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赶忙冲老婆婆赔笑道:“老奶奶您别怕,我们陈道长就是这脾气,您再接着说。”
  老婆婆把目光又挪到了我身上,说道:“没了呀,说完了,就是昨天夜里,村里人又请来一个老道士,想让老道士给看看,不行就把庙再烧了,我本来不想去,儿子托梦说,会在那里遇上我们家里的救星,我就过去咧,后来就遇上你们了。”
  救星?救星也没能救下你们呀,瞎老头儿不是照样儿死了吗?有些事儿,自己造的业,让别人替你们消,你们等于又在造业,不过,这瞎老头儿死的似乎有点儿冤枉。
  这时候,我回想了一下昨天夜里的情形,怪不得老道士查出无头鬼以后,那看庙的妇女说,是无头鬼闹的,跟咱庙上没关系,原来他们村里人又想去烧庙。
  眼下,事情差不多也有了点儿眉目,我走到桌子旁边,把那枚绿戒指拿了起来。老婆婆儿子的死,应该是那无头鬼闹的,但是,瞎老头儿又是咋回事儿,为啥一直撞棺材呢?
  我把戒指又看了看,心说,难道是古墓里那东西?不过就算是古墓里那东西附了瞎老头儿,它为啥要撞棺材呢?难道就为了这个戒指?对了,还有那皮袋子跟那只死黄鼠狼,第二天就不见了,跑哪儿了呢?难道还跟古墓里那东西有关系,是它夜里过来,把黄鼠狼的尸体跟皮袋子都弄回古墓了吗?
  我又问老婆婆,“老奶奶,您儿子拿回来的那只死黄鼠狼,个头是不是很小,大概只有一尺来长?”
  “是呀。”老婆婆伸出两只手给我比划了一下,“就这么长。”老婆婆比划的,也就一尺来长。
  我点了点头,这差不多能就对上号了,老婆婆儿子带回来的那只死黄鼠狼,应该就是在古墓里看见的那只,至于那死黄鼠狼为啥钻进了骷髅头眼眶里,这个就不好说了。
  随后,我跟陈辉走出堂屋,到院子里小声商量了一下,陈辉跟我的想法儿一样,害死老婆婆儿子的,应该是无头鬼,害死瞎老头儿的,是古墓里那东西,而且,古墓里那东西,很可能想拿回这枚戒指。至于村里出现的那女鬼,我们俩都想不明是咋回事儿,还有强顺之前在盗洞口听见古墓里有女人哭声,也弄不明白咋回事儿。感觉,这千连万扯的,事儿还挺多。
  一转眼的,一个上午这就过去了,时间来到了晌午,老婆婆这时候,也没心情做饭,陈辉下厨做了一锅面条,让老婆婆吃,老婆婆摇头说吃不下去,搁谁家里成了这样儿,都吃不下去。
  我们几个吃过饭,陈辉就跟我商量,是不是想办法给瞎老头儿弄口棺材,再帮忙把他们父子找地方埋了,总不能让父子俩的尸体一直在那里晾着。
  陈辉虽然是个道士,却又一副菩萨心肠,我点头答应了。
  陈辉把我们四个叫到院里,让我们把身上能卖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看能不能给瞎老头儿凑一副棺材钱,我们身上有啥呀,强顺跟傻牛身上啥都没有,我身上倒是还有几块钱,这是陈辉之前给我的买烟的钱。
  陈辉又把他自己身上的钱全拿了出来,总共加一块儿,就二百来块钱,陈辉看着我问了一句,“黄河,你身上没了吗?”
  我心里顿时一跳,心说,还有呢,还有十块钱,黄山奶奶给我的,叫我在最紧要的关头再花,眼下……肯定不是最紧要的关头。我冲陈辉摇了摇头,说了句,一分也没了。
  陈辉叹了口气,拿着钱到堂屋去找老婆婆了,我从身上掏出两根烟,递给强顺一根,点着烟,心虚的抽了起来。
  没一会儿,陈辉从堂屋出来了,一脸愁闷的对我说道:“这老婆婆家里也没钱了,就咱这么点儿钱,连个梧桐木棺材都买不了。”
  我抽着烟,从兜里把戒指拿了出来,对陈辉说道:“道长,您看这个能值多少钱?”
  陈辉看了看,又摇了摇头,说道:“就算它值钱,咱一时半会儿也卖不掉,这里这么偏僻,除非到一些大城市找人卖掉。”
  我笑了,“我有一个法子,应该能把它卖掉,而且,就在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