我们进门,陈辉站了起来,“菜买回来了吗?”
  我冲他点了点头,走到桌子旁边,把菜放到了桌子上,四个菜,三个素菜,外加一个猪头肉。
  屋里也没个碗啥的,就这么就着袋子,拿出从饭店里拿回来的一次性筷子跟一次性塑料杯子,五个人围坐在小桌子旁,陈辉给刘志清倒了一杯酒,刘志清一句话不说,端起酒杯朝我们敬了敬,一口气灌下去小半杯。
  在刚进门的时候,我就感觉刘志清有点儿不对劲,这时候更感觉不对,他好像受了啥打击似的。
  陈辉看看我跟强顺,说道:“刚才师弟去找那女孩了,女孩不开门,说她的事儿,不用咱们管……”说着,朝刘志清看了一眼,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是,陈辉没再说下去,转而,陈辉说道:“等吃过饭,你们俩个再去试试,要好生跟她说。”
  我疑惑地问道:“她身边有东西跟着,为啥不让咱们管呢?”
  陈辉又朝刘志清看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赶忙说道:“那等一会儿,我跟强顺过去试试吧。”
  一瓶酒,四个人把它喝完了,四个菜也给我们五个人吃了个干净,因为还要办事儿,我没让强顺多喝,吃喝完了以后,我递给他一根烟,两个人抽着烟离开了左边的屋子。
  这时候,大概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整个垃圾场里黑漆漆静悄悄的,也不知道为啥,我这时候居然莫名其妙感到有点儿瘆的慌,好像这垃圾场里有啥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