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一瞅眼前,给铲车铲的光秃秃的一大片地方,顿时傻了眼了,那对老夫妻只说他们的坟墓在房子下面压着,却没具体说在房子那个方位。
  农村的大房子,都是大的要命,上百平方米,一座合葬坟,最多不过占地三四平方米,甚至更小,这么大一块地方,上哪儿去找他们的坟墓呢?这个是一方面,那坟墓在地底下埋了有多深呢?要是没个确切位置,恐怕挖三天都挖不出来。
  我干咽了口唾沫,咋办嘞?扭头问众人,能不能给我找捆香,再找点黄纸过来。众人问我要干啥,我说,你们别问那么多,拿来以后,我应该能找见那对老夫妻的墓葬在哪儿。
  众人这时候,又好奇又不解,其中一个妇女快步离开去拿了。
  过了能有十几分钟,黄纸跟焚香都拿了过来,我接过黄纸焚香,走到了房子的正中心。
  这时候,别说房子了,地基都给铲车铲没了,整个儿露着下面的黄土,而且这些黄土有点儿发潮,走上去还有点儿粘鞋,按说房子下面的土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这应该是地阴气太重造成的,也就是说,这块地方地质属阴,像这种地方,埋在下面的人,很容易化煞。也或许,这里地下水位比较高,湿气从下面透了上来。当然了,当时我还小,经验不足,想不了这么多。
  我把焚香取出三根,点着以后,在房子正中心插了下去,因为是黄土,还带着点儿潮湿,很容易就把香插上了。
  插好香以后,我把黄纸也点着了,从地上站起身,朝后倒退三步,对着空荡荡的空地说道:“老爷爷,老奶奶,你们坟墓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哪儿呢,给个明示吧。”
  说完,我低头朝三根香冒出来的烟看了看,顿时有点儿失望,这时候并没有风,三根香冒出来的烟都是直挺挺的没一点动静儿,眼神一动,又朝黄纸看了一眼,黄纸居然燃烧的也很正常,倒是也冒了点儿烟,不过,也看不出个啥。
  黄纸烧完,香烧到一小半的时候,有几个村民过来了,显然等得不耐烦了,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问我,找到坟的位置了没有,你到底有没有找坟地的本事,要是找不到,俺们可就要回家吃饭了,这都晌午头儿上咧,都饿咧。
  几个人估计是看我年龄小,感觉我可能就是在耍他们玩儿,问的我是哑口无言,就在我黔驴技穷的时候,那三根立着的香,“咔擦”翻了一根,方向指向了东北方。
  我立马儿对几个人说:“快看,有提示了。”用手一指,几个人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朝香一看,这时候,“咔擦”又一下,第二根也翻倒了,这根香指的也是东北方向,见状,我连忙对几个人说道:“这墓就在房子东北向。”
  几个人眨巴眨巴眼睛,其中一人问我,“东北向?是不是要从房子中间,一直挖到房子东北角?这地方也不小呀。”
  我朝这人看了一眼,像是个干民工的,估计有些经验,不过,他这话问的也对,从房子中间挖到东北角,这也有七八米的距离,挖起来也不容易。
  也就在这时候,第三根香翻了,这根香翻倒的很奇怪,翻倒的同时,在空中转了个弯儿,压在了另外两根香上面,形成了一个“丰”字少一横。
  我一看,心说,这是个啥意思呢?
  这时候,几个人里有人叫道:“你们快看,这就不是啥提示,你们都过来看看,埋土里的香都湿了,湿了香就会折。”
  几个人连忙凑了过去,我跟着也凑了过去,打眼一看,确实,给我插进土里的香,因为土质比较湿,把插进土里的那部分给洇湿了,香一湿就容易折。
  其中一个人一摆手,“走吧走吧,回家吃饭去,别跟着一个小毛孩子瞎折腾咧。”
  几个人转身就要走,我这时候不甘心呐,又朝地上翻倒的那三根香看了看,连忙冲几个人叫道:“你们先等等,这就是提示,你们再看这三根香,是不是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