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一直在关注

  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
  我随即咬了咬牙,一寻思,这护村神也不见得真的是不答应,可能就是不愿意在我这个凡人面前现身,我对神像又说道:“仙家,我知道你们的规矩,我也不想您坏了规矩,咱这么办吧,我现在出去把纸人留下,到外面等一会儿我再回来,要是我回来时候,纸人还在供台上放着,那说明您不愿意帮我,我也就不求您了,要是我进来以后,纸人不见了,那说明您愿意帮我这个忙,咱以后就谁也不欠谁的了。”
  说完,我连看都没看纸人,转身走到殿门那里,双手放在门上,轻轻一拉,两扇门缓缓给我拉开了。
  我暗松了口气,看来刚才真是护村神不让我出去,要不然这时候殿门咋轻轻一拉就开了呢。
  把殿门带上来到院里,陈辉傻牛三个,都在院里等着呢,强顺见我出来,问了一句,“黄河,你在殿里干啥呢,呆这么久才出来。”
  我没说话,冲他摆了摆手,从身上掏出两根烟,走到他跟前递过去一根,两个人把烟点着,抽了起来。
  陈辉这时候看看我,一脸狐疑,也问了我一句,“黄河啊,你在里面做了些什么?”
  我冲陈辉一笑,把给神像按眼睛的事儿说了一遍,不过,没跟陈辉说留下恶鬼的事儿,一般像这种鬼魂,都应该送走的,不应该留下,更不该利用仙家收拾它们,这么做是很缺德的,我怕说出来给陈辉数落。
  一根烟抽完,我让陈辉他们三个在外面再等一会儿,我推门又进了大殿,快步走到供台前一看,纸人不见了。
  我顿时笑了,连忙跪到蒲团前磕头,很痛快的说道:“谢谢仙家帮忙,您一定要帮我好好收拾它!”
  写到这儿,或许有人会问,这个纸人里收的是那个恶鬼呀,咋一直都没见你提起过呢?
  各位,可能又都忘了吧,这恶鬼就是一直骚扰那个女大学生小霞的那只,就是那个老婆婆的孙女,他们村里还有一块给雷劈出来的石头,叫做“石雷天尊”。
  当时只有我跟傻牛两个人,在“石雷天尊”那里遇上的老婆婆,后来我们到了老婆婆家里,把恶鬼收住。不过,又不知道怎么给它跑了。跑了以后,变本加厉报复我,后来到山上鼓动别的鬼魂,在山路上弄出鬼打墙,想拦住我跟傻牛,当时它非常的嚣张,还去给罗五两个告过密,罗五两个得到消息以后,到山的另一边摆阵堵我们,要不是花花那头大黑驴,我估计已经给罗五两个抓去了,后来我们俩又返回老婆婆那个村子,又遇上了恶鬼,归根结底,这恶鬼没干一件好事,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憎恨的鬼魂。
  收住这只恶鬼以后,我一直没把它送走,就想它在纸人里多折磨折磨它,这时候,我觉得把它放在护村神这里,再合适不过了,像这种坏事做绝的恶鬼,再加是我对护村神的请求,护村神绝对不会给它好果子吃。
  心里顿时畅快了,等我从大殿再次出来的时候,卢公回来了,手里拎着个大篮子,篮子上面盖着一块白布,白布下面鼓鼓囊囊的,大老远的就能闻见篮子里散发出来的香味儿,他这是给我们弄了一篮子饭菜呀。
  卢公一边招呼我们几个,一边拎着篮子走进了大殿,从篮子里挨个儿拿出五六样下酒菜,在供台上摆成一排,烧香磕头,这是先叫仙家吃,然后我们再吃,我们几个也跟着他磕了磕头。
  随后,几个人把酒菜端进厢房,厢房里有一张桌子几条凳子,几个人围坐在桌子旁吃喝上了。
  我们这时候,早就饿坏,卢公还带来两瓶酒,几个一边吃一边喝一边瞎聊,倒是其乐融融的。不过,吃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卢公微醉,兴致来了,拉着我手,非要给我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