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小老头儿顿时看向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我就说嘛,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原来你们家是干这行的,咱不说别的,就说你这胆量,一般孩子可没你这胆量呀。”
  我又朝小老头儿笑了笑,说道:“胆量是奶奶从小给我练出来的,我从小就躺坟堆上睡觉,过去也跟我奶奶给人刨过几个僵尸。”
  “真的呀?”小老头儿看着我一脸惊讶。
  我一看差不多了,于是对小老头儿说道:“对了大也,您知道你们村里谁家有公鸡吗?”
  “公鸡?”小老头儿愣了愣,“过去俺们村里家家都有,现在不多了,要想找……还能找见几只。”
  我又说道:“那您能找两只过来吗?”
  小老头儿不解的问道:“你要公鸡干啥呢?”
  我抬手朝燃烧的柴禾堆一指,“等柴禾烧完以后,会留下一圈柴草灰,把公鸡杀了,血淋到草灰上,这僵尸在圈里就出不来了,要不然,我怕困不住它。”
  小老头儿眨巴了两下眼睛,显得有点为难,说道:“你要是要活鸡还行,借来用用再还给人家,要是拿来宰了,恐怕不行,这你得花钱跟人家买。”
  我舔了舔嘴唇,心说,我哪儿有钱呀,对小老头儿又说道:“大也,我看您在村子里挺有威望的,您平常肯定也是积德行善的人,您能给想想办法吗,我身上真的没钱。”
  这老头儿,长着一张瘦尖脸,奸诈的“尖”,贼眉鼠眼,就他这模样儿,并不是啥积德行善的主儿,不过我看出来了,这老家伙是个顺毛驴,识夸不识打。
  小老头儿顿时咧嘴笑开了,满意道:“我在俺们村里,我说一没人跟我说二,不就是两只公鸡嘛,你等着,一会儿就给你弄来了。”说完,小老头儿匆匆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笑了笑。
  大半个小时以后,柴禾烧完了,小老头儿呢,拎着两只不算大的小公鸡回来了,我一看,这俩小公鸡儿,估计还不会打鸣呢,不过,将就也能用。
  这时候,看热闹的人也还都没散去,小老头儿为了显摆自己,还特意带来了一把刀,亲手把两只小公鸡给宰了。
  我这个,从小就是不杀生的,这些淋鸡血的法事,我一般也不会亲自沾手,在旁边指点着,小老头儿拎着鸡,把鸡血转圈淋向了地上的草灰。
  一边淋血,小老头儿一边还对看热闹的众人说着:“这两只鸡,是我从俺们家鸡窝里掏出来的,为了咱们全村的人,我把它们给宰了。”一边走一边说,生怕别人不知道。
  等把草灰全部淋上鸡血,我在心里暗松了口气,草灰加鸡血,任凭僵尸再有多大的能耐,它也不出来这个圈儿了。
  这时候,已经过了吃晚饭的点儿,整个人一松懈下来,肚子里不知不觉叫唤起来,围观的村民见再没热闹可看,陆陆续续散去了。
  小老头儿呢,这时候一手拎一只死公鸡,想让我到他们家里去,说是把两只小公鸡给炖了,请我吃鸡肉,我连忙冲他摇摇头,说了声谢谢,又跟他说,鸡肉就不吃了,我还得去找那位老道长,等有机会了再去你们家。说完,我又递给小老头儿一根烟,小老头儿跟我客气几句,见我真的不去,拎着两只死鸡也离开了。
  看热闹的人走完了以后,傻牛凑了过来,冲我傻傻的说道:“饿捏,气气饿捏。”
  我冲他笑了笑,“傻牛哥,你先别急,咱在这里等一会儿,陈道长肯定会给咱安排的。”
  我说完过了也就没一会儿,果不其然,强顺来了,在路边喊我们俩,“黄河、傻牛哥,陈道长叫我喊你们去吃饭呢。”
  我又冲傻牛一笑,“走吧傻牛哥,吃饭了!”
  来到路上,强顺领着我们顺着大路朝西走了没多远,随后,朝南一拐弯,钻进了一条小胡同里,黑灯瞎火的在胡同里左转右转,来到一户人家门口儿。
  我打眼一瞧,这户人家土院墙土房子,这时候,院里院外都亮着灯,门口,两扇破旧的老木门敞开着,看样子,这家家境不怎样。
  跟着强顺走进院里一看,院里一群人,陈辉被围在人群中央,分开人群朝中央一看,陈辉在一张方桌跟前站着,方桌上摆着黄纸焚香香炉等等,陈辉手里拿一把小号桃木剑,正在方桌跟前忙活着。
  我顿时一皱眉,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眼,小声问他:“不是叫我们来吃饭么,这法事咋还没做完呢?”
  强顺冲我讪讪一笑,抬起手悄悄朝方桌前面指了指,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瞧,顿时一愣,这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