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这时候,老道士似乎有点着急了,一只手腕还在男道士手里抓着,那把桃木剑在男道士身上乱劈乱砍,但是,好像没起啥作用。
  我这里脚踩中棺材底刚一下来,男道士扭头朝我看了一眼,我跟他一对眼神,抽了口凉气,怪不得老道士刚才身子一凛呢,男道士这眼睛是够吓人的,绿油油的冒绿光。
  男道士看了我一眼以后,把头又转了回去,身子一震,松开了老道士的手腕,紧跟着,身子慢慢朝地上软了下去,与此同时,我看见地面上一道黄光闪了一下,似乎从棺材头这里闪到了那个黑窟窿里。
  老道士这时候抱住了男道士,喊起了男道士的名字,我冲男道士看了一眼,双眼紧闭,嘴吐白沫,翻身从棺材里跳出来,走到那个黑窟窿跟前看了看,就见黑窟窿里,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一闪而逝,我心说,这是个啥精怪呀。
  转身回到男道士跟老道士那里,老道士正在给男道士掐人中,我蹲下身子拉过了男道士一只手腕,老道士朝我看了一眼,也没说话。
  我把三根手指头搭在男道士手腕上一把脉,脉象居然很正常,连忙伸手又在男道士鼻子底下一探,旋即松了口气,这个跟瞎老头儿的情况还不一样,这个有气儿。
  我对老道士说道:“道长,这位道兄刚才可能是给啥成了精的东西附身了,您别担心,没啥事儿了。”
  老道士又看了我一眼,还是没说话,把男道士平放到地上,他自己双腿一盘,跟打坐似的坐在了男道士旁边,两根手指头在他自己眉心点了一下,摁到了男道士的眉心上,接着,闭上眼睛默念起了啥,感觉上,老道士好像在给男道士催醒。
  这时候,我本不该打扰他的,但是,这墓里呀,不安全,不如把男道士弄到上面以后再说,我对老道士又说道:“道长,我看咱还是先把这位道兄弄上去再救吧,墓里这东西弄不好一会儿还会出来的。”
  我说完,停了好一会儿,老道士这才把眼睛缓缓睁开了,老道士说道:“它再厉害,还不是被贫道赶走了,你先上去吧。”说完,老道士又把眼睛闭上了。
  我眨巴两下眼睛看了看老道士,那是你赶走的吗,那是我下来以后,把它吓跑的吧,真是应了《西游记》里,虎力大仙那句话了,不是你和尚之功,乃是我道门之力。我这时候要真上去,窟窿里那玩意儿指定会再出来。
  百无聊赖的围着墓室又转了一圈,突然想了起来,别给他们师徒俩守关了,我还是办点儿正事儿吧。
  从棺材里把绳子拿出来,给那具干尸捆到了两只脚脖子上。老道士先前不是说了么,把干尸烧掉就能送走无头鬼,男道士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弄这具干尸。
  绳子捆好以后,招呼上面的强顺傻牛拉绳子,很快的,尸身给他们拽了上去,我又吩咐他们往下扔个能装干尸脑袋的东西。
  等了一会儿,居然从上面扔下来一件中山装,我一看,好像是干尸身上的那件,用干尸身上的衣裳,包干尸的脑袋?这鬼主意,一定是强顺想出来的。
  把脑袋包好以后,我又让他们拉了上去,随即,脑子又一转,我让他们再用那衣裳,给我包一堆黄土送下来。
  道观的周围都是荒草地,弄堆黄土很容易,没一会儿,一堆黄土给衣裳包着送了下来,我拎着黄土来到了那个窟窿跟前,把黄土摊到地上,在黄土中间挖了个坑,解开裤子给坑里尿了起来。
  尿到一半儿,身后的老道士冷不丁喝了一声,“你在干什么!”
  吓得我一抖,尿都跟着一停,回头冲老道士笑笑,“我把这窟窿堵上。”
  老道士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说了句,“真是小孩子胡闹。”老道士不再理我,继续摁着男道士的眉心念起了啥。
  我尿完以后,四下来回找找,墓室里空荡荡的,没有能和尿泥的玩意,一寻思,我都这么大了,总不能还跟小时候似的,用手和泥吧?忍不住朝老道士身边的桃木剑看了看,要是用这玩意和尿泥,老道士会不会跟我拼命呢。
  走到棺材跟前,打眼朝棺材里看了看,伸手从里面拿出一根腿骨,这腿骨虽然糟了,但是劲儿使的小点儿也还能用。
  老道士见了,错愕道:“你又要干什么?”
  我一脸无辜的眨巴两下眼睛,回道:“和尿泥呀。”
  “你、你……不可理喻!”老道士脸上憋的黢红,闭上眼睛再也不理我了。
  我拿着腿骨走到黄土跟前,蹲下身子,一下一下和起了尿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