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刘志清摆摆手,并不答话,围着土岗子来回走了两圈,“太像了,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刘志清这时候的样子,很难形容,又惊愕又紧张,还有点儿伤感。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扭头跟陈辉对了下眼神儿,陈辉走过去走到刘志清跟前,轻轻喊了他一声,“师弟……”
  刘志清顿时一个激灵,像是回了神儿,扭头朝陈辉看了一眼,陈辉说道:“师弟呀,你看清楚,这里不是埋罗师兄的土岗子。”
  刘志清把目光又看向了土岗子,缓缓的摇了摇头,“太像了,太像了……”
  我几步走到了土岗子跟前,心说,咋会有这种事儿呢?试着把土岗子一处的野草拨开一片。
  虽然这时候土岗子上面长满了野草,但是我还记得拿到纸人的地方在哪儿,记得那里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黑窟窿。
  乱草很快给我拨开了,打眼一看,顿时轻轻抽了口凉气,在野草掩盖的下面,真的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黑窟窿,赶忙再朝黑窟窿旁边一看,一个黄灿灿的纸人在黑窟窿旁边躺着。
  我伸手把纸人从乱草里拿了起来,朝纸人头上看看,有个指甲盖大小的黑点,这无疑就是收着罗志贤鬼魂的那个纸人了,跟我猜想的一模一样,送我纸人、跟打我脸的黑衣人,是同一个人!

  我把黑窟窿口的乱草踩了踩,把草全部踩翻以后,招呼陈辉跟刘志清过来看,两个人走了过来,我朝黑窟窿一指,“你们看,我魂魄出窍以后,就是在这里找到的纸人。”说着,我又把手里的纸人给他们看了看,“现在,又在这里找到了,送我纸人跟拿走纸人的,是同一个人。”
  陈辉看看我手里的纸人,疑惑地问道:“这到底是啥意思,那黑衣人为啥要把纸人放在这里呢?难道说,这个土岗子,真的和罗师兄魂魄有啥渊源?”
  陈辉说着,看向了刘志清,我冲刘志清问道:“刘道长,您刚才说,这里很像您师兄被活埋的那个土岗子,是吗?”
  “是的。”刘志清一脸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笑了,看看陈辉,说道:“陈道长,我明白了,那黑衣人是在帮咱们呢。”
  刘志清不解地问道:“刘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道:“一般送鬼魂,最好到鬼魂生前死去的地方送,这样送走的可能性比较大,就像淹死鬼,到它淹死的地方才能送走,吊死鬼,到它吊死的地方,最好能找见它上吊用的绳子,百分之一百能送走。”
  我这么一说,刘志清露出一脸茫然,似乎没听懂,不过,陈辉好像听明白了,说道:“黄河,你的意思,那黑衣人故意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土岗子,想让你来这里把罗师兄的魂魄送走,但是,你却违背了他的意愿,他不但把纸人收回,还打了你。”
  “对。”我忍不住摸了摸左脸蛋子,点了点头。
  陈辉又问:“那,这个土洞,又是啥意思呢?”
  我扭头朝黑窟窿看了看,说道:“这个洞,应该叫两界洞,通着阴阳两界,这个具体的我也弄不明白,您看那些祖坟出事儿的人家,大部分都是因为祖坟上出现了土洞,也可以说,埋尸体的地方要是出现了洞,就等于是泄了阴气,也等于是一条从阴间通向阳间的路,鬼魂能顺着这个洞,从阴间爬到阳间来,埋罗道长的那个土岗子上面,肯定也有一个跟这个一样的洞。”
  不过说真的,有些事当时我也说不清楚,话说的含含糊糊,不知道陈辉听明白没有,不过他轻轻点了点头。
  我随即朝身后倒退几步,把整个土岗子打量了一下,看来得试试在这里做法,送一下罗志贤的鬼魂试试了。
  想了想以后,我在土岗子下面的空地上画了个圈,这圈还是当做供桌用的,把香炉、焚香等祭品,放到圈子里,纸人放在香炉前面,点上香插进香炉里,让刘志清跪在香炉跟前磕头,对着纸人说话,“师兄呀,你走吧,有啥仇有啥怨,都这么多年了,也该消了,走吧师兄,别留在这里受苦啦……”说着,刘志清悲从中来,声泪俱下的坐在土岗子下面哭上了。
  陈辉见状叹了口气。我围着黑窟窿又画了一个圆圈儿,把收着罗志贤的纸人夹在两张黄纸中间,点着黄纸,放在了黑窟窿口上,这个呢,等于是让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虽然这里并不是罗志贤真正埋身的地方,但是,已经足可以以假乱真了,这土岗子,连活人都能糊弄住,更何况是鬼呢。
  黄纸跟纸人,一点点儿烧完了,就在火灭掉的那一刻,莫须里地刮起一阵风,纸灰被风吹散了,整个土岗子上面的野草瑟瑟摆动起来。
  就这时候,刘志清突然停住哭声,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看着土岗子上面,脸上居然露出了笑意,停了一会儿,刘志清对着土岗子很亲切地喊了一声:“师兄?”
  我顿时一愣,这是啥意思,难道刘志清看见罗志贤的鬼魂了?
  就见刘志清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清泪,“师兄,你真的要走了呀?”
  我跟陈辉愕然地对视了一眼,这土岗子上面,好像啥都没有吧?强顺这时候,眨巴着眼睛,也朝土岗子上面看着,他似乎也看到了啥东西,我又朝他旁边的傻牛看了一眼,傻牛傻乎乎的,在那里傻笑,不知道他看见啥没有。
  就在这时候,刘志清握出一个道家的手势,冲土岗子上面六十度施了一礼,等他直起身子的时候,丁点儿哀伤都不见了,整个人看上去,一脸神往羡慕的样子,我顿时纳了闷儿了,他师兄魂魄走了,他咋还羡慕上了呢?
  事后,我问强顺,当时都看见些啥,强顺说,看见一个老道士,穿着一身彩色的道袍,手里拿着一把拂尘,最后不知道从哪儿过来一道紫光,照在老道士身上,老道士就飞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