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说完,风却没有停,我心里顿时一沉,看来这无头鬼怨气并没有消,不过,已经到了这时候,它怨气消没消都得走,呸呸朝尸身上吐了两口唾沫,风旋即小了很多,紧跟着,一点点风平浪静了,我暗自松了口气。
  等柴禾跟黄纸彻底烧完以后,我冲老道士点了点头,说道:“道长,已经送走了。”
  老道士看看我又看看干尸,又是一阵感叹,说道:“贫道从未见过如此送魂之法,轻松有效……”
  我苦笑了一下,其实一点儿都不轻松,我后背都快给汗湿透了,只是老道士看不见罢了。
  老道士问我,“小兄弟,这具干尸该如何处理呢?”
  我舔了舔嘴唇,还能咋处理,找地方埋了呗。老道士随即吩咐妇女,回村里找几把刨坑用的工具过来,妇女转身离开了。
  老道士似乎还懂点儿风水,朝周围看看,给干尸找了块地方,老道士说,这块地方阳气重,就算干尸身上还有阴气,也不用再担心它了。
  妇女很快把家伙什儿拿来了,几个人齐动手,把干尸、连同之前陈辉从干尸兜里掏出来的那几样物件儿,全埋在了地底下。
  等几个人折腾完了以后,天色也蒙蒙亮了。
  几个人回到道观,男道士醒了,老道士挺高兴,对于他来说,无头鬼送走了,徒弟也醒了,皆大欢喜了,非拉上我们到他们观里坐坐。
  老道士他们师徒三个,是看庙妇女在别的道观里请来的,我们几个架不住老道士的热情,原本打算到他观里坐坐的,不过后来我一听,老道士的道观在东边几里地以外的,我一想,老道士那道观,应该离着抢我钱那老头儿的村子不太远,我们要真的跟着去了,不是自找倒霉么。
  当即一口又给老道士回绝了,老道士没办法,带着两个徒弟悻悻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以后,我立马儿就后悔了,因为啥呢,因为我前后一合计,这不对呀,刚才只顾着送无头鬼了,依着老道士的意思,送完无头鬼,他们村里就没事儿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就说那个瞎子老头儿,瞎老头儿在撞棺材的时候,老道士已经把无头鬼抓住了,也就是说,附在瞎老头儿身上的,根本就不是无头鬼,还有在古墓里的时候,男道士也跟瞎老头儿一样,用头撞棺材,也跟无头鬼没关系,老道士还把剑祭炼了一下,这时候,他咋就这么走了呢?
  难道说,他这时候认为,我用尿泥把古墓里那窟窿堵上以后,就没事儿了么?
  对了,我突然想了起来,我身上还有一个用红线捆好的纸人呢,身后往裤兜里一摸,把纸人掏了出来。这个纸人,是给我挂在老婆婆西屋窗户上的那个,后来因为发生了很多事儿,一直没时间拿出来看。
  把纸人上面的红线解开一看,我顿时一愣,就见纸人上面啥都没有,也就是说,在老婆婆家里的时候,这个纸人应该啥都没收住。
  心里顿时暗叫了一声不好,我们四个全离开了老婆婆他们家,之前那东西,会不会再去祸害老婆婆两口子呢?
  眼下看来,他们村里这些事儿,跟无头鬼关系并不大,也可以说,无头鬼只是个替死鬼,正主儿还在呢!
  老道士这时候已经带着俩徒弟走没影儿了,我想把他们喊回来,但是转念一寻思,还是算了,看来这回的事儿,还是该着我来管,现在就算把他们喊回来,估计也帮不上啥大忙。
  看庙的妇女这时候,对我们几个恭恭敬敬的,因为老道士都对我们客客气气的,更何况她呢。
  妇女给我们做了顿早饭,几个人吃过饭,朝老婆婆家里赶了过去。
  一会儿的功夫,这就来到了老婆婆家门口,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传出哭声,是老婆婆的哭声,我心里顿时一沉,不好,真是怕啥来啥,看来老婆婆他们家,真的又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