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迷迷糊糊从破衣柜上坐起来,不痛快的问了一句:“黄河,你叫啥呀。”
  女孩听见强顺的声音,猛地一回头,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这时候也刚好朝她一看,顿时“妈呀”一声,跟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腾一下从破衣柜上跳了下来,我趁机退到屋里灯绳那里,迅速把电灯拉开了。
  屋里亮了起来,我的眼睛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赶紧把眼睛眯了起来,那女孩似乎也不能适应亮光,当即停在那里,一手拿刀一手放在额头去挡亮光。
  我这时候又朝她一看,不光脸色煞白,一双眼睛还通红通红的,这模样,像是给啥东西附上了,这时候就听强顺喊了一嗓子:“黄河小心,是那个吊死鬼!”
  睡觉前,强顺叫我给把血他抹上,我没抹,这时候他的阴阳眼还开着呢,听他一听,我连忙提高了警惕。
  也就两三秒钟的功夫,女孩似乎适应了灯光,“啊”地一声大叫,双手握着刀朝我戳了过来,我赶紧朝旁边一躲,伸手去兜里掏针,不过,还没等把针掏出来,女孩一转身,横着朝我划出一刀,“刺啦”一声,我肚子上的衣裳给刀割开一个大口子,所幸这时候天气已经冷了,衣裳穿的厚,再加上那刀子好像并不太快,只是衣裳破了个口子,并没割到皮肉。
  我赶紧又朝身后一退,再伸手去掏针,但是,女孩这时候跟疯了一样,攥着刀又朝我扑了过来,根本就不给我喘气儿的机会,我身上虽然阳气重,还有一套驱鬼的本事,但是,面对这种不要命的突发事件,一时半会儿我也没辙,再加上当时年纪小、力气也小,女孩给附身以后,力大无比,还有一把刀,我根本就不是对手。
  陈辉这时候也从床上下来了,冲女孩大叫一声,他想冲过来,我连忙冲他喊道:“您别过来,我自己能对付。”陈辉都那么大数岁了,身子还没有我灵便呢,过来就是挨刀子的份儿。
  不过就在这时候,傻牛也从床下下来了,女孩这时候面对着我,步步紧逼,傻牛闷不吭声走到她身后,一把揪住了女孩身后的衣裳。
  女孩回头一看,挣扎一下没能挣脱,刀子往身后一戳,想捅傻牛的肚子,谁知道,傻牛不等刀子捅到自己身上,单手把女孩拎了起来,女孩的两只脚都给他拎离地了,女孩最多也就七八十斤重,单手给傻牛拎起来也不稀罕。
  把胳膊一甩,傻牛把女孩直接甩出去两米多远,女孩身子“咣”一下撞墙上了,紧跟着“噗通”一声反弹到了地上。
  我见状迅速冲上去,掐住女孩的手腕,把刀从手里给她夺了下来,谁知道女孩一轱辘身儿,张嘴就咬我手腕,我连忙把刀远远扔开,一抬手,用大拇指掐在了她眉心上。
  女孩一激灵,一双血眼睛看着我变的茫然了,这是女鬼给我身上的阳气暂时压住了,不过,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我另一只手松开她的手腕,一手掐着她眉心,一手掐住她脖子,把她摁地上了。
  这时候,陈辉强顺傻牛,还有刘志清,全都围了上来,刘志清嘴里喊着,“刘兄弟,别伤她别伤她……”
  我冲他们几个说道:“快来帮我摁住她!”
  几个人齐动手,把女孩翻了脸朝下,两个人摁胳膊,两个人摁大腿,任凭附在女孩身上的吊死鬼有多大的力气,也架不住俩童子,跟俩有修为的道士摁着,折腾没几下就不再折腾了。
  我转身跑到陈辉的包袱跟前,从包袱里翻出黄纸、红线,焚香等,我想趁这机会把这女鬼收住。
  也就刚把东西拿到手里,还没等往女鬼跟前去,房门传来“啪嚓”一声大响,两扇门“呼啦”一下开了。我们几个人都是一惊,朝门口一看,就见门口站着一个人,我们几个人又全都是一愣,这人,我们都认识,就是之前饭店那个老板,也就是那个中年人。
  这时候,中年人一脸阴暗,两只眼睛瞪的滚圆,我一看,不好,就听强顺又喊了一嗓子:“是那男鬼!”
  真是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中年人迈脚就进了屋,在他手里,还拎着根手腕粗细的棍子,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中年人拎着棍子就朝陈辉他们四个冲了过去,女孩顿时发出一串咯咯咯的冷笑声。
  “快躲开!”我朝他们四个喊了一嗓子,不过,还没等四个人松开女孩,中年人冲过去一棍子就砸在了傻牛头上,傻牛连吭都没吭一声,直接栽地上了。
  “傻牛哥!”见状,我把手里的黄纸红线往地上一摔,站起身朝中年人冲了过去。
  中年人不比女孩,中年人身高体大,再加上有根棍子,比女孩要难对付的多。
  还没等我冲到跟前,中年人把棍子又抡了起来,这回是朝强顺去的,强顺机灵,向来不吃眼前亏,连忙松开女孩朝后一撤身,中年人见强顺松开了女孩,收回棍子又朝陈辉砸了过去。
  没等棍子砸到陈辉身上,我冲了过来,一纵身扑到中年人背上,用胳膊肘擓住了中年人的脖子。我本想擓住中年人的脖子以后,往后一坠,把中年人仰面朝天坠翻到地上,谁知道,我的体重跟中年人差的太远,我当时也就一百斤左右,瘦跟麻杆儿似的,不但没把中年人扯翻,反倒给中年人一弯腰,我整个人从中年人身上翻了过去,啪嚓一下,摔在了中间人的脸前,我想一轱辘身爬起来,但是,整个儿后背好像都麻了,爬了两下,硬是没爬起来。
  中年人一脸狰狞地瞪了我一眼,手里的棍子抡起来,照着我头上就砸,陈辉紧张的喊了我一声,“黄河!”我知道,他想冲过来,不过,等他冲过来时候,那棍子已经落我头上了。
  就在这时候,中年人的身子一顿,棍子停在了半空,我顿时一愣,跟中年人一起朝他手里的棍子一看,就见棍子一头儿,居然给傻牛一把抓在了手里。
  也不知道傻牛啥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不过很奇怪,整个人的气场好像都变了,冷森森的,傻牛抓着棍子一头儿,不紧不慢的冲中年人说了两个字:“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