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跟傻牛一听,也要跟着去,陈辉冲我们一摆手,我们三个一起出来了。
  来到街上,强顺小声问我,身上有没有钱?我一愣,回了他一句,钱都还给陈辉了,哪儿还有钱呢。
  强顺听了砸砸嘴,显得挺失望,我知道,这家伙不是想喝酒,就是想喝胡辣汤了,不过,我身上那十块钱,绝对不能在这时候就花掉,黄山奶奶说过,这十块钱将来有大用,肯定不是用来给强顺买酒买胡辣汤喝的。
  三个人在他们镇子里瞎转了一阵以后,鬼使神差的,我们就走到了那家饭店的门口。
  这时候,也就上午九点多钟的样子,一般这个点儿,饭店还都是不开门的。我一瞧这家饭店,居然开着门,而且,门口还停着车子,看样子已经有客人上门了。
  站在门口我寻思了一下,朝饭店走去。强顺一看,问我,“黄河,你身上不是没钱么,进饭店干啥呀?”
  我没理他,径直走进来饭店。到饭店里面一看,还是跟之前一样,冷冷清清的,只有柜台接待客人的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见我们三个进门,赶紧迎了过来,问我们吃点儿啥,我直接问她,你们店里,有没有一个叫吴晓红的。
  小姑娘顿时笑了,笑得很有深意,小姑娘说,小红现在有点儿忙,你们可以找别人。我一听,我找别人干啥呀。小姑娘说,不想找别人,那就得等一会儿,等小红不忙了,她可以到里面说一声。
  我一听,那就等一会儿吧,等了好一会儿,从饭店后堂出来一个穿的很体面的中年男人。男人走后,小姑娘跟我们打了声招呼,说到后面看看,小红应该有时间了。没一会儿,小姑娘出来了,对我说,你们三个人,一人一百。
  我一听,这都还没点菜呢,咋就跟我们要起钱了呢。我对小姑娘说,我们找吴晓红有事儿,不是来吃饭的。小姑娘说,我知道,到我们饭店里来的,没几个是真正来吃饭的,都是来找人的。
  我顿时不明白小姑娘这话是啥意思了,我又对小姑娘说,我们跟吴晓红认识,找她真的有事,不行你就把她叫出来吧。
  小姑娘上下打量我几眼,转身又回了后堂。
  停了好一会儿,小姑娘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个女孩。我打眼朝那女孩一看,红嘴唇白脸蛋儿,大眼睛那睫毛长长的,忽闪忽闪的,我一愣,看着像是那女孩,但是比之前看着,好像白净了很多。
  女孩一看我们三个,居然显得一点儿都不意外,冲我笑了笑,她那里一笑,强顺这里抬手把嘴捂上了。女孩又瞥了强顺一眼,对我说道:“我就知道你们几个不是啥好人,怎么了,想叫我找老板给你们便宜点儿吗?”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道:“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我们过来,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女孩把嘴轻轻一撇,“你装什么好人呢。”说着,朝强顺又瞥了一眼,说道:“你看看他,看他那眼睛,你们什么人我还能看不出来吗。”
  我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赶紧把头一低,我舔了舔嘴唇,就不能争一点儿气,见个女孩就这德行,而且,好像还越来越严重了。
  我没理会强顺,也没理会女孩这句话,对女孩说道:“我们真不是来吃饭的,我就想问你几个问题。”
  女孩冷冷地看着我,“想问什么,赶紧问吧。”
  我问道:“昨天夜里,你是不是进过我们屋里?”
  我这话一问出口,女孩脸色顿时稍变,叫道:“你说什么呢,你们几个大男人睡觉的屋子,我去干什么呢!”
  我赶紧说道:“你别激动,刘道长说他没拿我的纸人,我就想问问,你看见了没有。”
  女孩顿时又叫道:“你怀疑我拿了你的东西吗?”
  我说道:“不是怀疑,我就是想问问,昨天晚上,你好像还趴在我们窗户外面,偷看我们了吧,你想看啥呀?”
  女孩一怔,随即回神儿说道:“谁偷看你们了,你别胡说八道!”
  我说道:“我昨天晚上都看见了,窗户上还有给人扣出来的窟窿呢,我身上的纸人,是你趁我们睡着,进屋里拿走的吧,还骗我说,是刘道长拿的。”
  女孩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冷冷笑了起来,“没想到你挺机灵的。”女孩旋即转脸对柜台上的小姑娘喊道:“快去后面把老板叫过来,就说有人来咱这里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