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这老道士,其实并不算老,看着也就五十多岁,跟陈辉比起来,他年龄要小很多。
  陈辉点了点头,“确实在下面,我们见他身首异处,还把他的尸首放在了一块儿。”
  老道士一听,脸上露出喜色,“那太好了,感谢道兄和这位刘小兄弟出手帮忙。”说着,老道士朝站在他右手边的男道士一摆手,对男道士说道:“你下去把那尸首搬上来吧。”
  男道士应了一声,男道士手里这时候还捧着个黄布包裹的玩意儿,圆圆的,个头比成人拳头大点儿,转身递给了老道士左手边女道士,直径朝台子走去。
  我这时候问老道士,“道长,你们把尸体搬出来干啥呀?”
  老道士说道:“那干尸就是无头鬼的尸体,搬出来烧掉,无头鬼自然就会离开。”
  我听了又问:“你们把无头鬼抓住了?”
  老道士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点头,“抓住了。”之后,不再理会我,眼睛看向台子上的男道士。
  陈辉招呼了强顺跟傻牛一声,帮忙用绳子把男道士放进墓室,我赶忙再次对老道士说道:“道长,这位道兄身上带啥辟邪物件儿了没有,这墓室里可不干净呀。”
  老道士又看了我一眼,笑道:“小兄弟尽管放心,这是贫道的关门弟子,深得贫道真传。”
  “哦。”我点了点头,老道士的言下之意应该是,男道士得到他的真传,就算不带辟邪物件也没事儿。
  强顺跟傻牛很快把男道士放进了墓室里,我走过去跳上台子,跟强顺傻牛一起往墓室里看了起来。
  就见男道士下到墓室里以后,也是先点着一根蜡烛,不过,在蜡烛点着的一霎那,我明显见他打了个激灵,手里的蜡烛都抖了一下,看样子他也给棺材吓了一跳,我冲他喊了一声:“大哥,那个干尸在棺材头那里,跳出棺材走过去就能看见啦。”
  男道士抬头朝我看了一眼,并没有理我,一手拿着蜡烛,一手摁住棺材帮,翻身从棺材里跳了出去。
  由于这井口范围有限,加上墓室里面也比较黑暗,男道士跳出墓室以后,我们在上面就看不见他了,只能看见有微弱的蜡烛光在晃动,应该是朝那具干尸走了过去。
  我这时候扭头朝台子下面的老道士看了一眼,老道士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很有信心,一点都不担心男道士。
  强顺这时候,用手指轻轻戳了我一下,小声问我:“黄河,这下面都有啥呀?”
  我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也没啥,就是个普通的古墓。”
  强顺说道:“你别瞎说的咧,我都听见了,里面有女人的哭声。”
  我又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咋没听见呢,肯定是你听错了,里面啥都没有,不过……要不你现在把你的阴阳眼弄开看看吧。”
  强顺顿时一咧嘴,“我才不开嘞,里面有女人哭声,我听的真真儿的,里面肯定有东西。”
  我点了点头,“可能有东西吧,刚才你们拉我的时候,有东西抓住我脚脖子了。”
  就在这时候,男道士的身影又出现了井口下方,不过,他手里没拿蜡烛,蜡烛可能给他放到墓室里啥地方了,男道士这时候弯着腰,双手拖着那具干尸,把干尸拖到了棺材旁边,随后,又朝棺材头那里走去,估计是去抱人头了。
  我一看,这男道士胆子也够大的,不愧是老道士的关门弟子。
  停了没一会儿,男道士抱着人头又来到了井口下面,把人头放到干尸旁边,又转身回去了,这一次,我估计他是回去拿蜡烛了。
  等了一会儿,蜡烛光并没有晃动,好像不是去拿蜡烛了,又等了一会儿,就听“噗嗵”一声,好像有啥东西翻到了。
  强顺又用手指头戳了我一下,“黄河,听见了没有,噗嗵一声,那道士是不是给啥东西弄住了啦?”
  我说道:“你别瞎说,人家是老道士的关门大弟子,道行高着呢,咋会给东西弄住呢。”
  我话音没落,一条影子映到了井口下方的地面上,影子一摇一晃,跟喝醉了似的,一步一步朝棺材这边过来了。这是男道士的影子,没一会儿,男道士耷拉着脑袋来到棺材边儿上。
  强顺顿时一把掐住了我的胳膊,就见这男道士,跟刚才一点儿都不一样了,弓着身子托着背、耷拉着脑袋,两条胳膊就像没了筋骨,荡秋千似的晃动着,连强顺都看出来了,出问题了!
  还没等我们反映过来,男道士晃晃悠悠蹲下身子,蹲到了棺材一侧,紧跟着,砰、砰、砰、一下下用脑袋撞起了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