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关注

  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给红脸
  我顿时笑了,不是高兴的笑,而是自嘲的笑,心说,这老头儿喝多了真能哄人开心,还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呢,就跟陈瞎子给我算的那个啥,说我是,此子终非池中物,只待春雷啸长空。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好像跟啸长空意思差不多吧?不过,晨光在哪儿呢?春雷又在哪儿呢?我咋在这儿要饭呢?
  直到现在,我都敢十分的肯定,卢公当时喝了多,见我的命特别不好,说这个就是为了哄我开心,一生劳碌、凄苦、饥寒,这才是我真正的命格,还有,他说我命里带阴煞,克身边的人,这个现在已经得到了证实,迄今为止,我身边的朋友已经给我克死好几个了。
  那天呢,喝的都不少,吃喝完了以后,卢公醉醺醺回家了,临走的时还不停冲我念叨着“一鸣惊人”“一飞冲天”,都给我当了耳旁风,看看我现在,都快四十了,还是一事无成,不是耳旁风是啥。
  卢公走后,我们四个把厢房看了看,左右总共两间厢房,里面各有一张床,床上铺的盖的,一应俱全,就是薄了点儿。我们把包袱里的铺盖拿出来几个,铺到了床上。随后,四个人又把床分了分,陈辉跟傻牛睡在了左厢房那张床上,我跟强顺睡在了右厢房那张床上。
  睡到半夜,突然,我隐隐约约听见厢房外面有人喊“恩公”,潜意识里感觉好像是喊我的,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把头从枕头上抬起来仔细又一听,确实有声音,好像就在厢房门口,声音不大。
  我随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厢房里并没有那么黑暗,强顺这时候在床另一头睡的正熟,门口的声音还在一声声的喊着,我鬼使神差地撩开被子,从床上下来了。
  走到厢房门口,打开门朝外面一看,猝不及防,顿时倒抽了口凉气,就见院子里边,黑压压站着一群小矮人,个头也就四五岁孩子那么大,一个个身穿黑袍、头戴斗篷,阴测测的,全部看不清脸。这大半夜的冷不丁看到这些,也就是我了,换成旁人非吓的坐地上不可。
  在厢房门口这里,还站着一个身材稍微高点儿的矮人,也就一米三四的样子,这个像是这些小矮人的首领,也是一身黑袍头戴斗篷,也看不清面目。
  我上下打量了门口这个小矮人几眼,疑惑的问道:“你……你是谁,刚才是你在门口喊的吗?”
  我这话一出口,小矮人连忙冲我抱起了拳,“正是,小兄弟,咱们之前见过面的,你忘记了吗。”
  我又上下打量了小矮人几眼,摇了摇头。
  小矮人连忙说道:“我就是这里的护村神。”
  我顿时一愣,难以置信的问道:“不会吧,我记得护村神的个头挺大的,你、你这么矮,咋会是他呢。”
  小矮人苦笑了一声,“恩公有所不知,眼睛被人挖掉,吸去了法力,你若是再迟些时日把眼睛送来,我会更矮,甚至可能会变回原形。”
  “真的吗?”小矮人这说法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眼睛对任何生物都是最重要的,包括这些修行的仙家。
  小矮人接着说道:“我的样子虽然变了,声音却没变,我的声音你总该认识吧。”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感觉小矮人的声音确实像之前那位护村神。
  小矮人再次冲我拱了拱手,“恩公,大恩不言谢,将来有朝一日,在下必定厚报。”
  听小矮人这么说,我确定他就是之前那位护村神了,连忙冲他一摆手,说道:“不用您报答了不用您报答了,咱俩的事儿已经扯平了,往后咱谁也不欠谁的了。”说着,我打眼朝护村神身后那些矮人看了看,忍不住问了一句:“仙家,我给您的那只恶鬼呢,您打算咋处理它呀?”
  护村神说道:“恩公千辛万苦帮我找回眼睛,对我有再造之恩,恩公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恩公尽管放心,那只恶鬼我会好好招待他的!”说着,护村神朝大殿门口一抬手,我扭头朝大殿门口一瞧,就见几个手拿钢叉的小矮人,压着一个年轻人从大殿里出来了。
  我定睛朝那年轻人一看,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头发,长得流里流气的。虽然我之前没亲眼见过那只恶鬼,但是,就冲年轻人这长相,不用猜也知道他就是那只恶鬼。
  这时候,年轻人虽然给几个小矮人压着,但是还挺横的,不停在挣扎。
  我冲护村神笑了笑,转身朝年轻人走了过去,这时候几个小矮人已经把年轻人压到了院子中央,见我过去,几个小矮人压着年轻人停了下来。
  我走到跟前一看,就见年轻人身上捆满了铁链,年轻人这时候也发现了我,立马儿冲我把眼睛瞪圆了,“是你?!”
  我没说话,年轻人立马儿冲破口大骂起来,除了把我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以外,还威胁我说,叫我以后不得好死,迟早有一天会报复我。
  护村神这时候也过来了,冲旁边几个小矮人一抬手,几个小矮人从身上拿出鞭子抽起了年轻人,几鞭子下去,年轻人顿时一通惨叫。
  等年轻人嚎叫过以后,我对他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生前你就不是个啥好东西,死后还要作恶,这就是你的报应。”
  年轻人一听,咬牙切齿瞪向了我,看样子还想再骂我,不过,没敢骂出口,估计鞭子打到身上的滋味儿不是太好受吧。
  我扭头问身边的护村神,“仙家,您打算咋处置他呢?”
  护村神连忙回道:“庙后有座六层地狱,我打算把他押进去不停轮回,叫他永世不得超生。”
  一听护村神这话,叫我觉得挺解气,这种不知悔改的鬼,就该是这下场,随即,我疑惑的又问护村神:“仙家,这世上真的有地狱呀?”
  护村神没回答我,只是冲我笑了笑,我冷不丁的看到了他的脸,这是一张长满黑毛的老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