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整个过程,需要的就是心无杂念、心诚则灵。当然了,这方法我还没亲自试过,具体效果怎么样,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个人认为,啥护身的物件儿,都不如一身正气。
  书归正题。等陈辉给东屋的神像开过光以后,天已经亮透了,那锅腊八粥呢,也凉透了,老婆婆觉得挺对不住我们,想拿回家再给我们热一热,我们几个是啥人呐,整天的风餐露宿,只要有吃的就行,还能怕吃凉饭吗,每个人满满盛上一大碗,美滋滋的吃了起来。那顿腊八粥,虽然凉,却吃的特别有味儿。
  吃过饭,时间大概已经八九点钟了,来庙里烧香磕头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看庙的老婆婆这时候也顾不上我们了,带着几个人忙起中午的斋饭了。一般庙上开光,或者逢着啥大事儿的时候,比如仙家生日啥的,都会做一大锅的斋饭,来者不拒,谁吃都行。
  这时候,我见没我们几个啥事儿了,就跟陈辉商量着,是不是该离开他们这里赶路了,陈辉点点头,找到老婆婆跟老婆婆道别,谁知道,老婆婆又一把拦住了陈辉,死活不让走,说是让我们吃过中午的斋饭再走。
  陈辉就转头跟我商量,是不是等吃过斋饭再走,陈辉的意思,并不是为了吃斋饭,他是想等老婆婆不忙了,顺便向她问问路。这时候我们就算要走,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万一越走离铜牌越远,还不如不走呢。
  我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不过,我们都不知道那些村子叫个啥名字,甚至连埋铜牌那镇子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这路,我们该咋问呢?
  庙上的人越来越多,不过,没一个我们看着眼熟的,我跟陈辉呢,也不是啥爱凑热闹的人,四个人一商量,又返回了那处老宅子。
  陈辉坐到床上做起了早课,我跟强顺百无聊赖的抽起了烟,傻牛呢,见陈辉盘腿坐早课,他也学着样子,盘腿坐到了他自己床上。陈辉闭着眼睛背诵经文,他也闭着眼睛,好像在用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最近这段日子以来,对于傻牛的这个举动,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我感觉傻牛虽然脑子反应慢,但好像有做道士的潜质。这要是让他当了道士,弄不好还真能修出点儿啥。
  一转眼的,时间这就来到了晌午,因为这座老宅紧挨着庙,从庙那边飘过来一股子大锅菜的香味儿,看来已经开斋饭了。我们几个连忙从老宅出来,来到了庙这里。
  这时候,庙里的人还是挺多的,在庙门口外面路边,有个临时的土灶台,这灶台还是我们和几个村民一起垒的,灶台里面烧着柴禾,上面架着一口大锅,大锅里热气腾腾的,走近一看,炖着一大锅烩菜,没有肉,纯素的,锅里都是些冬瓜粉条豆腐啥的。
  到庙里拿上碗筷,我们几个就在锅前排起了队,没一会儿,轮到了我们,陈辉还好点儿,我们三个就跟饿死鬼似的,每人给自己碗里满满盛了一大碗,灶台旁边放着大簸箩,簸箩里全是馒头,每人又可劲儿拿上四个馒头,在路边找吃饭的地方。
  也就在我们四个刚找好地方,刚蹲下,还没等动筷子,冷不丁的,灶台那里有人激动地大叫了一声:“哎呀,贵人,你咋在这儿呢!”
  猝不及防的一声,惊得我手一哆嗦,差点儿没把手里的碗扔地上,这是谁在喊叫呢,抬起头一瞧,旁边所有的人,全都朝我们这里看了过来。
  又朝灶台那里一瞧,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儿,拿着个空碗,满面笑容的朝我们这里大步走了过来。
  我顿时一愣,卢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