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房门是虚掩着的,陈辉走过去把房门推开了,我大眼朝屋里一看,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陈辉进屋,我跟着他也进去了,陈辉伸手往左边门后摸,我往右边门口摸。摸啥呢,摸灯绳呗,没听老婆婆刚才说,灯绳在门后边么。过去那种老房子,灯绳一般都在房门后边儿,一进屋先到门后摸灯绳开灯。
  我这边摸到了灯绳,轻轻一拉,“咔哒”一声,屋里“刷”一下有了光亮,与此同时,就听强顺“妈呀”又一声,我顿时一皱眉,这家伙,今天咋总是一惊一乍的,转过身朝屋里一看,我也抽了口凉气。
  就见这屋里,放着一口黑棺材……
  这时候,堂屋里的灯也亮了,老婆婆从堂屋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俺们家里也没地方了,你们看看,这屋你们能住吗?”
  陈辉朝我看了一眼,可能在征求我的意见吧,我冲他无所谓的笑了笑。对我来说,别说棺材了,就算屋里放个死人我也没啥感觉。
  陈辉对外面的老婆婆说道:“可以睡,谢谢了你大姐。”说完,双手握在一块儿,冲外面的老婆婆行了一礼。
  老婆婆几步走到门口,冲我们几个勉强笑了笑,说道:“能睡就好,能睡就好,那……那你们几个就早点儿睡吧。”
  老婆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强顺连忙问了一句:“老奶奶,您这棺材里,有人吗?”
  老婆婆回头看了强顺一眼,脸色暗了下来,低声说道:“有人呐,俺们儿子在里面躺着呢……”
  强顺一听,一脸惊悚,扭头看向了我, “黄河……”
  我轻轻瞪了他一眼,对老婆婆说道:“老奶奶,没事儿,谢谢您了,俺们在您这里住一夜明天就走。”
  老婆婆冲我勉强笑笑,说道:“里屋有床,你们就睡床上吧。”说完,老婆婆走了。
  我过去把房门关上,回头看了强顺一眼,强顺这时候战战兢兢的,一边往屋里来回偷瞥,一边瞅那口黑棺材,我说道:“你看你这样儿,有啥可怕的。”
  强顺胆怯的指指棺材,“这、这里面,躺着个死人呐。”
  我说道:“死人也没啥好怕的……”说着,我朝窗户那里看了看,小声说道:“死人就跟死猪死狗差不多。”
  我这话一出口,陈辉轻轻瞪了我一眼,“黄河,说话要积口德,咱借宿在人家家里,棺材里躺的是人家的儿子。”
  我连忙点了点,“我知道了。”
  强顺凑了过来,拉住我一条胳膊,说道:“今天晚上,你得叫我挨着你睡,万一半夜……棺材盖开了,从里头跳出个啥……”说着,强顺脸色都变了,仿佛已经看见从棺材里跳出个啥了。
  我一把甩掉了他的手,说道:“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强顺颤着声音说道:“你、你别这么说,我、我觉得,今天晚上肯定要出事儿。”说着,胆怯地又朝棺材看了看,转头对陈辉说道:“道长,我看……咱、咱还是去睡草窝吧,我、我怪害怕哩。”
  陈辉朝我看了看,我舔了舔嘴唇,对强顺说道:“要不这样儿吧,你不是怕棺材里跳出东西嘛,你跟陈道长傻牛哥,你们三个睡里屋那床上……”我抬手一指,“我睡这棺材上,真有啥东西想出来,我压着它。”
  陈辉一听,轻声教训我,“不许你胡来,这是在人家家里,你怎么能睡人家儿子棺材上呢。”
  我对陈辉说道:“道长,您别生气,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今天晚上,弄不好真会出啥事儿,您就给我个被子,我铺到棺材上压它一夜。”
  强顺一听,立马咧起了嘴,“道长,咱咱咱还是走吧……”
  我说道:“走啥呀走,有啥好怕的,再说咱走了,真去睡草窝呀,睡一夜不把咱冻硬了才怪呢。”
  陈辉无奈地看看我们两个,冲傻牛一摆手,傻牛把大包袱从身上卸了下来,从里面给我拿出一条最厚的被子,我接过被子就铺到了棺材上。
  各位,在棺材上睡过吗?棺材里躺着死人,你睡在棺材上面,知道是啥滋味儿吗?可比睡坟头舒服多了,不过,棺材一头高一头低,人躺上去以后,光往下出溜,这咋办呢。这棺材本身呢,就架在几块砖头上面,棺材整个离地大概有一尺左右。
  在陈辉不怎么同意的情况下,我让傻牛强顺先把棺材大头儿抬了起来,我把下面的砖头抽出几块,然后,又让他们把小头儿抬了起来,把抽出来的砖头,垫到了小头儿下面,这么一来,哎,棺材上面平整了,不过,躺在里面的死人多少有点儿难受,身子斜着,大头儿朝下了。这个对死者多少有点儿大不敬,但是,万一晚上真出了事儿,我们可就因小失大了。
  我们这么弄,把陈辉看的直想跺脚,但是离开这老婆婆的家,我们估计很难找到能睡觉的地方了,最后,陈辉不再理我们,自己先进里屋睡去了。
  等折腾好了以后,我冲强顺傻牛一摆手,“你们也回里屋睡吧。”
  强顺担心的问我:“黄河,你睡棺材板上,真的没事吧?”
  我看了他一眼,没理他,转过身跳上棺材,用被子把自己一裹,冲他说了句,“你看我有事吗,赶紧回去睡吧,明天早早起来把棺材放好,别叫那老奶奶看见了……”
  强顺跟傻牛把房门一插,电灯一关,进里屋睡去了。
  深夜,屋里外面,静悄悄的,静的都吓人。这时候,我早就睡熟了,突然,就感觉身下的棺材震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