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164,还真是重复了。
  我朝桃木剑又看了看,问道:“这把剑,刚才不能驱妖吗?”
  老道士回身拿起桃木剑抚了抚,说道:“之前是驱鬼用的,现在写上了驱妖符,把它祭炼成了一把驱妖的剑,驱妖和驱鬼需要的业力是不一样的。”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有点想不明白,又问:“这把剑驱妖驱鬼还要分这么清楚吗?”
  “那是当然,鬼属阴魅、妖属邪狞,驱鬼需正阳、驱妖需正气。”
  当时不是很明白老道士说的话,老道士也没给我多解释,提着桃木剑走到床边,老道士嘴里念了句口诀,在剑身上吹了一口,随后,用桃木剑在男道士头顶、眉心、前胸、小腹,各点了一下,点完以后,倒提桃木剑,长长舒了口气。
  我也跟着老道士凑了过去,等老道士点完以后,我拉过男道士的手腕把了把,男道士身上阳气很充足,估计停不了一会儿就能醒了。
  这时候,老道士可能又见我给男道士把脉,随口问了我一句,“小兄弟,你懂医术吗?”
  我放下男道士的手腕摇了摇头,“不懂。”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我回道:“我在把阴脉。”
  “阴脉?”老道士不解地打量了我一眼,问道:“把脉还分阴阳吗?”
  我回道:“分的,中医把的是阳脉、治的是实病,我把的是阴脉、治的是虚病,这个,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
  老道士又狐疑的打量了我一眼,说道:“之前听陈道兄说,你们家世代祖传了一门驱邪驱鬼的方术,这行当,真有祖传的吗?”
  老道士显然不相信我是祖传的,我笑了,说道:“道长,真有祖传的,我就是祖传的,老祖师传给了我高祖,我高祖传给了我太爷,我太爷又传给了我奶奶,我奶奶……”
  老道士一摆手打断了我,老道士难以置信的摇摇头,说道:“这是不可能的,干这行没有祖传的,都要看个人天分,没有天分,学了也不成事,祖传一说,贫道从未遇到过。”
  听老道士这么说,我苦笑起来,我们家这都传了好几代了,还能不是祖传的吗。
  陈辉在一旁说道:“黄河他们家确实是世代相传,要说天分,他们家里人,一个比一个天分高,这门方术,应该与他们家里人渊源极大,就应该他们一辈辈传承下来,这或许就是天意,也或许到了他们家某一辈,能把这些昭告世人、传及天下。”
  老道士听了轻轻点了点头,不过,又狐疑地打量了我一眼,我感觉他相信陈辉说的话,但还是不怎么认同我,或许我当时年龄太小了吧,不过,我也不需要一个陌生人来认同,认同不认同对我来说都没多大关系。
  女道士这时候过来把黄绸布递给了老道士,老道士用黄绸布小心翼翼把桃木剑给包上了,随后吩咐女道士,“时辰不早了,摆祭坛做法。”
  老道士的意思是,摆祭坛送走无头鬼,不过,说是叫女道士摆祭坛,其实还是我跟强顺傻牛动的手儿,真把我们当苦力使唤了。
  依着老道士的吩咐,我们把屋里一张长条祭案抬到了院里的香炉前面,也就是香炉跟道观门口的中间位置上,祭案离着道观门稍微远点儿,离着香炉稍微近点儿。
  把祭案放上香烛纸火以后,老道士自己又拿出几样物件儿,摆到了祭案上。
  我打眼朝那些物件儿一瞧,有铃铛、五色线、铜钱串、黄符纸等等,我心说,送个鬼还这么费劲儿呀。
  老道士站到祭案跟香炉中间,点着一捆香,转身插进香炉里,又拿起铜钱串,双手交叉握在手心,恭恭敬敬冲香炉拜了三拜,然后,两只手高高举起来,眼睛看着天,把铜钱串又冲天拜了三拜,一副工工整整的样子。
  这时候,我们都在院子里看着,老道士拜完以后,扭头朝我跟强顺傻牛三个人扫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傻牛身上,冲傻牛说了一句,“那大个子兄弟,你过来帮个忙。”
  傻牛这时候就在我身边站着,听老道士喊他,扭头朝我看了一眼,我冲他点了下头,傻牛傻傻一笑,抬脚朝老道士走了过去,老道士赶忙说道:“你不用过来,站到那具干尸跟前。”
  傻牛转头又朝我看了一眼,我又点了下头,朝干尸正前方指了指,傻牛走过去站到了干尸正前面。
  老道士双手握着铜钱朝傻牛走了过去,走到傻牛跟前,把双手摊开,我朝老道士手里一看,铜钱还那铜钱,在一根红线上穿着,能有十来个,也就是那种外圆内方的老铜钱。
  老道士从红线上一个个把铜钱取下来,我在心里暗暗数了数,总共取下来八个,随后,老道士按照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位,把铜钱在傻牛周围摆成了一圆圈,圆圈的直径大概也就三尺左右。
  随后,老道士冲女道士一招手,女道士端着那个圆圆的黄布包走了过来。这个黄布包女道士之前说过,是啥封魂罐,里面封着无头鬼的鬼魂。
  女道士过来把黄布包递向了傻牛,傻牛茫然地看了她一眼,老道士说道:“你把它拿上,呆会儿我要先把无头鬼放出来。”
  傻牛没接,扭头又朝我看了一眼,我这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儿,赶忙冲老道士问道:“道长,既然把无头鬼收住了,为啥又要把它放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