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转念又一寻思,我管他咋死的呢,就算是给人害死或是杀死的,生前再冤枉,死后化煞祸害无辜的人,就不能再同情他。
  我又朝人群里看了看,壮汉也在人群里站着呢,冲壮汉喊了一声,“大叔,您能不能回家给我拿点儿黄纸焚香呀。”
  眼下他们村里这些人,就这个壮汉好说话,是个实在人,壮汉连忙答应一声离开了。
  我扭头又看看僵尸,叹了口气,对它小声说道:“不管你生前有啥怨气,现在该走就走吧,等一会儿,我送你一点儿上路钱,我能给你做的,也就这么些了。”
  从身上掏出烟,找个土堆坐都僵尸身边,又招呼傻牛坐过来,一边抽烟一边等壮汉回来。
  围观的这些村民呢,见我跟傻牛坐下了,他们胆子似乎也壮了一点儿,见没啥事儿,攒鸡毛凑掸子一块儿围拢了过来,我抽着烟看着他们,一个个缩头缩脑瞅着土堆上的僵尸品头论足。其中有些上年岁的人,也把僵尸给认了出来,跟旁边的人战战兢兢嘀咕上一句,这不是老胡家那胡老二么……
  约莫半个小时以后,壮汉回来了,拿来一沓黄纸一捆香,我把香分成四小捆,在僵尸的头、脚,左右手两侧,分别点着,埋了下去。
  这个烧香的法子叫“熏魂”,也叫“醒魂”,其作用就是在告知或者通知尸体里的鬼魂,我要对你怎么怎么样了,这时候,我是要送他盘缠上路,知会他一声。
  香埋下以后,我把那沓黄纸点着了,爬上土堆围着僵尸转圈儿,一边转,一边朝僵尸身上撒燃烧的黄纸,嘴里念叨:“该走的就走,别停留,黄泉路上无大小,阎王殿前无恶魂,拿钱买路,早日投胎……”
  烧完黄纸焚香以后,我交代傻牛,“傻牛哥,你一个人先在这里看着僵尸,别让他们这些人动它,我回去找找陈道长,看他那边咋样儿了。”傻牛傻傻一笑,冲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围观的这些村民都用很惊讶的目光看着我,我在人群里一找,又凑见那个壮汉了,几步走过去对他说道:“大叔,去您家的路我没记住,您能不能把我带您家里去,我想想看看老道长。”
  壮汉这时候,对我似乎有了一丝敬意,连忙点头答应了。
  来到壮汉家里,陈辉被几个村民拉着,刚要离开,看样子,他把壮汉家的事儿处理完了,我连忙迎了上去。
  随陈辉一起离开壮汉的家,一边往另一个村民家里赶,我一边把僵尸那边的情况跟陈辉小声说了一遍。
  陈辉听完,跟我的想法差不多,他对我小声说道:“这胡家老二死的蹊跷,怕是给人害死的,咱别管那么多,把他们村里的邪事处理一下就行了,胡家老二的死因,那是公安局的事儿,咱千万不能管。”
  我点了点头,胡老二的死因,确实不能管,万一是件人命案,我们几个弄不好也要引火烧身。
  这时候跟陈辉商量商量,我心里也就有底了,我当时毕竟是个孩子嘛,凡事还是要听大人的。
  很快的,我们来到了另一家,这家看着一般,没有壮汉家富裕,不过也不算太差。
  陈辉让他们把家里的桌子抬到院里,在桌上摆上香烛纸火,他自己把祖师爷的牌位拿出来,又拿出小铃铛、小桃木剑等等,点焚香发符文,这就做起了法事。陈辉这种法事之前我也写过,这里也不再写了。
  折腾了能有两个小时,把这家的事也处理完了,这家人挺高兴,说孩子精神头看着好多了,对陈辉连连道谢。
  我这时候抬头朝天上看了看,日头已经偏西了,把陈辉拉到一边,小声跟他商量:“道长,一会儿天就黑了,您看您是不是找户人家,让咱们在他们家里住一夜,最好能再管咱们一顿饭。”
  陈辉点头说道:“这个应该好说,咱帮了他们,他们总得给咱口饭,给咱找个休息的地方。”
  陈辉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因为他们村里这些人,给我感觉特别没人味儿,这要是帮了他们,最后连个吃住的地方都没有,那非把我的心凉透了不可。
  跟陈辉又打了声招呼,天就要黑了,僵尸那边还得再处理一下,胡老二的鬼魂要是没拿上钱走人,晚上一定就会出来闹。
  我又赶回了房子那里,这时候,傻牛还在那里看着僵尸,围观的那些村民人呢,不但没减少,反而还增加了不少。我一走过去,一群人开始对我指指点点,说啥,就是这孩子让挖的棺材,就是这孩子下棺材里捆的僵尸等等。听他们话里议论的,好像还有附近村子里的人也过来看了,真是好事儿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听说哪儿啥稀罕事儿,都跟苍蝇闻见裂缝儿鸡蛋了似的。
  没理会他们,走过去跟傻牛打了声招呼,傻牛冲我傻傻一笑。我又走到僵尸跟前看了看,轻轻蹙起了眉。可能因为季节的关系,这时候的太阳光没有夏天那么毒,僵尸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啥变化,这要是搁着夏天,大太阳底下晒一下午,最起码儿的,僵尸脸上就该有暗斑了。
  我扭头朝围观的这些人看了一眼,心说,看来得利用利用这些看热闹的人了,要不然,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