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还是蹲着没动,陈辉对强顺说道:“强顺呀,跟黄河去吧,有黄河在,他还能叫你出事吗,黄河要是把我几位祖师请下来了,你帮我看看他们,问声好。”
  强顺朝陈辉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一看,这狗熊孩子,现在咋这么听陈辉的话呢?
  我拿着牌子,强顺拿着黄纸,一前一后,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
  这时候,院子里的旋风已经跑到了女孩房子那里,呼呼一直往墙上刮,刮的门口那帘子稀里哗啦的。这跟我猜测的差不多,这东西,就是冲女孩来的,这时候想往屋里进,不过,屋里好像有啥东西挡着,它就是冲不进去。
  我一拉强顺,两个人停在了刘志清房门口不远处,招呼强顺,“你赶紧看看那股旋风到底是个啥。”
  强顺这时候,还是战战兢兢的,往我身后一缩,抬头朝那股旋风了看了过去,停了好一会儿,没见他吱声儿,我不耐烦的问了他一句,“咋不说话了,看见啥了?”
  又停了一会儿,强顺说道:“看不清楚,好像有个人,在、在撞门。”
  从小到大,还没有强顺阴阳眼看不清楚的东西呢,这一次是咋了,我又问:“咋看不清楚了,是离的太远了吗。”我一拉他,“走走走,咱再走近点儿看看。”
  强顺赶忙往身后一撤身,“跟远近没关系,主要是它太快了,看着就一个白影,好像是人。”
  “能看清楚是男是女吗?”
  “看不清楚。”
  “那算了,你站着别动,我自己一个人过去。”说着,我从强顺手里要过黄纸,朝女孩房子那里走了过去。
  这时候,那股子旋风还在呼啸着,女孩房门的门帘跟窗户上的朔料布,给它撞的一下下抖动着,我往跟前走,它也不在意,依旧肆无忌惮,也不知道这时候房子里的女孩是个啥情况,肯定早就吓坏了。
  快走到女孩房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旋风这时候小了很多,停在女孩门口不再撞门,估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我身上。
  我跟它对峙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别管我,我就是过来看热闹的,你继续吧。”
  我这么一说,停了没一会儿,旋风可能觉得我真对他没威胁性,兀自又呼啦呼啦撞起了门,我心说,就是再恶毒的鬼,也没人狡猾,都是一根筋。
  见旋风又撞起了门,我一点点绕到它后面,把手里的黄纸,撕出一个小纸人,地上放五张黄纸,纸人放在黄纸上面,然后,用陈辉的一位祖师牌位压上,再慢慢绕到旋风侧面,再把黄纸撕出一个小纸人,再放黄纸再压牌位。
  四个牌位,被我呈半弧形包围状,压在了旋风侧面跟后面,等于是把它围到了女孩的房门口。
  随后,我又在那些垃圾堆里找了找,找到一个破烂的塑料盆,拿着盆子我来到两座房子中间的水管那里,用塑料盆接了半盆子水,从身上掏出针,一狠心,给手指头上扎了一下,把指血给水里滴了几滴。
  端着盆子我回到那些四个牌位那里,指血水倒地上,把这四个牌位点,用水连到了一块儿。
  这个是个啥呢,放大了的小型困鬼镇,按理说,应该是桃木楔子钉黄纸,桃木楔子上绑纸人,但是,眼下不是没有嘛,四个桃木楔子,也不是用水连的,用蘸了鸡血跟朱砂的红线连上,但是,红线不是也没有嘛,只能用我的指血水就这么连上。小时候奶奶就这么用我的血弄过一次,我这时候就是照葫芦画瓢,管不管用,我心里还真没底。
  用指血水把四块桃木牌位连上以后,包围圈也就形成了,我又到水管那里接了盆水,又往盆里滴了几滴血,端着盆朝女孩门口的旋风过去了。
  旋风见我朝它过来了,又停了下来,就好像站在那里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