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啥,您说啥?” 这叫人听着很意外,我问道:“神像下面咋会有洞呢?”
  陈辉摇了摇头,“我看像是给人挖出来的。”
  我一听,连忙说道:“那肯定是挖出来的!”抬手一指神像右边的耳室,又说道:“那屋里还有一堆黄土呢,您再看看台上这些鞋印,肯定是从这里挖出来黄土以后,把黄土弄到那个屋里去了。”
  陈辉顺着台子上已经不太明显的脚印,朝小耳室那里看了看,沉吟了一会儿,对我说道:“黄河,你赶紧回去,把强顺跟傻牛都叫来,再拿根结实的长绳子过来。”
  我想问为啥叫他们两个过来,为啥要拿长绳子,陈辉不等我问出来,连忙一摆手,“赶紧去吧,等傻牛跟强顺来了,把神像挪开了再给你解释。”
  我不敢再问啥,从台子上跳下来,一口气跑回了老婆婆家。
  这时候,强顺跟老两口子不知道在说着啥,我风风火火一进屋,就问老婆婆,家里有绳子没有。老婆婆给我问的一脸莫名其妙,我也没给她解释。老婆婆说,家里有根井绳,又长又结实,虽有好几年了,还能用。
  老婆婆去找绳子了,我又招呼傻牛跟强顺,等绳子找来以后,你们俩跟我一起去庙上。强顺问我为啥,我也没给他解释,我都不知道为啥,咋给他解释。
  老婆婆找来绳子以后,我接过绳子,带着强顺傻牛朝庙上赶来了。
  陈辉这时候正在庙门口等我们,碰面以后,强顺问了陈辉一句,“道长,叫俺们过来干啥呀?”
  陈辉冲我们三个一摆手,“别问那么多,把神像搬开就明白了。”
  原本打算四个人一起抬神像的,谁知道,傻牛傻乎乎的,一个人抱着神像,把神像抱了起来。
  等傻牛把神像放到旁边以后,我打眼朝神像下面一看,一个黑窟窿,直径跟个井口差不多,神像是坐像,底盘大,放到窟窿上面,刚好压严实。
  就见这窟窿里黑漆漆的,好像还挺深,陈辉拿过一根蜡烛蹲在窟窿边上,往里面一照,就像个竖井,不过,上面看着像井,底下感觉好像空间很大,不过由于蜡烛光源有限,看不见底。
  我问陈辉:“道长,这到底是个啥说道儿呀,神像屁……不是,神像身底下咋坐着个窟窿呢?”
  陈辉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是条盗洞,下面应该是个古墓。”
  古墓?我跟强顺对视了一眼,虽然没见过古墓,但是古墓对我跟强顺来说并不稀罕,在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听村里老人说,谁谁谁在自家地里挖出了东西。
  陈辉接着说道:“眼下看来,他们村里这些事儿,应该跟这古墓有关系,他们村里来的那个风水先生,应该就是个盗墓贼,他看出观下面有座古墓,想盗挖,却因为观里有人看着,没办法挖,就骗那些村民,把观烧了,观一烧,也就没人往这里来了。”
  我点了点头,还真有这种可能,要不然,那风水先生骗他们把观烧了干啥,烧了观对他有啥好处。
  陈辉把井绳拿过来,扔进了竖井里,吩咐我们三个,“你们在上面拽着绳子,我下去看看。”
  我连忙说道:“这有啥好看的,要真是个墓,不就是有个棺材、有个死人么。”
  陈辉说道:“这座道观建在一座古墓上面,恐怕不是巧合,白仙姑没告诉过你,道观庙宇建在坟墓上,是做什么用的吗?”
  我愣了一下,旋即想明白了,之前这里是座古墓,后来,古墓出问题了,没办法,在上面盖了一座道观,目的是镇住古墓里的东西。但凡墓地里盖庙宇道观的,一般都是为了镇下面的邪物,这座道观盖在这里,应该真的不是巧合,不过,后来给那盗墓贼发现了,他是个外地人,不知道轻重,再说了,他盗完墓以后,拍拍屁股走人了,最后倒霉的就是这些村里人。
  那老婆婆还说的,那风水先生走了没几天,村里就开始出事儿了,这风水先生应该也有点儿本事,暂时压住了墓里的邪气,等他把墓盗空走了以后,那邪气也就上来了。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猜测,只有下到墓里看看,眼见为实才行。
  我连忙拦住了陈辉,“道长,还是让我下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