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老道士回道:“它在罐里封着,怎么能送走呢,必须放出来才能送。”
  我又问:“这要是放出来,它不就跑了么?”
  老道士说道:“你没看我用八枚老钱,封住了天地八门,他跑不出这个圈子。”
  我一听,赶紧朝傻牛身边走了两步,又说道:“我哥也在圈子里呢,您把无头鬼跟我哥封在一块儿,我哥不就倒霉了么。”
  老道士一愣,显得很意外,问道:“这是你哥?”
  “我在路上认的哥!”
  老道士上下打量了傻牛几眼,“我看他不是你哥,他倒像是个童子。”
  我说道:“您别管我哥是个啥,您不能这么弄,要是把无头鬼放出来,它出不了这个圈子,就会狗急跳墙上我哥的身,到时候……”
  老道士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一摆手说道:“我要是不把无头鬼放出来,怎么送走呢,眼下我徒弟昏迷不醒,要不然也用不着你哥了。”
  我说道:“不放出来也能送呀!”
  老道士淡淡瞥了我一眼,“怎么送?”
  我说道:“可以把它收进纸人里送呀。”
  “纸人?”老道士似乎有些不理解。
  我转身走到祭案前,拿起一张黄纸,三下五除二撕出一个纸人,冲老道士把纸人一摊,老道士愕然地朝纸人看了看,他似乎从没见过这种手法。
  我说道:“收到这纸人上面就行了,不用拿活人代替的。”
  老道士轻轻蹙了蹙眉头,疑惑地问:“怎么收?”
  我扭头冲女道士说道:“你把那东西给我,我给你们收在纸人身上。”
  “你先等等。”老道士朝陈辉看了过去,似乎在询问陈辉的意思,陈辉会意,连忙对老道士说道:“黄河他们家就是用纸人收魂的,把无头鬼交给他不会出事。”
  不过,老道士还是有点犹豫,我伸手把傻牛从圈子里拉了出来,对老道士说道:“我替我哥站到圈子里,要是我收不住它,叫它上我的身。”当然了,借无头鬼十个胆儿它也不敢上我的身。
  老道士似乎妥协了,点了点头,从女道士手里要过封魂罐,亲手放进了我手里。我二话不说拿着封魂罐走进圈子里,在老道士跟女道士两双眼睛死死注视之下,把封魂罐上面的黄布先揭开了。
  这是一个暗黑色的小罐子,外面外面有一层黑釉,在灯光下黑亮黑亮的,整个罐身能比成人拳头大了一点儿,看着阴森森的。
  在小的时候,听奶奶说,祖师王守道当年留给我高祖一个收魂瓶,后来给我太爷弄碎了,也不知道我们家那收魂瓶,会不会跟着小罐子差不多呢。
  当然了,眼下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罐子口上还盖着一块红布,麻绳系着,红布上面还贴着一张跟封条似的黄符。
  我刚要伸手揭黄符,老道士担心的问道:“小兄弟,你真的能把这无头鬼收进纸人里吗?”
  看样子老道士还对我有些质疑,我笃定的点了点头,陈辉又对老道士说道:“道友尽可放心,别看这孩子年纪小,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老道士说道:“这无头鬼非同小可,我师徒三个人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其抓获,小兄弟,你可要小心点。”
  我冲老道士笑了笑,心说,不让您眼见为实,看来您就是不信,伸手把黄符揭下了,老道士跟女道士脸上顿时露出一脸紧张。
  我一脸平静地朝罐子看了一眼,就见罐子口上的红布猛地朝上一顶,顶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
  老道士顿时大喝一声,小心!我没理他,把手往小脑袋上一拍,小脑袋立马又缩回了罐子里,把小罐子放到地上,蹲下身子,一手拿纸人,一手捏住红布一角,深吸一口气,猛地一下,把红布又揭了下来,罐子口无遮无拦的暴露了出来,紧跟着,我另一只手把纸人往罐子口上一摁,就感觉罐子里好像有个东西往上一顶,我又把纸人往罐子里一摁,喊了一声,“收!”
  罐子里顿时不再用东西往上顶了,停了一小会儿,我先把手抬了起来,纸人在罐子里躺着,晃了晃,没啥动静儿,两根手指头把纸人夹出来一看,就见头部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儿。
  我顿时笑了,我当你这无头鬼有多大能耐呢,不过就是个怨气稍微重点的小鬼儿。
  拿着纸人从地上站起身,我把纸人冲向老道士晃了晃,说道:“道长您看,收住了。”
  老道士惊讶地走到我跟前,没着急看纸人,弯腰把罐子先拿了起来,朝罐子里一看,表情惊愕了,难以置信地看向我,“这……这……”老道士连忙跟我要过纸人,把纸人又反复的看了看,整个人的样子,难以言表。
  我对他说道:“纸人头上刚才没有黑点,您看看,现在有个小黑点,这个就是无头鬼,也可以说是无头鬼化成的怨气,只要做场法事,把纸人一烧,无头鬼就会走了。”
  老道士这时候注意力全在纸人身上,听我这么说,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随即,看了我一眼,啧啧称奇,“贫道这次信了,真是天下方术,无奇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