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说道:“别的道士我不知道,我们陈道长绝对是个好人。”
  “好人?”
  女孩听我这么说,停下来带着满脸的水珠看了我一眼,“地狱门前僧道多,你没听说过这句话吗,出家人没一个好东西,死后都得下地狱!”
  我顿时干咽了口唾沫,看来这女孩对和尚道士成见很深,不过,我不想跟她争辩这个,真争辩起来,把她惹恼了,话就没法再说下去了。
  我转移了话题,又问女孩,“昨天夜里,你、你那里,没出啥事儿吧?”
  “我哪里?那里是哪里?”女孩眼神很犀利地看着我。
  我顿时磕巴起来,“就、就是屋里呗,没出啥事儿吧?”
  “没有啊,一点儿事都没有。”
  “那、那你听没听见有风在撞你的房门吗?”
  女孩拿起毛巾擦了擦脸,“没听见有风,就听见你跟另一个孩子,在我房门口大呼小叫的,你们两个还趴在我窗户边上,你们想看啥呀?”
  我舔了舔嘴唇,想看啥,想看鬼呗,难道还想看你睡觉呀。
  我说道:“你别误会,我们俩趴你窗户边上,不是想看你……”
  女孩冷笑起来,“那你们想看啥呀,依我看,能跟在道士身边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女孩一弯腰,端起水盆朝远处哗啦一声,把水泼了出来,随后,拿起地上的杯子,转身就走,不过,走了没两步,又回来了,走到我身边,伸手拿过水池沿儿上的牙膏,再次转身离开。
  我趁势对她又说道:“我听刘道长说了,你身边有东西,昨天夜里,我们已经把那个东西收住了,你以后,不用再怕了,要是想回家,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回家?”女孩停住了看了我一眼,“我早已经没家了,现在收住那东西还有什么用,我爸妈也活不过来了。”
  我赶忙问道:“你爸妈的死,真的是因为那东西吗?”
  女孩冷冷说道:“不是因为那东西,是因为那个刘道士。”
  我又问:“你这话啥意思?”
  女孩冷冷的说道:“不明白可以去问问刘道士呀,你问他过去做过什么?”
  我解释道:“刘道长帮你们家做法,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呀。”
  “好心?”女孩露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就像活吞了一只苍蝇似的,“既然你们收住那东西了,那你知道,那东西是个啥吗?”
  我摇了摇头。
  女孩说道:“那是刘志清的师兄!”
  “啥?”
  女孩接着说道:“你们把那东西收住以后放哪儿了,快去看看吧,说不定刘道士已经背着你们把那东西放出来了。”
  听女孩这么说,我下意识伸手往裤兜里一摸,心里顿时一沉,奶奶的,纸人不见了,我慌了,赶紧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衣兜摸了个遍,这才发现,连另一个兜里的黄纸跟另外三个纸人也不见了,全身上下,除了烟跟火机,就剩下贴身藏着的、黄山奶奶给的那十块钱了。
  女孩拿着脸盆牙膏离开了,我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呆呆地愣住了,难道真跟女孩说的,纸人给刘志清拿走了?
  过了没一会儿,耳边传来一串杂乱的脚步声,听上去好像还不是一个人,我赶忙回了神儿,就见陈辉强顺刘志清,还有傻牛,四个人一起从墙角转出来,朝水管这里过来了。
  我朝他们四个看了看,这时候除了傻牛,我看着陈辉强顺刘志清他们三个人,分外别扭,尤其是刘志清,怎么看,怎么像是心里有鬼,不过,表面又装的道貌岸然。陈辉跟强顺两个,这次汇合以后,也不知道为啥,总觉得他们俩有事在刻意瞒着我。
  陈辉冲我打了声招呼,“黄河呀,咋起来的这么早呢。”
  我赶忙很不自然的应了一句,“渴醒了,起来喝口水。”
  几个人没看见女孩,更不知道我跟女孩的对话,等他们过来水管这里洗脸,我转身回了屋。
  到屋里以后,我翻箱倒柜找了起来,但是,一无所获,纸人、黄纸,全都不见了,可以完全肯定,没在屋里。
  我一琢磨,肯定是刘志清,肯定是他趁我睡着以后,把纸人跟黄纸全给我掏走了,纸人跟黄纸这时候,弄不好就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