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这一夜,说好的睡觉,我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瞪着眼睛死撑着。眼看天快亮的时候,我从铺盖里慢慢坐起了身,打眼朝凉亭里一扫,陈辉半夜离开的时候,居然只带走了他自己的铺盖跟包袱,那些吃的喝的一点都没带,全给我们留了下来。
  扭头又朝凉亭外的天空看看,天很快就要亮了,这时候正赶上黎明前的黑暗。
  我不动声色撩开被子,从铺盖里站起了身,朝强顺跟傻牛看看,俩人都是一动不动,看样子睡的都挺熟。绕开他们俩的铺盖,我走到了放食物的地方,从里面翻出我之前的书包跟水壶,一边一个挂到身上,走出了凉亭。走了没几步,回头又朝强顺跟傻牛两个看看,在心里叹了口气,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人生,其实有很多条路,就看你想要选择走那一条。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选择了条错误的路,还是条正确的路,反正,我当时选择了一条,自认为是正确的路。
  踩着已经结冰的路,出了他们镇子,很快的,我又来到了坟地这里。走到老头儿的坟堆前,我往书包里摸了摸,书包里放全部是煮鸡蛋,椿树仙那个村子里的人给我们的,从里面拿出几个,剥了剥皮,我给老头儿放在了坟头。
  随后,我跪在了坟头,对着坟头说道:“老爷爷,真是麻烦您了,又让您多给我看管了一夜铜牌,这一次,我真的要把它挖出来了,不会再麻烦您了,等啥时候我再路过这里,一定给您烧纸上香,再摆了大供,您要是在天有灵呢,就保佑我平平安安的把铜牌破掉吧……”
  铜牌,之前我并没有把它挖出来,因为挖到一半的时候,我心口突然疼了起来,伸手往心口一摸,是之前给我踩碎的那块玉珪,在我心口衣兜里放着,正是它抵住了我的心口,抵得我心口发疼。或许,这就是注定的,这块碎玉珪的大小、分量,竟然跟铜牌惊人的近似。
  黄山奶奶之前给我十块钱,叫我用在紧急关头,我在紧急关头买下了这块玉珪。现在想想,她似乎早就预见了这一切,给我十块钱,似乎就是为了让我买这块玉珪,但是,她让我买下这块玉珪,想要我干啥呢?
  跪在坟头我忍不住苦笑起来,因为就在玉珪抵疼我心口的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买下玉珪要干啥了……
  一切的一切,或许是被人安排好的,也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从坟头站起身,我转到了坟尾,这时候,老天已经渡过了黎明前的黑暗,大地上的所有事物,一点点的清晰起来。
  低头一看,之前给我挖开又填上的坑,还在那里,蹲下身子伸手一挖,顿时一愣,别的地方土,都已经冻上了,唯独这里的土是软的。
  使劲儿刨了几下,手指触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一股脑连土带物件儿一起挖出来,擦擦上面的泥,我顿时松了口气,是铜牌,货真价实的铜牌。
  把上面的泥彻底擦掉,又拿在手里看了看,铜牌还是过去那老样子,两面都是奇形怪状的符文,分不出哪是正哪是反,在有一面中间位置上,还有个盘蛇型的符号,这蛇还长了四条腿,诡异的要命。
  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牌子,居然是一个邪术世家的传承法宝,真叫我不敢想象。
  看完以后,我把它贴身塞进了衣兜里,刚要转身离开,也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我身后传来一串冷笑声。