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男道士这时候还没醒过来,老道士非要邀请我们跟他到南边道观里坐坐,陈辉推脱不过。
  傻牛背着男道士,我背着外面那具干尸,老道士把桃木剑交给女道士,他用中山装包着干尸的脑袋,几个人一起离开破道观,到南边的道观走去。
  路上,我心里不是太痛快,老道士说是请我们到南边道观里坐坐,但是在我看来,咋很像是叫我们给他们当苦力呢,我们要是不跟着他们过去,就凭他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女流之辈,能背走男道士跟这具干尸吗?
  走着走着,我忍不住问老道士:“道长,您为啥不直接把干尸烧掉,为啥还要带回去呢?”
  老道士这时候,看我的眼神儿好了很多,至少对我们的戒备心没那么重了。老道士轻声回道:“回去还要办场法事,给这位无头鬼超度超度……”
  超度?不是和尚办的事儿么?不过这话我没问出口。
  很快的,我们就随老道士师徒,来到了南道观这里。
  这时候,道观里还亮着灯,不过院门关着,女道士上去推开院门,几个人走了进去。
  老道士让我把干尸放到院子中央的大香炉旁边,又招呼傻牛把男道士背进屋里。就在这时候,屋门口人影一晃,那个看庙的妇女出现在了门口,“老仙家,你们回……”话没说完,妇女就是一愣,看看我们几个,“哟,咋来了这么多人呢。”
  老道士连忙冲妇女解释,“这几位是我请来帮忙的。”随即,招呼傻牛,把男道士背进了屋里,我跟陈辉强顺,跟着也进了屋。
  进屋以后,我不经意的朝中堂位置供的神像看了一眼。傍晚来的时候净顾着吃饭了,没太注意,这时候一看,供的也是三位女仙,不过从衣着打扮上来看,跟被烧毁的那三位神像明显不一样。
  我忍不住凑到神像跟前,分别看了看三尊神像前面的牌位,具体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就记得是三位老母,也就是十二家老母的其中之三,跟之前观里那三位绝对是两码事儿。
  傻牛这时候把男道士放到了屋里墙角的一张床上,几个人都围了过去,那看庙的妇女也过去了。妇女小心翼翼问老道士出了啥事儿,老道士看了看她,似乎不知道该咋应对她了,要是对妇女说,自己的徒弟给啥东西上了身,他们多没面子呢。
  我走到妇女身边,轻轻拉了拉妇女的衣裳,问道:“大娘,你们这庙里的仙家,跟东边那破庙里的一样吗?”
  妇女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一样啊。”
  我又问:“真的一样吗,那庙里供的,好像是三位娘娘吧,您这庙里供的,是三位奶奶吧?”
  妇女上下打量了我两眼,估计看我年龄小,张嘴敷衍道:“奶奶跟娘娘一样的,心诚则灵。”
  我连忙点头“哦哦”了几声,心说,要真是一样的,你们村里恐怕也没这么多邪乎事儿了,请神容易送神难,那边的神烧毁不要了,这边又立了新神,人家仙家能答应吗,不责怪你们才怪呢。之前那老婆婆说,摆大供把东庙里的仙家请到了南庙里,显然那老婆婆不是太懂,请的根本就不是一路仙家。
  老道士这时候吩咐妇女,给我们烧点茶水喝,妇女转身出去了。老道士叹了口气,跟我们客气几句,拿着桃木剑走到供桌跟前,桃木剑放供桌上,女道士从一个小包裹里,拿出三样东西,一个砚台一包朱砂一根毛笔。
  朱砂兑水化成墨,老道士用毛笔点了一下朱砂,笔尖朝下,双手抱住,朝三位奶奶恭恭敬敬拜了三拜,随后,握着毛笔在桃木剑上画了起来,一边画,嘴里还一边轻声的念,到底念的啥,听不清楚,我也不可能把耳朵凑到老道士嘴边儿上去听,不过,我凑到了他身后,朝那把桃木剑看了看。
  上一次做法事,还有老道士刚才在古墓里,用的都是这把桃木剑,在我看来,这桃木剑也就是个摆设,要是真管用,男道士给那东西附身以后,一剑下去就该把那东西劈跑了。
  不过,我这一眼看下去,就是一愣,就见这把桃木剑上面,密密麻麻画着很多奇形怪状的符文,看着有新的有旧的,不像是同一次画上去的,这些符文几乎要把剑身占满了,老道士这时候,是在找剑身上的空当往上画。
  画了能有那么一两个符文,老道士放下笔,如释重负似的长长吐了口气,见我们几个全都莫名其妙看着他,冲我们淡淡一笑,说道:“这一次,这把剑就能驱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