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当时我还年轻,容易冲动,直言不讳的就冲刘志清问道:“昨天夜里,咱们全都睡着以后,你是不是起来过?”
  刘志清一听,又是一愣,回道:“倒是起来过一次,上了趟厕所。”
  我顿时提高了嗓门儿,又问:“上完厕所呢,有没有来我兜里摸过啥东西!”
  刘志清顿时露出一脸愕然,反问我,“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你昨天夜里丢了东西,怀疑……怀疑是我拿走的?”
  陈辉在旁边一看,似乎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儿了,忙问我:“黄河,你到底想说啥,这里没有外人,直接说出来吧。”
  我看向陈辉说道:“昨天晚上,我找到了收住旋风的那个纸人,就放我裤兜里了,今天早上起来发现,纸人不见了,不光纸人不见了,那些黄纸跟另外三个纸人也不见了,您跟强顺傻牛,肯定不会拿我身上这些东西,我就想问问刘道长,是不是他拿了!”
  说着,我把眼睛又看向了刘志清,刘志清脸上的肉抖了抖,看看陈辉又看看我,露出一脸难过又茫然的样子,好像我兜里装着纸人的事,他根本不知道,不过,我没办法判断他这表情是不是装出来的。
  陈辉这时候也看向了刘志清,陈辉显得很为难,“师弟,你、你……”
  没等陈辉把话说出来,刘志清连忙对陈辉说道:“师兄,我没有拿他的东西,我什么都没有拿呀,你们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在祖师爷面前发誓。”
  陈辉又看向了我,我皱起了眉头,刘志清这时候的表现,一点儿都不像装出来的,我踌躇了,是该相信刘志清呢,还是该相信那女孩儿呢?刘志清老老实实的一个人,为了把女孩劝回家,跟着女孩背井离乡出来好几年,他要是真想害那女孩,不早就下手了么?那,我身上的纸人跟黄纸都哪儿去了呢?
  陈辉对我说道:“黄河呀,你可能是误会刘道长了,你仔细想想,那些黄纸跟纸人,是不是你拿出来放到哪儿忘记了。”
  我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可能呢陈道长,昨天晚上咱睡觉的时候,我还专门摸了摸,还在我兜里放着,今天早上一起来,兜里空了,啥也没有了。”
  “这就奇怪了。”陈辉看看刘志清又看看我,最后,他把眼睛看向了房门,问了一句,“昨天夜里,咱们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没插门呢?”
  “没有呀。”床边的强顺这时候插嘴了,“昨天夜里我本来想把门插上的,谁知道门上根本就没有门闩,我就光把门关上了。”
  陈辉说道:“昨天夜里,肯定有人进过咱们的屋子。”说着,陈辉像是想起了啥,慌忙起身,走到他自己的包袱跟前,打开包袱检查起来。
  陈辉这话,无疑给我提了个醒儿,我旋即想起来了,昨天夜里,我出门去烧黄纸,那女孩正趴在窗户边儿上往屋里偷看,我一出门,她慌慌张张跑掉了,当时鬼鬼祟祟,她在偷看啥呢,转念一寻思,要真不是刘志清拿走的纸人,会不会是这女孩呢,她把纸人拿走以后,故意反咬刘志清一口,故意给我们之间制造矛盾。还有,我大清早起来去水管那里喝水洗脸,她就刚好拿着脸盆牙刷去洗漱?我刚才出门去买“热得快”,她就刚好也出门?咋这么巧呢。她是不是在故意制造跟我单独说话的机会,透漏给我一些假消息,误导我们呢?不过,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了啥呢,让我们跟刘志清之间产生矛盾,然后我们撒手走人,不再管刘志清的闲事?
  等陈辉检查完了他自己的包袱,我这里也回了神儿,忙问陈辉:“道长,你没丢啥东西吧?”
  陈辉一声不吭的摇了摇头。
  我咬了咬嘴唇,转而又问刘志清,“刘道长,我再问您个事儿,您要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刘志清一脸颓废的点了点头,“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
  “那好。”我想了想,问道:“您知道,跟在女孩身边的那东西,到底是个啥吗?”
  刘志清当即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个,你之前好像已经问过了吧?”
  我说道:“我是问过了,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那东西是个啥了,就想问问您,看您知不知道。”
  刘志清苦笑了一下,说道:“看来刘兄弟还是不信任我呀,好吧,我刘志清在这里给你发个誓,我要是知道那东西是啥,叫我刘志清修道不成,不得好死!”
  刘志清这话一出口,陈辉不太痛快的说了我一句,“黄河,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看了陈辉一眼,我这时候不觉得自己过分,我只想把事情弄清楚,我对陈辉说道:“道长,本来咱就过路的,这件事跟咱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现在,这事儿越来越复杂了,我总得把事情都弄清楚吧。”
  陈辉问道:“你现在清楚了吗?”
  我摇了摇头,陈辉说道:“既然你说你知道那东西是个啥,那你告诉我们,它到底是个啥。”
  我看看陈辉,又看看刘志清,舔了舔嘴唇,最后,把心一横,说出来吧,说出来看看这刘道长到底会有啥反应,我说道:“那东西,生前是刘道长的师兄!”
  “什么?”刘志清顿时愕然地看向了我,“你、你说什么,那、那是我师兄?怎么可能是我师兄呢?”
  我没理他这问题,接着问道:“你过去有没有一个师兄,是给人活埋的?”
  刘志清愣住了,停了好一会儿,像是想起了啥,脸色渐渐黯淡了下来。
  刘志清点了点头,从嘴里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