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叹了口气,这些个村民,咋就这么愚钝呢。用手里的铁钎开始清理棺材里的碎片跟浮土,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棺材里的碎片跟黄土啥的,给我彻底清理干净了,一具丁点都没腐烂的僵尸呈现在了棺材里面。
  我顿时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墓里,咋这么不对劲儿呢,不是一对老夫妻的合葬墓么,现在咋只有一个呢,而且,这是一具年轻的男性尸体,看样子,死的时候,也就二十来岁。
  仔细又看了看这具尸体,头发乌黑,脸色煞白,脸颊上淡淡地长着一层白毛,身上的衣裳不算完整,不过还能看出穿的是啥,上身像是一件绿色的单衣,就是那种老式的绿色军装,下身是一条黑裤子,脚上一双千层底儿的黑布鞋。从衣着来看,应该是十几或者二十年前的人,他要是还活着的话,活到现在,应该能有五十岁左右。
  刚把尸体看完,坑上边人声嘈杂起来,没一会儿,坑上光线一暗,我连忙抬头朝上面一瞧,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大群人把坑边团团围住,其中也有那个回家拿绳子的人,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根粗草绳。
  我一看这阵势,顿时明白了,这是回家拿绳子的人跟他们村里说了,村里人又都跑过来看热闹了。
  我冲那几个拿绳子的人一指,“你们把绳头儿都扔下来吧。”
  话音一落,坑上立马儿有个小老头儿问道:“你真要把那东西拉上来呀?”
  我朝小老头儿看了一眼,这小老头儿大概也就五十多岁,我回道:“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拉上去放太阳底下晒一晒。”
  小老头儿又问:“晒太阳管用么?”
  我回道:“当然管用了。”
  小老头儿居高临下打量了我几眼,又问:“那你是干啥的,那老道士的徒弟么?”
  我又回道:“我不是老道士的徒弟。”
  “那你是干啥的?”
  我一看,这小老头儿还问个没完了,我是干啥的,用不着你管吧,你们之前不帮我挖坑也就算了,眼下又来问东问西,是不是不想我把尸体弄上去呀?是不是怕我把尸体弄上去以后,害了你们呀!
  我咬了咬嘴唇,就他们村里人这态度,要不是之前答应了那对老夫妻,我立马儿就撒手走人了,闹吧,活该闹死你们。
  我不痛快的反问了小老头儿一句:“你们到底扔不扔绳子呀?我就是一个路过的,也不图个啥,你们村子里闹邪事儿,又不是我们家里闹邪事儿,你们要是不想叫我管,我还真就不管了!”
  小老头儿一听,可能觉得我话里没给他留面子吧,顿时急眼了,“你这孩子,咋说话呢你!谁家孩子,这么没教养!”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这好像跟教养扯不上关系吧?
  也就在这时候,壮汉回来了,壮汉分开人群来到坑边上,二话不说,把手里的绳头扔给了我,我接住绳头心里顿时好受了一些,不再理会那小老头儿。
  壮汉对众人说道:“我回家问那老道士咧,老道士说,这是僵尸,必须拉上来放太阳底下晒。”
  壮汉这话一出口,他奶奶的,再没人吱声儿了,另外那几个人,也纷纷把绳头扔给了我。
  其实呢,当时我该给这些后来的人再解释一下的,不过,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时间已经不多,再耽误上一会儿,太阳一偏西,阴气一下来,指不定还会再出啥邪乎事儿呢。
  拿着几个绳头,我深吸上一口气,用绳子拴起了尸体。具体拴尸体这个,前面早就写过了,拴的方法都是大同小异,在这里我就不再重复了。
  拴好绳子以后,招呼上面的人往上拉,本来呢,这时候我该先爬上去的,不过我不甘心呐,抱着一丝侥幸,想看看这具僵尸拉上去以后,棺材里会不会还有别的尸体。
  我把身子贴着棺材往旁边一站,招呼上面一声,上面的人顿时喊着号儿,把僵尸拉了上去。随后,我低头朝棺材里一瞧,顿时失望透顶,棺材里啥都没有了。
  这时候,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里不是那对老夫妻的合葬墓,我就纳闷儿了,他们俩的墓在哪儿呢?转念又一寻思,先不说他们的墓在哪儿,他们为啥要提示我挖这具僵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