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坐到床边抓起老婆婆的手腕,给她把了把脉,脉象跟老头儿的一样,四平八稳,冲陈辉点了点头,“没事了。”
  陈辉听了居然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里屋,我赶紧跟着他出去了。
  两个人来到外间屋,陈辉朝屋子中堂那里看了看,就见中堂那里立着一个牌位,是个什么神的牌位,牌位前面是顶香炉,陈辉吩咐我,到西屋再拿捆香过来,我答应一声,离开堂屋来到西屋。
  这时候,瞎老头儿正抱着棺材低低地哭,嘴里好像还念叨着啥,“你说的是真的呀,真的呀……”也不知道是个啥意思。
  强顺跟傻牛这时候,在旁边傻傻的看着老头儿,强顺见我进屋,张嘴想跟我说啥,我冲他一摆手,连停都没停,走进里屋,从陈辉包袱里又拿出一捆香,离开西屋,回到堂屋。把香递给陈辉,陈辉点着香,恭恭敬敬冲那块牌位拜了拜,香插进香炉里,又冲着牌位磕起了头,一边磕头一边说啥,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原谅……等等吧。
  等陈辉磕完头,我忍不住又问陈辉,“道长,难道他们老两口出这种事儿,跟供的这个牌位有关系么?”
  陈辉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过去在黄花观的时候,见过这种情况,那时,有位香客,在黄仙娘娘面前,说了句不敬的话,黄仙娘娘惩罚他,给他封了喉。这个封喉,又叫‘封浊气’,人吸进去的是清气,吐出来的是浊气,把浊气封住以后,就等于只能吸气,不能出气,人会被活活憋死的。”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么一说呀,怪不得瞎老头儿跟老婆婆,看着就像是给憋着了似的,我又问:“那香客后来咋样儿了?”
  陈辉说道:“还能咋样儿,我师父过去了,点着香,就是这么给他吹的,救过来以后,让那香客给黄仙娘娘烧香磕头、赔礼谢罪。”
  我又点了点头,明白了,陈辉的意思,可能这老两口,在自己家牌位跟前,说了啥大不敬的话,这时仙家在惩罚他们。
  陈辉冲我摆摆手,“走,咱到西屋看看那老弟吧,我得说他几句。”
  两个人离开堂屋又来到西屋,瞎老头儿这时候还在抱着棺材哭呢,我跟陈辉走到他跟前,陈辉对他说道:“老弟呀,别哭了,我来问,你们两口子是不是得罪了啥仙家呀?”
  瞎老头儿一听,立马止住哭声,不答反问道:“我家、我家老婆子没事儿吧?”
  “没事,救过来了。” 陈辉又淡淡地说了一句,“不过,还没醒过来。”
  “好、好……”瞎老头儿瞪着白森森的白眼仁,激动起来,“我儿子说的是真的,是真的……”说着,“噗通”一下,居然冲着我们俩跪下了。
  我跟陈辉都是一愣,陈辉赶忙过去,把瞎老头儿从地上拉了起来,陈辉问道:“老弟,你这是做什么呢?”
  瞎老头儿激动的说道:“你们不知道呀,昨天夜里,儿子给俺们老两口托梦,说今天晚上,会有四个外地人路过俺们村子,叫俺们两口子到村南奶奶庙上等着,不用去找他们,他们自己会找上俺们,只要把他们四个带回家里,俺们两口子今天晚上,就能躲过这一劫……”
  “啥?”我跟陈辉一听,相互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感情让我们在他们家留宿,是早就有目的的。
  我对瞎老头儿说道:“老爷爷,您说的这话啥意思,俺们咋听不明白呢?”
  瞎老头儿说道:“我也不是太明白,要不……咱到堂屋里说吧,这屋里没有凳子,咱到堂屋,我给你们都说说。”
  几个人来到堂屋,陈辉跟瞎老头儿坐在了屋里的两把椅子上,我跟强顺傻牛,坐到了旁边的小凳子上。
  都坐下以后,瞎老头儿长长叹了口气,这才说道:“俺们村里这一年来呀,就没安生过,特别是俺们村东头儿这几家,家家出怪事儿,前些日子,我们儿子好好儿的,有一天早上,他说他做个了梦,梦见有人过来跟他说,他犯了事儿,过几天就来要他的命,没想到,过了没几天,刚吃过晚饭,儿子就说,胸口憋的慌,上不来气儿,过了一会儿,躺地上就折腾起来了……俺们老两口儿,不知道该咋办,都吓坏了,儿子就这么给憋死了……”
  说到这儿,老头儿一脸难过,抬手在脸上抹了抹,可能是想抹眼泪,但是白森森的眼睛里,没掉出一滴眼泪。
  老头儿又接着说道:“我眼睛瞎,家里又穷,临死都没给儿子讨上个媳妇儿,跟老婆子把家里的钱凑了凑,给他买了口棺材,谁知道,还没等把孩子下葬,俺们老两口也做了那么一个梦,那梦里头呀,有俩官差模样的人,告诉俺们俩,俺们犯了事儿,过几天就来抓俺们……这不是,昨天晚上,俺们儿子又给俺们托梦,说有救兵来了,叫俺们到庙上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