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离开了,我领着傻牛又在垃圾堆里找了起来,不过,找半天也没找见啥合适的东西,只给我们找见几颗生锈的大铁钉,我把上面的锈迹刮掉一看,还行,钉子头还挺尖的,我又到墙上扒下一块砖头,把几个钉子,在砖头上磨了。
  弄好钉子以后,强顺兴冲冲的回来了,削铅笔的小刀、黑墨水,都买来了。
  记得,小刀好像是两毛钱、墨水是五毛钱,两块钱还剩一块三,强顺买了一盒没有过滤嘴的烟,很长很细的那种,烟丝外面包裹着一层姜黄色的烟纸,舌头舔上去还甜甜的。这烟抽着劲儿特别大,抽一口就呛喉管儿、上不来气儿,我跟强顺一抽就咳嗽,那到底是啥牌子的烟我忘了,好像是叫啥“凤烟”来着,我就记得烟盒上还写着“止咳化痰”之类的字样,当时看见烟盒上的字,我心说,一抽就咳嗽,还止咳化痰呢。
  强顺把小刀跟黑墨水递给我以后,就把烟盒撕开递给我一根,两个人分别把烟点着,强顺抽着烟,一边咳嗽一边问我,“黄河,你想用小刀撬开这个锁呀?”
  我拿着小刀叼着烟,一边咳嗽一边说:“你、你就看着吧。”
  索性现在那种挂鼻式的老锁基本上已经淘汰了,要不然,以下我所写出来的东西,很可能会造就几个剜门撬锁的小偷出来。
  当然了,我这开锁的法子也不是特别高明,是一种最笨的、温和的物理性法子,也就是在锁上动手脚,这是从我爸那里学来的,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就会弄了。
  末代1里边,有对我爸个人经历的详细描写,我爸年轻的时候,在玫瑰泉跟强顺的父亲一起打铁,后来又在玫瑰泉学了电焊,我奶奶怀我爸的时候,梦见黄花洞的黄花娘娘,她让我奶奶选孩子,我奶奶就选了一个手拿铁锤砸龙的孩子,这就是我爸,也可能就是天生的吧,我爸对铁器特别在行。当年,自行车刚刚普及的时候,我爸买不起自行车,就买了点儿零件,自己用电焊,焊了一个自行车的大架,然后,把那些零件全组装上去了,也等于是他自己组装了一辆自行车吧,不过那自行车的缺点就是,特别的沉,小时候我学骑自行车的时候,翻车以后,给那车压在下面,根本就起不来。
  凡是铁器,我爸都有研究,过去那种老式挂锁,我爸也有研究,他自己还会用挫刀配钥匙,这个开锁的法子呢,就是他告诉我的,其实,这法子主要是用来修锁的,你要拿去反着用,那它就成撬锁了。
  言归正传,老式的挂锁,一般通身都是黑的,女孩门上的这把锁也不例外,这种锁,弱点在锁的两侧,可能是在右侧吧,我忘记了,已经很多年不鼓捣这些东西了。
  你可以用锋利的东西,比如说,削铅笔的小刀,我小时候经常用的就是这个,所以,现在开女孩房门这把锁,还有这个,用着顺手。
  用小刀,把锁右侧上半部分的黑漆刮掉,刮掉以后,就会看见一个白色的封口,圆形的,一般都是用锡疙瘩封的,这些锡疙瘩呢,质地比较软,用小刀刮出来以后,找个尖锐的东西,往上面捅。
  这时候,我用的是铁钉,在家的时候,都是用我妈纳鞋底的锥子,使劲儿捅几下,表面那层锡就给捅开了,里面会出现一个洞,锁小的,洞小点儿,锁大的,洞大点儿,把洞口朝下,再用铁钉往里面捅,就会掉出来一根弹簧,弹簧掉出来以后,接着会掉出来一颗弹子,这弹子是长条状、纯黄铜的,弹子靠近锁那头儿是圆的,这个弹子出来以后,这就算完成了。这时候,随便找个钥匙,或者细条状的东西,捅进钥匙芯里一拧,再大的锁、再结实的锁,“咔哒”一声,这就开了。
  当我把女孩房门上的锁,刮掉漆,剜出锡块,取出弹簧跟弹子以后,把傻牛脖子里的钥匙要过来,把钥匙捅进锁芯,轻轻一拧,“咔哒”一声。
  强顺顿时瞪大了眼睛珠子,惊叫一声:“真的开啦!”
  开了呗,这算个啥呀,小时候不知道这么捅过多少锁了。
  我冲强顺笑笑,说道:“这算个啥呀,我会的还多着呢。”
  随后,交代他跟傻牛,“你们俩,赶紧再去垃圾堆里找找,看有没有铅丝之类的东西,电线里的铅丝也行,记住只能要铅的。”
  两个人这时候都对我很是佩服,连从小跟我玩到大的强顺都不知道,我这个祖传的捉鬼熊孩子,居然还会开锁。
  两个人跑到垃圾堆里翻腾上了,我一推门,走进了女孩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