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回到刘志清住处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我抬头朝鱼肚白的东方看看,又是新的一天了。
  回到屋里,又给女孩跟中年人看看,女孩因为是给女鬼上的身,女鬼阴气太重,女孩醒来可能要需要一段时间,中年人还不错,不到天晌午就应该能醒了。
  不出意料的,眼看就要吃中午饭的时候,中年人醒了。醒来以后,朝我们几个看看,连忙从柜子上下来,跪在地上就给我们磕头,之前的那股子蛮横劲儿,这时候荡然无存了。
  不过,中年人这头磕的我们几个莫名其妙,我试着就问他,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么?中年人连忙摇头,不记得了。我又问,那你为啥要给我们磕头呢?
  中年人看看我们几个,说他睡着以后,做了一个梦,梦里有条路,一直走不完,后来出现了一个岔路口,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后来,有个声音告诉他,往左走,他走着走着,前边就有了亮光,我们五个人就站在亮光里。
  这时候,梦里那个声音又告诉他,我们几个是他的救命恩人,醒来以后,要给我们磕头,好好招待我们。中年人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破衣柜上,看见了我们五个人。
  听中年人说完,陈辉对我说,给他指路的,应该就是你太爷。
  中年人这时候,像变了个人似的,脸上再也看不见一点儿凶相了,非拉着我们几个到他饭店里吃饭,强顺见状高兴了,傻牛也乐了。不过,刘志清跟陈辉不愿意去,因为女孩还没醒,尤其是刘志清,特别担心女孩,最后,让我们三个先去,他们两个留下来照看女孩,等我们三个吃过以后回来,他们再去。
  我们三个随中年人到了饭店以后,中年人给我们弄了一大桌子菜,特别的热情,跟之前蛮不讲理的样子相比,真的是判若两人。我估计,他给男鬼上身以后,魂魄出窍,到那边转了一圈,应该是看见点儿啥,要不然,他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转变,一般魂魄出过窍、死去活来的人,都会变的很透彻,似乎有些东西,他们都放下了、看开了,主要就是有了敬畏之心。
  吃喝到一半儿的时候,强顺喝的有点儿多了,中年人这时候也在旁边坐着,陪着我们,强顺就问中年人,后堂那些女孩,都是在饭店里干啥的?
  强顺一问,中年人脸上立马儿显得不自然了,赔笑道,明天就把她们散了,正正经经开饭店。我们当时呢,根本没有一点社会阅历,真不知道后堂那些女孩是干啥的。
  吃过饭以后,我们回来替换陈辉跟刘志清,女孩这时候呢,还没醒过来,我又给她看了看,估计醒来要等到明天早上了。
  因为一夜都没睡好,强顺跟傻牛躺在破木柜上就睡了起来,我弄个小板凳坐在女孩床边,抽烟守着她。这时候女孩身子很虚弱,我手边也没有啥辟邪的物件儿,再加上这垃圾场本身就不干净,女孩很容易再给别的啥东西附上,有我在旁边守着,一般的东西,不敢近她的身。
  一个多小时后,陈辉跟刘志清回来了,一进屋,陈辉从身上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了我,我犹豫了一下,没敢接。陈辉说,这是中年人给的,一人一百块钱路费,我们几个的路费,由陈辉先保管着,这五十块钱,是给我跟强顺买烟抽的。
  我接过钱问转头刘志清,以后有啥打算,还继续跟女孩吗?刘志清一点头,说,等女孩醒来以后,把前因后果跟女孩讲一遍,看女孩是咋想的,要是女孩还要接着离家出走,他就跟着她,啥时候自己走不动了,自己就找个地方停下来。要是女孩想回家,自己就带她回家,找她亲生母亲。
  我跟陈辉听了,同时点了点头,刘志清的所作所为,也挺让人感动的,估计在刘志清心里,已经把女孩当亲孙女对待了。
  第二天,快晌午的时候,女孩终于醒了,几个人慌乱一阵,又是给女孩打水洗脸,又是给女孩买饭。
  女孩从醒来就一声不吭,洗完脸以后,埋头吃饭,饭吃到一半儿,女孩突然把头抬起来了,就见女孩泪流满面,看着我们几个说了句:我要回家,找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