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几个妇女说,这是他们村里人给我们凑的鸡蛋,都是煮熟的,让我们带着路上吃。我们几个顿时相互看看,都有点儿傻眼了,他们村里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抠,要个馒头都费劲,这时候,咋想起送我们煮鸡蛋了呢。
  我们不敢要,几个妇女没办法,最后跟我们说,他们昨天夜里,都做了同样一个梦,梦见一对老神仙,叫他们煮鸡蛋给我们送行,谁家要是不煮,谁家就会有灾,还不是一个人做的,全家人都做这样的梦。这鸡蛋我们要是不要,弄不好他们家里就要有灾了。
  一听几个妇女这话,我心里都有点儿后怕了,为啥呢,幸亏我昨天只是发了句牢骚,没说啥让两棵椿树不痛快的话,昨天我要是破口大骂几句,估计今天就会是另一种待遇了。所以说呢,遇见仙家,多磕头少说话,一句话说的不对,人家就有可能记到心上。
  几筐鸡蛋,我们全收下了,这回,路上可有的吃了。几个妇女高高兴兴回去了,我们也挺高兴的,强顺跟傻牛都高兴的合不拢嘴了,当即每人就吃了几个。
  这村子里的事儿,到这儿也就写完了,我们四个,又上路了,继续朝北走。
  一口气大概走了能有五六个小时,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具体是下午几点我不知道。
  正在一条小路上走着,远远的就看见前边有一排铁丝网,铁丝网周围全是麦地,我顿时就一愣,感觉那铁丝网越看越眼熟。
  我让几个人停了下来,停在小路上愣了好一会儿,我想起来了!
  铁丝网里面,是个鱼塘,鱼塘旁边有个小房子,小房子门口有一条大狼狗,上次我经过这里的时候,铁丝网周围全是玉米地,现在玉米早就没了,成了一望无际的麦田,而且,我当时在玉米地里还救了一只正在产崽的大兔子,当时抱着大兔子,罗五跟疤脸从我身边经过,居然没看见我。
  对,我狠狠点了下头,就是这里,随即跟陈辉说,“道长,咱别顺着小路走了,我想起以前的路了,顺着麦地往铁丝网那里走。”
  陈辉问我,“离放铜牌那个镇子,大概还有多远?”
  具体多远我也弄不清楚,眨巴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感觉就快到了,不确定的回了陈辉一句,“可能还得走一两天吧……”
  陈辉点点头,不再说啥。四个人离开小路走进麦地,直奔铁丝网那里。
  很快的,来到了铁丝网跟前,我们站在铁丝网边儿朝里面一瞧,果然是个大坑,大坑里是水,坑边上,有个小房子,我定睛朝那房门口一看,那大狼狗还在门口趴着呢。不过,这回不像上回,上回我抱着大兔子经过的时候,大狼狗咬个不停,这回连吭都不吭一声。我估计,上回它不是咬我,而是要罗五跟疤脸两个,那俩家伙一声邪气,狗对有邪气的人特别敏感,要不狂叫,要不远远躲开。
  这时候,想想几个月前的那些事儿,真是恍若隔世,就感觉自己好像离家好几年了。
  绕过铁丝网,继续往北走,由于之前全是玉米地,视线遮挡的很厉害,这时候,一望无际,往四下看看,怎么看怎么陌生,不过,我敢肯定自己走的路没错。
  天色擦黑儿的时候,我们来到一个比较大的村子,走进村子以后,陈辉问我,之前来过这个村子没有。我往四下看看,感觉有点儿陌生,好像没来过。陈辉就问我,是不是走错路了。我摇摇头,仔细又一回想,在碰见大兔子之前,我好像是经过一个村子,还在那村子里歇过脚。
  顿时想起来了,又朝四下看看,来过这个村子,之前是白天,现在是晚上,猛然间没辨认出来,我还在这个村子里遇上了罗五跟疤脸。
  凭着记忆,我找了之前在村子里歇脚的那个小胡同,这时候确定没错了,不过,这时候胡同里不能再歇脚了,冷嗖嗖的过堂风。
  几个人在村子里转悠上了,这个村子我虽然来过,但是,我并不了解,几个人转了大半天,也没找见能睡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