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心说,他这是要领我去哪儿呢?
  没一会儿,黑影找了个路灯照不到的地方,穿过马路,到了路北边,继续往前走,我小跑两步,也穿过马路,想追上他,谁知道,我在后面一追,他那边就加快速度,追了没多远,我发现他始终跟我保持五六米远的距离,怎么都追不上他。
  又往前走了没多远,我忍不住冲他喊了一声,“哎,你要带我去哪儿呀?”
  黑影身子顿了一下,不过就这么一顿,接着又往前走了起来,连头都没回,我眨巴眨巴眼睛,心说,我傻呀我,我跟着他瞎走啥呢,万一是个人贩子,把我领到没人的地方,给我摁住捆上,卖进黑砖窑里咋办,我还是回去烧我的黄纸吧。
  一转身,刚要往回走,耳朵边儿上传来一个声音,“黄河,别回去,跟我走。”
  我一听,心跳顿时加快了。
  爸?这是我爸的声音,赶紧把身子又转了回去,扭头来回一找,除了前面那条黑影,路上再没旁人。黑影这时候,停在离我五六米远的地方,黑漆漆的高大身影,背对着我。
  我忍不住冲他问了一声,“刚才是你在叫我吗?”
  我不问还好,我一问,黑影继续朝前走了起来,我又眨巴眨巴眼睛,心说,我是跟着继续朝前走呢,还是往回走呢?这要是朝前走,会不会有啥危险呢?对,我得试试,有主意了。
  我一转身,又要往回走,不出意料的,声音紧跟着又传来了,“你小子,听不懂我的话吗,跟我走!”听着还是很像我爸的声音。
  这回,算是给我坐实了,确实是前面的黑影在跟我说话,而且,声音特别像我爸,不过,他这个头儿可比我爸高多了,我爸身高只有一米六五,这黑影至少在一米七五以上。
  等我把身子再转回来的时候,黑影已经快步朝前走了起来,我这时候也不再犹豫了,跟在他后面走了起来,就冲他声音跟我爸很像,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一前一后,跟着黑影一直走出他们镇子,黑影朝北一拐,走上了朝北的一条小土路。
  在小土路上又不知道走了多远,当时乌漆嘛黑的,我也没注意那么多。最后,黑影走到一个土岗子跟前停了下来。
  我当时记得很清楚,这土岗子上面,光秃秃的,一棵草都没长。黑影一弯腰,在土岗子下中部位置上,用手摁了一下,随后,快速走上土岗子,纵身朝土岗子另一面跳了下去。
  我见状赶紧小跑几步,冲上土岗子一看,黑影没了,扭头又四下一找,除了我,一个人影都没有,我心说,黑影把我带到这里啥意思?
  我又从土岗子上面下来了,走到黑影刚才用手摁过的那地方一看,就见土层面上有个黑窟窿,拳头大小,在黑窟窿旁边,放着一个纸人,我一看,这不是我撕出来的纸人么,其他三个,这时都跟黄纸在一块儿呢,这个,应该就是收住旋风的那个。
  我伸手把纸人拿到了手里,黄纸人,在夜里还算比较显眼,打眼朝纸人上面一看,隐隐约约的,就见纸人头部有个指甲盖大小的黑点儿。我顿时松了口气,这个就是收住旋风的那个纸人,这个黑点呢,就是收住的阴气,要是啥都没收住,纸人上面就应该是干干净净的。
  我迅速把纸人叠了叠,放进了裤兜里,再次抬眼朝四下看看,周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我心说,这黑影把我带到这里,不光是为了还我纸人吧。
  我把身子蹲了下去,想看看土面上这黑窟窿到底是个啥意思,黑影把我领过来,是不是想叫我看这窟窿呢?
  这时候乌漆嘛黑的也看不清楚,我从身上把火机掏了出来,咔咔打了两下,火机居然没着,也就在这时候,耳边突然又传来了声音,“你该回去了。”
  话音没落,紧跟着,我就感觉鼻子下面的人中疼的要命,好像给谁可劲儿掐上了似的,腾一下把眼睛睁开了。
  眼前亮堂堂的,就见陈辉、强顺、刘志清,三个人正低着头看着我。我赶紧给自己稳了稳神儿,发现自己居然在屋里地上躺着,陈辉的右手,四根指头托着我的下巴,大拇指掐在我的人中上。
  我赶紧一摆头,把手给他甩了下去,强顺顿时高兴的大叫起来,“醒了醒了……”
  陈辉把我从地上扶坐起来,问道:“黄河,你咋了,咋晕在胡同口了呢?”
  我这时候还没弄清情况呢,一脸迷茫的看看陈辉,看看强顺,又看看刘志清,反问道:“我晕了吗?”
  刘志清说道:“你到外面烧黄纸,许久不见回来,师兄跟强顺就到外面找你,结果就看见你晕在了胡同口。”
  “是吗?”我下意识伸手往裤兜里一摸,纸人还在裤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