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一把揪住他肩膀上的衣裳,可劲往上一提,想把他的身子从木头盒子上提起来,“是个啥你站起看看不就知道了。”
  强顺哆嗦成了一个儿,颤着声音说道:“我我、我站不起来咧……”
  我一看,强顺这是把腿都吓软了,“站不起来我帮你站。”松开他肩膀上的衣裳,我一弯腰,把双手伸到了强顺两个咯吱窝底下,我想把他从盒子上抱起来,不过就在这时候,陈辉跟刘志清相互对视了一眼,陈辉动了起来,我一看,他们俩好像要做点儿啥,当即不再勉强强顺,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我就想看看他们俩能有啥招数。
  就见陈辉快速从包袱里拿出香炉跟焚香,点上香,插进香炉里,跟刘志清一起盘腿坐在香炉后面,正面对着窗户,异口同声,大声念了起来:“吾为天地除万殃,变身人间作鬼王,身长丈六头面方,铜牙铁齿牙衔锋芒,手持劈磨戴镬汤,动雷发电迴天光,星辰失度月惨黄,颠风泄地日收光,草木焦枯树摧藏,崩山裂石断河梁,车载铁锁桔银铛,一月三榜六咒章,募求百鬼勤豪强,得便斩杀除凶殃,吾持神咒谁敢挡,急去千里勿当殃,急急如律令!”
  念完以后,返回头再接着念第二遍,我一看,就这个?我当他们要弄啥高招呢,原来就念这个?我眨巴了两下眼睛看了看他们两个,这念的到底是个啥呀,念这个,有用吗?
  扭头朝窗户那里看看,外面钉的朔料布还在忽闪着,眼看就要给风吹烂了,女人的笑声也并没有停止,还是像站在窗户边儿上似的,咯咯咯冷笑着,不过这时候,听着这冷笑好像在嘲笑。
  我顿时来了点儿火气,咱不说别吧,从小到大,只要我刘黄河出现的地方,那些个东西远远儿的就躲开了,遇见我的鬼,是条龙得盘着,是条虎得趴着,今天这个可倒好,敢堵着门儿的嘲笑我。我要是不给它点儿厉害,它都不知道我们家是干啥的。
  那时候毕竟年轻火气大,我不再拉强顺了,也没跟陈辉刘志清打招呼,自己一个人快步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抬脚就迈出去了。
  一来到院子里,这才感觉到风有多大,被风吹起来的小石子土粒子,跟子弹似的,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我赶忙把一只手手心朝外挡在口鼻上,眼睛眯成一条缝,扭头朝窗户那里看了一眼,恍恍惚惚的,就见,好像有一条红影在窗户边上闪了一下,就那么一瞬间,就好像我看花眼了似的,闪过以后就不见了,紧跟着,女人的笑声也不见了。
  不过,呼啸的阴风并没有停,我又朝整个儿院子里扫了一眼,虽然乌漆嘛黑的,但也能勉强看个大概,就见院子里那些垃圾,轻一点儿的满院子乱飞,重一点的,稀里哗啦发出乱七八糟不协调的碰撞声,天上飞的,底下滚的,整个垃圾场就像世界末日,地动山摇。
  看完整个院子,并没有发现啥异常,也没有再看见刚才那条红影,不过,我发现这时候我身边的风很快小了一点儿,眼睛至少能睁开的大一点儿了。
  深吸上一口气,再朝院里一看,这回看清楚了,原来这股风不是从某个方向刮过来的,而是一股大旋风,在旋风中间有个中心点儿,中心点儿的风力最强,刮到哪里,哪里就东倒西歪。
  一看这情形,我猛然间感觉到有点儿熟悉,这种情况好像听奶奶说起过,一想,对了,这很像奶奶跟我说过的五行鬼,这五行鬼,还是我太爷跟我奶奶说的,具体的我就不再多说了,想知道五行鬼的详细情况,末代1里写的很清楚,去看末代1就行了。
  这五行鬼里面,有一种叫做土鬼,又叫堰身鬼,按照我太爷的说法,这种鬼生前是被人活埋致死的,因为死的惨,亡魂憋着一口怨气,尸体跟土地之间呢,又没有棺椁草席啥的中介物质间隔,导致尸体直接挨着土地,能够没有任何阻挡的吸收地阴气,久而久之,鬼魂化煞成堰身鬼。这种鬼,能把自己附身在一捧黄土里,来去如风,飞沙走石。
  一琢磨,眼下这个,还真有点儿像我太爷说过的堰身鬼,不过,当年我太爷是咋收这堰身鬼来着?
  眼睛盯着院里那股子旋风,我在心里回想了一下奶奶给我讲过的,太爷的那些经历,想了一会儿,还真给我想起来了,我太爷用的是筒子幡暗藏纸人术收住的堰身鬼,不过眼下这个,我上哪儿去弄筒子幡呢?恐怕就是现糊也来不及。
  这时候,那股子旋风离我又远了一点儿,只在院里那些垃圾堆上吹着,声势倒是还不小,但是就是不再往我这边来。我心说,我就说嘛,啥鬼来到我跟前,是条龙都得盘着,是条虎都得趴着,五行鬼给我奶奶说的,个个厉害,遇上了我不还是得躲的远远儿的?
  拍拍身上尘土,我一琢磨,倒是还有一个收堰身鬼的法子,行不行的不一定,不过,倒可以试试。
  一转身,我又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