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就见棺材里躺的这个人,看着能有三十岁左右,模样跟瞎老头儿很像,身材瘦小,老婆婆家里应该也没啥钱,衣裳都没给他换,看着还是平常穿的衣裳,这些倒是都没啥,就是他这张脸,竟然是绛紫色的,一双眼睛居然还是睁着的,而且睁得出奇的大,眼睛珠子上面全是红血丝,嘴巴张的也极大,里面的舌头看着都干了,整个儿看上去十分吓人。
  强顺“妈呀”一声躲到了门口。我看着里面的死者心说,老婆婆这儿子,到底是咋死的?之前听老婆婆说,好像说是晚上上不来气儿,憋死的,这时候看来,咋好像是……像是给啥东西又吓又掐,吓死的呢。
  我又把棺材里的尸体整个儿看了看,瘦小的身材,普通的衣裳,不过,冷不丁地,我瞅见他右手手指上好像带了个啥东西。把他右手拽起来一看,就见中指上面居然带了个戒指,翠绿色的,戒指上面是个圆疙瘩,指甲盖大小,也是翠绿色的,这个挺奇怪的。
  我把戒指从死者中指上撸了下来,拿在手里一看,这戒指像是一块玉石打磨成的,戒指环跟上面那个绿疙瘩是一体的,整个看上去,碧绿青翠,对着屋外的阳光一照,晶莹剔透,别说带着了,拿在手里都叫人感觉特别舒服。
  强顺这时候站在门口直想出去,我对他说:“你去把陈道长喊过来吧。”
  强顺顿时如获大赦,撒腿就离开了,没一会儿,陈辉过来了,我把戒指递给了他,说道:“道长,您看看这戒指,我咋感觉好像很值钱呢。”
  陈辉把戒指接到手里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我看这戒指确实不一般,虽然看不出是啥材质,但是从手感和色泽上来说,应该是个老物件儿。”
  我随即问道:“老婆婆家里这么穷,能有这么好的东西吗?”
  陈辉走到棺材跟前,朝棺材里的死者看了看,估计见死者模样恐怖,也是一皱眉,说道:“我看这戒指,恐怕有些来头的。”
  听陈辉这么一说,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赶忙又问:“会不会是那个座古墓里的呢?”
  陈辉点了点头,“十有八九,走,到堂屋问问那老婆婆去。”
  来到堂屋,陈辉把戒指放到了老婆婆手边的桌子上,问道:“大妹子,你认得这戒指吗?”
  老婆婆这时候已经在看戒指了,听陈辉问她,连忙点头,“这是我儿子的。”
  陈辉又问:“从哪儿弄来的,是你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吗?”
  老婆婆摇了摇头,“不是,听我儿子说,是他捡来的。”
  “捡来的?”
  这么好的东西,谁会让它丢了呢?我跟陈辉对视了一眼,我忙问:“从哪儿捡来的?”
  老婆婆摇了摇头,“儿子没说。”
  我又问:“那,啥时候捡来的呢?”
  “啥时候捡来的?这个、这个……”老婆婆蹙起了眉头,似乎在回想,停了好一会儿,老婆婆说道:“捡来有一段日子了,他一直就在手上带着,对了,我想起来了,好像就是烧了庙以后,捡了这戒指,我还问他,从哪儿弄来的,他说,路上捡的,对,还带回来一只死黄鼠狼,说是在路上遇见,给他逮到的。”
  黄鼠狼?老婆婆一提到黄鼠狼,我忍不住想起了古墓棺材里那只小黄鼠狼,赶忙又问:“老奶奶,您还记得烧过庙以后,您儿子都干过些啥吗?”
  老婆婆说道:“这个记得,烧过庙以后,那几天吧,那个风水先生说,跟我儿子有缘,要带着我儿子出门找活儿干,还说要收我儿子当徒弟,对,还有东院那孩子。”
  “东院?”
  老婆婆抬手朝东边指了指,“就是我们东边邻居家的孩子,比我儿子小几岁,这不搬走了么,就是那风水先生走了以后没几天,他们全家都搬走的。”
  我点了点头,“您接着说。”
  老婆婆接着说道:“庙烧过以后,那风水先生就带着他们两个,整天晚上出去,白天回来,我问儿子都去干啥了,他说,风水师父给他找了个活儿,干完了,就能给他很多钱,将来娶媳妇儿……”
  老婆婆说到这儿,我跟陈辉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就快要对上号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