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老婆婆这时候拿着卢公的碗,给卢公盛饭去了,卢公跟陈辉攀谈几句,显得非常高兴,毕竟年龄相当,有共同语言。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儿,跟我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屁孩,当然没啥话题可聊的。
  老婆婆给卢公盛来饭以后,卢公跟陈辉蹲在了一块儿,一边吃一边聊,陈辉这人虽然平时沉默寡言,还有点儿倔,但是,跟对脾气的人也能敞开了说话,两个人就像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似的,相谈甚欢。
  吃过饭以后,也就没啥事儿了,我跟陈辉商量着,这回不用再找人问路了,跟卢公一起走,不但能找见之前的路,还能达到护村庙,省下了不少麻烦。
  卢公这时候呢,也巴不得我们跟他走,只是,他在庙上还有点儿事儿,因为他在这一带,名气很大,那些善男信女们,吃过饭以后,很多人拉着他算命。
  他这个算命,是收钱的,不过,都是让算命的人随意给,给多少都行。就当时那物价,再加上他们那里也不怎么富裕,给的一般都是一块两块的,最少还有五毛的,最多只有五块的。
  他这个算命的方法,我是第一次见,也是最后一次,就是用毛笔在几张纸片上写上字,每张纸片写一个字,具体是几张纸片我忘了,可能是八张,也可能是九张,具体写的啥字,我也不知道。因为当时人太多,人群把卢公围成一圈,严严实实的,我跟陈辉都不是爱凑热闹的人,站在人群外围往里面看,看的也不是太清楚。
  大概的流程就是,卢公先问算命的人算啥,然后再问姓名、生辰八字,问完以后,在纸片上写字,写完以后,让算命的人从里面抽出三张,卢公按照纸片抽出来的先后顺着,掐指默算。后来听卢公说,三张纸片能算出前因、经过、结果。之前他给他自己算的那卦,前因是“闭门家中坐”,经过是“祸从天上来”,结果是“贵人解消灾”。
  一直到天色擦黑儿,卢公这才算忙活完了。卢公过来的时候,赶着一辆毛驴车来的,我们几个人收拾收拾东西,坐上毛驴车,跟着卢公一起离开了,那老婆婆呢,一直把我们送到村口。
  等我们来到护村庙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到了吃晚饭的点儿,那时候,我们几个整天都跟吃不饱似的,一到饭点儿就饿,这时候又都饿了,肚子里叽里咕噜乱叫。
  卢公把我们引进庙里,让我们在庙里等他一会儿,他赶着毛驴车回了家,说是给我们弄点饭菜过来。
  我们三个陪着陈辉,先护村庙院里转了转,新盖的庙堂跟院落,虽然不大,主殿、厢房,一应俱全。最后,几个人来到主殿,电灯打开,陈辉打眼朝殿里供奉的仙家看了看,扭头问我:“黄河,这殿里供的是什么仙家,我怎么从没见过呢?”
  护村庙这里的事儿,我只是跟陈辉他们三个大概提了一下,具体的都没跟他们说,包括护村庙里供奉的仙家,他们只知道我要把眼睛还回来,具体咋回事儿,供的是啥仙家,他们并不清楚。
  我赶忙回道:“这是他们村里的护村神,是一只鼠仙。”说着,我朝神像的两只眼睛看了看,顿时一愣,神像上再不是俩黑窟窿,多了两只眼睛,我估计是卢公后来给装上的。陈辉不再问啥,从包袱掏出香,恭恭敬敬给护村神上香磕头。
  等陈辉磕完头以后,我也过去磕了三个,磕完以后,心里灵机一动,对陈辉说道:“道长,您跟强顺傻牛哥,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怎么了?”陈辉问道。
  我说道:“我有事儿想跟护村神商量商量。”
  陈辉看看我,又看看神像,朝强顺傻牛两个摆了摆手,我连忙对陈辉又说道:“能把您的包袱给我留下吗?”
  陈辉二话没说,当即把包袱解下来放到了门口,带着强顺傻牛两个一起出去了,随手还把房门也给带上了。
  我这时候跪在蒲团上并没有起来,对神像说道:“仙家,您还记得我吧,您的眼睛我已经找回来的,您是自己出来拿呢,还是我给您按上去呢?”
  我话音一落,就见神像微微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