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厉喝,“强顺,你们俩干什么呢!”
  顿时感觉强顺两手一松,我笑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扭头朝门口一瞧,陈辉在门口站着,面沉似水,一双眼睛冷冷盯着强顺,在他身后,跟着那人男人,男人看着我们俩这状况,一脸愕然。
  我扭头又朝强顺一看,强顺一张脸都快成酱紫色了,刚被逮着抽烟,现在又被逮着打人,真是冤深似海呀。
  陈辉看看我们俩,叹了口气,好像在叹息咋摊上这么俩“活宝”呢,转身给男人作了个揖,权当道歉了,随后,冲强顺招了招手,“你过来。”
  强顺顿时露出一副怯生生的模样,这跟老师让他罚站的模样一模一样。
  “跟我到房顶走一趟。”说着,陈辉一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强顺连忙怯生生问道:“去干啥?”
  陈辉回头看了他一眼,“破阵,先把那五鬼临宅破了。”
  强顺不进反退,显得很窝囊,“我、我不会破阵呀,您叫黄河跟您去吧。”说着,朝我看了一眼,眼睛里还是怒火熊熊的。
  我没理他,从沙发上站起了身,陈辉却冲我摆了摆手,“强顺跟我上去就行了,你在房间里等着,我叫你时你再出去。”
  陈辉领着强顺出去了,虽然强顺不情愿,但是他更不敢反对。
  我跟男人又坐回了沙发上,男人问了我几个不疼不痒的问题以后,我反问男人,最近得罪过啥人没有,男人摇了摇头。我又问,有没有得罪过自己身边的人,比如自己的亲戚朋友啥的,男人又摇了摇头。

  陈辉招呼了我一声,“过去看看吧。”
  我随他一起走到强顺身边,打眼又一看,强顺双手居然捂着一个坛子,这坛子能有一尺来高,圆肚。
  我不解地朝陈辉看了一眼,陈辉说道:“这就是被人下的咒。”
  我又朝强顺捂的那坛子看了看,强顺这时候把坛子口儿捂的还挺紧,好像里面放着啥要命的东西,我忍不住问道:“这坛子里装的啥?”
  陈辉说道:“你看看就明白了。”
  强顺这时候抬起头,哀求似的对陈辉说道:“道长,黄河现在来咧,你叫他替捂着吧,我可不敢咧。”
  陈辉当即示意我替下强顺,我朝强顺看看,狐疑的把身子蹲了下去,低头又一瞧,原来坛子上面盖着一块木板,强顺这时候双手正摁在木板上,在强顺脚边,还放着一块大石头,看样子,这大石头之前在木板上压着。
  我试着把双手摁在了木板上,示意强顺松手,强顺小声跟我说:“你使点劲儿,要不然可摁不住。”
  我一听,满不在乎的说了句,“你就松手吧。”
  强顺当即把手松开了,就在强顺松开手的一刹那,我脸色顿时变了,这坛子里面……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陈辉的意思,他是想趁那东西从坛子里冲出来的一瞬间,冷不防用袋子把它罩住。
  这时候,我也差不多摸清楚这东西的撞击频率了,大概两三秒钟就撞一下。
  我又冲陈辉点了点头,可劲儿摁住木板,里面的东西紧跟着又撞了两下,差不多间隔确实是两秒多钟。
  等里面的东西撞第三下的时候,我冲陈辉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把木板猛地朝自己怀里一抽。
  坛子口整个儿敞开了,“噗”地从里面窜出一股子难闻的腥臭味儿,紧跟着,一个长条状黑乎乎的东西,翻着个儿从坛子口冲了出来,根射出来的箭似的。
  这是个啥?被这东西吓了一跳,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还没等我看清楚是个啥东西,陈辉低喝一声,抄着袋子朝那东西兜了过去。
  这玩意,似乎没预料到坛子外面还有个袋子在等着它,加上它自己冲出来的速度也快,“嗖”地一下,不偏不倚钻进了袋子里。
  我定睛朝那袋子一看,袋子口外面还露着大半截身子,也是长条状的,能有胳膊粗细,黑乎乎的,看上去……好像是一条蛇,这时候,我们身边周围全是腥臭的怪味儿,也不知道是坛子里面的,还是这东西身上的。
  陈辉这时候动作特别的快,迅速把袋子口朝上一抖,这东西的后半截身子也掉进了袋子,紧跟着陈辉双手一攥,把袋子口拧紧了。
  这时候,这东西似乎才察觉出不对劲儿,在袋子里扑扑楞楞折腾起来,我想上去帮忙,不过陈辉的动作还真够麻利的,一点儿都不像七十多岁的人,连停都没停,攥着袋子口,反手朝房顶上“叭”地摔了下去。
  这是叫我没想到的,顿时愣在那里不敢上前。
  这一下摔下去,袋子里面的东西似乎吃疼了,折腾的程度顿时减轻了,不过陈辉并没有停,抡起袋子又连续摔了好几下,特别是最后那几下,我几乎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了,陈辉似乎把那东西的脑袋都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