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又从村中要到村西,其中的滋味儿,没要过饭的人,是体会不到了,我就不再多写了,写出来全是眼泪,其中也有不给的,直接给一句话,走走走,俺们家没吃的!像撵野狗似的撵我们……
  那天的收获还不错,除了两大碗热气腾腾玉米粥以外,我们还要到五六个馒头,拿着这些东西,我们返回了那座鬼楼。
  进到屋里一看,乌漆嘛黑的,陈辉跟强顺还没回来,点着蜡烛,在屋里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回来。我心里顿时着了急,这么久不会来,会不会出啥事儿了。
  就在我打算到外面找找他们的时候,院子里有了动静儿,我赶紧走到门口一看,陈辉跟强顺回来了,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强顺在院里看见我就问:“黄河,要到饭了没有?”
  我点了点头,反问:“你们呢,你们要到了吗?”
  “要到咧,吃饱咧……”强顺一边说着,一边开心的咧嘴笑。
  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形,真想掉泪……说真的,末代1里,强顺那么贪钱,就是因为这时候要饭要怕了。
  环境,是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性的!
  几个人钻到卧室里,除了陈辉以外,我们三个兴高采烈的展示自己的“战利品”,强顺他们要的玉米粥里,居然还有两根红薯,强顺两眼冒光的用筷子把红薯扎起来,“黄河,傻牛哥,你们吃,吃红薯,可好吃咧……”
  可好吃咧……
  当天夜里,算是人鬼相安,不过,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有一对老夫妻,让我帮帮他们,说明天就会有人来这里拆房子,这房子压在了他们老两口的坟墓上,他们老两口想走都走不了,希望我能把他们的墓从地下起出来,送走他们。
  我不记得当时答应了他们没有,迷迷糊糊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还没等起床,外面传来嘈杂的人生,我们四个赶紧都从床上起来了,走到客厅搁着窗户朝外面一看,一大群人,男男女女足有二三十号,整个儿把楼房团团围住,院门口的路上,还停着一辆小铲车。
  我们一看这阵势,赶紧收拾收拾东西,从房子里出去了,我们这一出去不要紧,外面的这群人吓了一大跳,一群人纷纷议论起来,“这房子里咋还有人呢?咋还有人呢?”
  其中有两个眼尖的,看着我们四个说:“这不是昨天到俺们要饭的人么。”
  强顺胆怯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小声嘀咕了一句,“他们要干啥呀?”
  我这时候,想起了昨天夜里那个梦,小声回了他一句,“他们是来拆房子的。”
  这时候,外面的人已经把栅栏门上的铁锁砸开了,有几个人气势汹汹冲进来,看看我们四个,其中一个上年岁的冲陈辉问道:“你们是谁,在这里干啥?”
  陈辉连忙冲这人施了个道家的礼,回道:“我们是过路的,昨天夜里没地方住,在这房子里住了一夜。”
  陈辉这话一出口,一群人全都惊讶不已,“你们在这里住了一夜?”
  陈辉点了点头。
  “你们夜里没遇上鬼么?”
  陈辉又摇了摇头。
  上年岁的这个人,这时候上下打量了陈辉几眼,问道:“你是个道士么?”
  陈辉连忙答道:“正是,我是一名云游的道士。”
  众人顿时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陈辉身上,像看怪物似的打量起陈辉,停了好一会儿,上年岁这人又问:“老道士,你会抓鬼么?”
  陈辉朝我看了我一眼,回道:“会一点,但是不太精通。”
  陈辉话音一落,不等上年岁的这人说啥,人群里冲出来一个人,过来一把拉住了陈辉的胳膊,粗声粗气说道:“会抓鬼太好了,走走走,到俺们家给俺家孩子看看!”
  陈辉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拉着陈辉的这个人,是个结实的壮汉,看着也就三十岁左右,黝黑的脸膛,我赶忙冲壮汉问道:“大叔,您家孩子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