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14,陈辉抬手一指扣在地上的那四面小镜子,问男人:“那这四面镜子,你见过吗?”
  男人朝地上那四面镜子看了一眼,眼神迅速收了回去,没说话。
  陈辉盯着他又问了一遍,“这四面镜子,你见过吗?”
  男人抿了抿嘴唇,好像有很多话,却不想说,陈辉紧紧盯着他追着问道:“你见这四面镜子,对吗?”
  男人似乎再也闪躲不过,心虚的看了陈辉一眼,点了点头,陈辉盯着没说话,男人最后慢慢吞吞、很不情愿的小声说了俩字,“见过……”
  陈辉顿时跟我顿时相互对视了一眼,难道说……这咒还真是他们自己家里人下的?
  陈辉又问男人:“你知道这四面镜子是做啥用的吗?”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知道,给俺闺女考重点高中用的……”
  啥?说啥?我跟陈辉下巴差点儿没掉地上,考重点高中用的?考高中跟控鬼阵,好像扯不到一块儿吧。
  陈辉顿时眉头皱了起来,估计他感觉这事有点摸不着头绪了,不过,话语很平静的对男人说道:“你说吧,说说这四面镜子,到底是咋回事儿。”
  男人看看镜子,又看看陈辉,一脸难色,很不情愿说的样子。
  陈辉见状,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径自走到沙发那里坐下了,我和强顺见陈辉坐下,跟着也走到沙发那里也坐下了,把男人一个晾那儿了。
  男人朝地上的镜子看看,又朝我们三个看看,慢吞吞走到了沙发这里,不过他并没有坐下,站在陈辉旁边,对陈辉低声说道:“道长,我要是说了,你们可不能告诉别人。”

  陈辉听完又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看来这高人,就是那下咒之人。”随即,问男人:“那高人现在在哪儿?”
  男人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不是我们本地的,早就走了。”男人随即反问陈辉:“道长,您刚才说啥?那高人就是给我们家下咒的人?”
  陈辉点了点头,“他给你们摆的这个阵,叫五鬼临宅阵,跟你闺女考学没一点关系,家逢五鬼压顶,家里人非死即伤。”
  男人一听,脸色当即就变了,“真的?”
  陈辉把脸色一正,“贫道还能诳不成,不过,你也不用怕,现在阵已经破了,我来问你,那坛子,又是咋回事儿,坛子里面就是腌的酱么?”
  男人顿时一脸不解,“是呀。”他似乎不知道坛子封着一条蛇。
  陈辉又问:“你们做酱时,没有往里面放别的东西吗?”
  男人摇了摇头,“没有。”
  陈辉从沙发上站起了身,走到地上那袋子跟前,这时候,那袋子口早就给陈辉系上了,解开袋子,陈辉拎着袋子底朝下一抖,一条大红蛇从袋子里翻滚了出来。
  男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我也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朝地上那红蛇一看,足有成人胳膊粗细,一米来长,通身血红血红的,躺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已经给陈辉摔死了。
  陈辉从身上掏出之前那把小号桃木剑,蹲下身子用剑挑了大红蛇两下,大红蛇还是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真死了。
  我走过去蹲到陈辉身边,低声问他:“道长,这条蛇跟那个五鬼临宅阵,有关系吗?”
  陈辉没说话,用剑跳着大红蛇的尾巴看了看,我不知道他在看啥。
  停了好一会儿,陈辉说道:“这条蛇跟男人胳膊上那条青蛇有关系。”说着,回头朝男人那条胳膊看了一眼。
  男人这时候光着膀子,之前用水碗查咒术的时候,把男人的衣裳脱下来就没给他穿上。
  我也朝男人的胳膊看了一眼,就感觉男人的胳膊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好像没之前那么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