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这时候,见陈辉想到烧毁的庙上看看,就对他说道:“道长,您要是真想去那观里看看,那我就陪您一起过去吧。”
  其实我不说这话,陈辉也会叫我跟他过去,陈辉点了点头。
  一直没说话的强顺跟傻牛一听,也要跟着去,陈辉冲他们俩一摆手,“黄河跟我过去就行了,你们两个留下。”
  我对他们两个说道:“你们俩留下照顾老奶奶跟老爷爷,万一我们走了以后,他们再出啥事儿咋办呢。”
  老婆婆跟老头儿一听我这话,顿时紧张起来,老婆婆说道:“对呀,你们走了俺们老两口再出事儿可咋办呢。”
  我冲老婆婆笑道:“老奶奶,你们别怕,你们不是说,俺们是你们家的救星么,他们俩留下,你们肯定没事儿。”
  强顺一听,不满意的嘟囔了一句,“你们走了,俺们俩恐怕也会出事儿。”
  瞎老头儿这时候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你们要是想去那座庙上,我看还是等明天再去吧。”
  我跟陈辉同时看向了老头儿,老头儿接着说道:“不瞒你们说,自打把那庙烧了以后,那庙上就不干净了,半夜里吧……我、我总能听见哭声,就、就是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
  老头儿话音没落,老婆婆问道:“老头子,你啥时候听见过哭声了,我咋不知道呢?”
  老头儿说道:“很久就听见过了,也不是一直能听见,有时候能听见,有时候也听不见。”
  盲人的耳朵异于常人,有时候能听见点儿啥,并不稀罕,我冲老头儿笑道:“没事的老爷爷,从小到大,还没有啥东西能吓着我的。”
  老头儿听了问道:“对了小兄弟,俺们一直都没问你们,你们到底是干啥的呀,都是道上么?”
  我回道:“只有陈道长是道上,我们三个,就是跟他一起出来办事儿的。”
  老头儿说道:“听你的口气,不像一般孩子。”
  我说道:“我跟一般孩子没啥两样儿,就是从小学了一点家传的驱邪驱鬼的本事。”
  老婆婆一脸狐疑的问道:“你是一个看邪事儿的师傅?”
  “我不是师傅,就是懂一点儿。”我这话一出口,老婆婆激动道:“真是带来了四个救星呀!”
  稳住老两口跟强顺傻牛以后,我跟陈辉离开老婆婆家,按照他们老两口说的位置,很快来到他们村东这座庙跟前。
  据这老两口说,村东这座庙,建起来也有些年头儿了,而且,好像也是一位风水先生让建的,那风水先生说,地底下有东西,这座庙能压住下面的东西,不过,具体是咋回事儿,这老两口也并不是太清楚。
  这时候,我跟陈辉站在庙跟前,看见的是一片残垣断壁,房顶已经塌了下来,房门口和里面的残墙给烟熏的黑乎乎的,可以说是一片满目疮痍的景象。在庙的周围,全是荒草地,枯草十分茂盛,看样子很久没人往这里来过了。
  陈辉看罢以后叹了口气,迈脚就要往庙里进,我一看,这庙烧的,连门框都烧没了,四面墙跟危墙似的,摇摇欲坠,一阵风过来说不定就给吹翻了,连忙一把拉住陈辉,说道:“道长,我看咱就别往里面进了,在门口拜一下算了。”
  陈辉看了我一眼,说道:“既然是来祭拜的,怎么能不见神像一面呢,我看神像应该还在里面,咱进去找到神像,当着神像的面拜一拜。”
  说着,陈辉不顾我的阻拦,迈脚走进了门里,我一看,那我也进去吧,墙要是真塌下来,那就把我们俩一起砸在下面。
  走进庙里一看,要不说这是座庙,根本就看不出来了,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到处是烧成黑炭似的物件儿,而且地上的瓦砾也特别多。
  陈辉从身上掏出一根蜡烛点着,用手拢着火苗,一边留意脚下,一边往庙里走。
  大概也就走了能有六七米远,来到了房子的后墙,我借着陈辉手里的蜡烛光打眼一看,就见后墙这里,有个长条状的大石头台子,在台子上面,放着三尊神像,这个挺神奇的,房梁都烧塌了,这三尊神像却在那里屹立不倒,不过,神像上面,也都给烟熏的黑乎乎的,看不出原来模样儿了。
  陈辉台子跟前凑了凑,举起蜡烛朝三尊神像一照,扭头问我:“黄河,你能认出这三位是啥仙家吗?”
  我眯起眼睛又朝三尊神像看了看,神像虽然给烟都熏黑了,不过,整个看上去,像是三位女仙,我回道:“看着很像是三位奶奶。”
  陈辉不确定的猜测道:“莫不是,三霄娘娘?”
  陈辉连忙从包袱里拿出香炉焚香,又拿出两根新蜡,香炉摆上,蜡烛点上,恭恭敬敬拿起焚香,对着蜡烛点起了香。
  这时候,我借着两根蜡烛的光亮,又朝三座神像看了看,冷不丁的,我就发现中间这座神像上有点儿不对劲儿,陈辉这时候已经把香点着,拿着香刚要往香炉里插,我连忙拉住了他,低声说道:“您快看这神像上,咋有手指头印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