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137,强顺这一眼下去,到底看见些啥?见他跑,我赶紧就追,没几步,给我从后面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我冲他叫道:“你跑啥呀?”
  强顺回头朝我身后看了一眼,又“啊”地大叫一声,,猛地挣脱我又往前跑,我又紧追几步,再次抓住了他的肩膀,这一次,我一手抓住他肩膀,一手揪住他衣裳,强顺挣了几下没挣脱,冲我胆战心惊的说了句:“出、出来了,就就、就在你身后……”
  我一回头,身后啥都没有,“是个啥东西?”不过,我这时候感觉,身后凉飕飕的,好像真的站了个啥东西。
  强顺这时候吓得浑身都哆嗦起来,“血血、血眼睛……”
  “啥?啥血眼睛。”
  强顺的脸都变色了,“黄河,你你你放开我吧,我要回回屋里去。”
  “回屋里有啥用。”我没松开强顺,再次一念口诀,猛地一回身,“噗”地又喷出一口唾沫,强顺顿时一激灵,好像我这口唾沫给他吐身上了似的,紧跟着,强顺叫道:“唾沫不、不管用咧!”
  说完,强顺又挣扎起来,想摆脱我,从小到大,没见过他给吓成过这样儿,到底是个啥东西呢?我这时候头也有点儿大了,双手死死抓着强顺,给自己稳下神儿,深吸一口,冲身后吼了一声,“我不管你是个啥,给我滚远点儿!”
  一嗓子下去,也不知道吓到那东西没有,不过给强顺吓的一缩脖子,强顺畏畏缩缩又朝我身后一看,一眼下去,居然愣住了不动了。
  我一看,这是个啥意思?顺着他的眼神儿回头一瞧,我也愣住了。
  就见房门口,站着一个女孩,我们俩这时候离门口也就三四米远,把女孩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之前我们俩看见的那个女孩,也就是拿水盆倒水那个漂亮女孩。可能是我们俩在门口一惊一乍的,把她吵醒了,也可能刚才在屋里哼歌的就是她。
  女孩这时候一身的白衣裳,雪白雪白的,咋一看跟夜里下凡的天使似的,跟眼前这破房子格格不入,看上去特别的鲜亮显眼。
  女孩肩膀倚在门框上,双手交叉着抱在胸前,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我跟强顺看着她都有点儿傻眼。没等我们俩回过神儿,女孩冷冷地开口问道:“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我跟强顺顿时回了神儿,相互对视一眼,我们俩想干啥呀?一时间,居然想不出啥话来应对女孩,女孩打量了我们俩几眼以后,又说道:“我下班以后就不做生意了,想找我明天到店里去吧。”
  啥?我跟强顺又对视了一眼,没想跟她做生意呀,我们来是来帮她驱鬼的。
  我给自己稳了稳神儿,琢磨了一下该咋说,然后对女孩说道:“我们是……刘志清刘道长介绍过来的,你不是……不是,听刘道长说,你身边不是一直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么,我们就想来给你看看。”
  女孩一听,把我又打量了几眼,冷冷说道:“我不用那道士帮我,你们也不用管我,你们赶紧走吧。”
  女孩这么一说,我还真不知道该咋说了,扭头朝院子里看看,回头低声问强顺,“刚才在我身后站着的那东西呢?”
  强顺这时候,半个身子还在我身后躲着,听我问他,他朝四下看了看,小声说了句:“不见咧。”
  我对女孩说道:“你身边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刚才我这位朋友都看见了。”说着,我一把将强顺从我身后揪了出来,又对女孩说道:“你要是不信,你问问他,他能看见。”
  女孩抬眼又把强顺打量了一遍,强顺这时候,赶紧把嘴捂上了,用他自己的原话说,从来都没有一个漂亮女孩这么看过他。
  女孩冲强顺问道:“你真的能看见?”
  强顺捂着嘴点了点头。
  “那它长什么样子?”女孩又问。
  强顺依旧捂着嘴,嘴里嘟哝了一句,这一句,又含糊不清声音又小,连我都没听清楚说了句啥,我一伸手把他的手从嘴上拉了下来,气道:“你看看你,有啥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强顺怯生生地看了我一眼,他这时候的样子,比见了恶鬼还腼腆,真想踹他一脚,女孩在那里咯咯笑了起来,我扭头朝她看了一眼,女孩冷冷说道:“像你们这种男生,我见的多了,表面看似老实,心里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不明白女孩这话啥意思,我对女孩说道:“你别激动,我这朋友,就是见了女孩不会说话,他、他真的看见你身边有不干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